海门市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牛山微语(续)/赵 鹏

3
作者:赵 鹏来源:海门市张謇研究会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com

牛山微语(续)

□ 赵 鹏



三十七


《张季子九录》的出版时间,好多人写作民国二十年(1931),其实应是民国二十一年,民国二十四年还曾再版。


三十八


1919630日《申报》有一则关于南通创办剧场和伶工学社的报道云:“通绅张啬庵投资五万元创办优伶学校及规模较大之剧场各一所,已物色冯光九、高楚秋为校董。其学生由张氏函请熊秉老就近在京津一带拣选,额定为六十名。一俟此项学生抵通,即由沪上著名艺员欧阳予倩担任教授。至剧场地址,则觅定马路旁唐家花行附近之旷地。”冯光九担任伶工学社校董之事,各家著述都未提及,此亦可稍补其缺。


三十九


民国八年农历九月廿九日为张詧六十九岁生日,前此一月张詧就在报上刊登启事,敬谢各界为他庆寿,其理由说了三点:一是仅仅是个散生日,不愿侈张虚荣;二是次子仁祖去世才一年,不欲因称寿而自触感伤;三是秋冬之际垦区工程正紧,不想因庆寿而影响工时。此外他还进而申说了一层见解,说得很有意思,移抄一下:“自揆天赋有限,若遇事享尽,贪天之欢,悲乐循环,或致损福,因而促算;似不如省啬禄命,留取有馀,为诸君多效数年牛马之为得。俟将来程工圆满、佃丰灶富时,再图朋酒之飨,藉尽平原之乐。诸君之爱鄙人,当在此不在彼,谨此豫谢。”张詧虽有启事辞谢,可也挡不住地方上称贺之热忱,于是张謇出了个两全的主意,即寿庆也办,而贺寿之资则移赠伶工学社。那时伶工学社初办,须资尚多,正好济用。此事报纸也有报道,庆典放在中公园的嘉会堂,农历廿五为唐闸实业界,次日为城区军政各界,报道说到:“闻两日所醵约有数千元,公园两日开支外,助入伶工学校者当尚不甚微。”


四十


徐润周《张状元卖字趣闻》曾记:“有一暴发户新构华屋,以八尺珊瑚金笺求张书。张为书‘庭兼唐肆难求马,室类尸乡爱祝鸡。’下联‘尸乡’‘祝鸡’乃《列仙传》仙人故事,‘尸乡’乃仙乡之名。岂知富户财多识陋,看到‘尸乡’二字,勃然大怒,认为有意调侃,立将联字扯得粉碎,掷于营业柜上,扬长而去。可见此人毕竟凡胎,不愿进入仙境,亦可笑也。”今日得见张謇一联,珊瑚金笺,联文仅上联“庭兼”作“客来”一处不同,其用典则采自《庄子》“求马唐肆”也。按张謇书联极少文辞重复者,则此联或即徐润周所记者,只是文字因记忆稍异,而对联也未被“扯得粉碎”也。

(作者单位:南通张謇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