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市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释考订新版《张謇全集》五则注 /陈松林

2
作者:陈松林来源:海门市张謇研究会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com

释考订新版《张謇全集》五则注

□ 陈松林


新版《张謇全集》是国家清史工程文献整理项目,201211月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新版全集600余万字,相比1994年版新增内容约190万字,弥补了《九录》、旧版收集之不足,新添了很多过去未收录佚文。

张謇文稿浩如烟海,佚文手迹多为草书辨认不易,编者对文稿校勘能逐一去伪存真、去粗取精,实属不易,而编辑整理中出现些许可斟酌之处,也很正常。笔者在仔细阅读新版全集中,发现有五则编者注释,在结论、系年、表述等方面存在不甚准确之处,特为拈出考订,以期锦上添花,刍议还待方家指正。

一、关于日舰“龙骧”、“东舰”名称

新版全集第2卷收录张謇光绪二十年六月至七月(1894.78)《上翁同龢书(十五件)》,此文稿1994年版全集并无收录,文末说明据《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续编·中日战争》第六册收录。为了方便说明问题,兹将其中的第三件《清光绪二十年六月十三日》(1894.7.15)择取一段照录如下:

日本铁甲船五:金钢、比睿、龙骧、东舰①、扶桑。扶桑最坚,金钢、比睿次之,东舰不足道。但见过光绪十四年顾厚焜《日本新政考》,云:“按日本五船,其三船皆造于英厂,图式为英前监船官尔利德所定。扶桑一船仿土斐梯布仑德之制,为甲舰纯式;金钢、比睿以木质傅甲,底包铜片,乃有甲快船之船,甲太薄,在今时已难适用。龙骧、东舰惟求旧,盖无识矣。”……① “龙骧”、“东舰”系误传,日本无此舰名。

文末注释,认为张謇提及的“龙骧”、“东舰”系误传,日本并无此舰名。经查询日本文献记载,张謇关于上述日舰名称记载准确无误。

日本海人社编著的《日本军舰史》记载龙骧:3桅全帆装型,木制、铁甲(中部舷侧厚114毫米1870年存英国阿伯丁竣工。排水量2571吨,长64.5米,宽12.5米,吃水6米,卧式双缸单动蒸汽机,单轴推进,800马力,航速8节,主要武器为664磅克虏伯炮。原为日本熊本藩的军舰,18705月献给明治政府。参加了镇压佐贺之乱、出兵台湾以及两南战争。曾作为明治天皇的座舰,还充当练习舰多次进行远航。1893122日除籍,系留天皇的座舰,还充当练习舰多次进行远航。1893122日除籍,系留在横须贺港内,当作海军炮术学校的前身炮术练习所的练习舰。舰名取自中国成语‘龙骧麟振’。”

“东舰”也确系日舰,《日本军舰史》记载:“双桅全帆装型,木制、铁甲。1864年存法国波尔多竣工,原名‘石墙’(Stonewall),18691月由日本军务官购入。排水量1358吨,长49.2米,宽9.3米,吃水4.3米,立式蒸汽机,双轴推进,1200马力,航速8节,主要武器为1300磅阿姆斯特朗炮。该舰是幕府从美国购买,当时称‘甲铁’,187112月改名‘东’。参见了平定贺佐之乱、出兵台湾、西南战争等战事,该舰一度是日本最有战力的军舰。1888128日除籍,此后虽有计划当作靶舰,但最后被变卖处理。”

根据以上日本文献记载,日舰“龙骧” 1870年竣工服役,1893年除籍退役。“东”舰1869年服役,1888年除籍退役,“东”舰其后甚至要作为靶舰予以报废。故1894年张謇对这两舰评价“不足道”,“龙骧、东舰惟求旧,盖无识矣”,这一看法甚是中肯、颇符实情。甲午中日战争,日军海军军备相比北洋水师并无压倒性优势,连早已退役老旧破废的军舰都投入使用。可见清政府的失败主要不在于军事武器上,而在于政治腐败和战略战术不当。

二、关于委派张謇“经理通海一带商务”

张謇《为设立盐业公司并筹改良之法呈江督文》一文:“窃自光绪三十年二月①,承准前督部堂刘照会,奏派经理通海一带商务,节次在通州地方,将纺纱、磨面、榨油、垦牧、水利、小轮、烛皂、印书、蚕桑等实业鸠集股份,建立公司,先后呈明在案。”

全集编者文末注释道:刘坤一委派张謇“经理通海一带商务”,时在光绪二十一年。此处纪年似有误(《九录》原文如此)。

编者注释认为刘坤一在光绪二十一年(1895),委派张謇“经理通海一带商务”。事实上,光绪二十一年(1895)委派张謇“经理通海一带商务”,是时任两江总督张之洞,并非刘坤一。

