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市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读张謇的一则题记 /徐俊杰

3
作者:徐俊杰来源:海门市张謇研究会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com

读张謇的一则题记

□ 徐俊杰


多年前就知道,南通图书馆藏有抄本《春秋传说从长》十二卷,其中有张謇的亲笔题记,但一直没有机会见到。新年元旦,南通图书馆古籍部举办“真人图书馆”活动,我受邀担任分享人,认识了杨丽主任,于是机缘成熟。几天后,杨主任发来书影,让我终于见到这则题记的庐山真面,读张謇题记.png文末钤朱文印“啬庵”二字,书中钤朱文“张季子金石图书印”、“南通图书馆图书记”、“南通市图书馆”。题记的全文如下:

此为山阳宿儒阮先生所著述之书,不知已刻与否?此抄本十二卷得之清河寓公谢氏。谢曾官淮扬道,名元福者也。校亦颇精,不知又出谁手?存南通图书馆以永之。民国二年癸丑九月十五日。张謇记。是年创图书馆成。

记中涉及“三人”、“两问”,今试作些说明文字。

三人者,著书之人阮先生、藏书之人谢元福、校书之人某某。而校书之人兼及一问,得其人则解其疑;另一问为“刻与否?”,笔者试查之,可知当年没有刻印本,后来也没有排刻本印行。至此“两问”先解其一,更说彼三人。

著述人阮先生,抄本之序言中有交代,名芝生。查阮芝生(1734-1782),字秀储,号谢阶,又号紫坪,山阳(今江苏准安)人。清乾隆二十二年(1757)进士,历官内阁中书、德清知县、永定河北岸同知。与兄葵生以诗文齐名一时,有“淮南二阮”之目。著有《咏素斋集》、《听潮集》、《退朝堂笔记》等。

又,藏书人谢元福(1839—?),字子受,号绥之,广西人。咸丰十一年(1861)举人,同治十年(1871)进士,点翰林院庶吉士,后授翰林院