张謇在光绪三十年《创设崇明大生分厂呈部立案文》一文提到:“光绪二十一年十二月,承准前两江督部堂张,奏派经理通海一带商务,即经先就通海两境

棉产纱市适宜之地,鸠集公司,建设大生纱厂,计二万四百锭。

文中明确记载“两江督部堂张”张之洞,于光绪二十一年(1895)委派张謇经理通海一带商务,张謇由此创办大生纱厂。刘坤一长期担任两江总督,1894年因甲午战争奉诏北上主持军务15个月,期间两江事务暂由张之洞任两江总督署理,1896年刘坤一又回任两江总督,一直任职到1902年去世。因此光绪二十一年(1895),两江总督张之洞委派张謇经理通海一带商务,在时间上也吻合。

张謇《为设立盐业公司并筹改良之法呈江督文》一文中的“窃自光绪三十年二月,承准前督部堂刘照会,奏派经理通海一带商务”,的确如编者注释所言《九录》“此处纪年似有误”。因为刘坤一1902年去世,他不可能光绪三十年(1904)派张謇办理通海商务。那么刘坤一委派张謇经理通海商务到底何时?

在张謇光绪二十七年(1901)《咨呈督部刘坤一文》中找到答案:“光绪二十七年六月初二日承准贵部堂照会,‘案准公司呈,通海荒滩遵集公司试办垦牧’。”   由此可知,光绪二十七年(1901),两江总督刘坤一委派张謇经理通海商务,张謇创办通海垦牧公司。

综上所述,张之洞和刘坤一分别于光绪二十一年、光绪二十七年,在两江总督任上委派张謇经办通海商务。全集编者注释所言的“刘坤一委派张謇‘经理通海一带商务’,时在光绪二十一年。”,这一结论不准确。

三、关于清廷废八股时间   

张謇《经义征学序》一文,全集编者文末注释:“《九录》系年为光绪二十四年,明显不当,因清廷废八股文时在光绪二十七年。”

编者注释中的“因清廷废八股文时在光绪二十七年”,在表述上不够严谨。

光绪二十七年(1901)清政府发布诏书:自明年始,乡试、会试等试策论,不准用八股之程式。清廷诏书中的“自明年始”,说明正式废除八股是1902年,即光绪二十八年。下诏废八股不等于正式废八股,如1898年戊戌变法光绪就曾发布废八股上谕:自下科始,乡会试及生童岁科各试,一律废八股,改试策论。但戊戌政变后,清政府于109日宣布恢复旧制,仍以四书文、试帖等项分别考试。

因此建议注释改为“清廷下诏废八股文时在光绪二十七年”,增加“下诏”两字,这样表述更加严谨。

四、关于《归籍记》系年

在张謇《归籍记》一文文末,编者如下注释:

《九录》系年光绪二十三年,然光绪二十七年二十二日《张謇日记》记有:

“编次《归籍记》”,三十二年四月十三日更记:“复改《归籍记》述作。”则此文系年以作“清光绪三十二年”为妥。

然据《啬翁自订年谱》光绪二十三年十一月有记载:“成《归籍记》”,说明《九录》将《归籍记》系年定为光绪二十三年是有一定根据的。文末注释如果能加上《啬翁自订年谱》的这一记载就更加完整严谨了。

五、关于《初等小学教育必须改良之缘起》系年

张謇《初等小学教育必须改良之缘起》一文,编者在文章标题下将系年定为“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文末编者注释道:“本文成文时间据《九录》。”笔者考证系年应为清宣统二年(1910)。

张謇文中有云“下九年预备之教,定每二百户一小学之令。” 据“九年预备”,可知张謇写此文是1908年以来,因为清政府于1908年宣布预备立宪,以9年为限。据文末的“收录自19101028日《申报》”,可知此文系年区间在1908-1910年范围内。

文中多次提到“语教育”,当指晚清民国之际兴起的国语教育,江谦对此有发轫之功。江谦是近代著名语言学家,对语言音韵颇有研究。1909年江谦曾向清政府提出把“官话”定名为“国语”,并在民国成立后致力于推广国语教育。

关于国语教育,《初等小学教育必须改良之缘起》文末曰:“故属江生原本素有所讨论,发抒意见,著为刍议。海内君子,有不欲以教育病我人民者,伫闻高论,幸更教之!”其中“江生”就是张謇学生江谦,其在1910年前后任通州师范学校监理。文中的“素有所讨论,发抒意见”,当指江谦所写“敬告讨论国语教育诸君”,“质问学部分年筹办国语教育说帖”,“审查采用音标试办国语教育案报告资政院书”,“小学教育改良之四案”等4篇文章,4文刊载于《通州师范校友会杂志》第1期。

1910年通州师范学校组织校友会,所办《通州师范校友会杂志》第1期,南通翰墨林编译印书局1911年3月25日出版,据此可知第1期刊载的江谦4篇教育文章大部分当为1910年所写。张謇显然知晓江谦这几篇教育文章,故云“故属江生原本素有所讨论,发抒意见,著为刍议”,因此张謇《初等小学教育必须改良之缘起》一文写于1910年以来。再结合文末的“收录自19101028日《申报》”,可定《初等小学教育必须改良之缘起》一文系年为1910年。

(作者单位: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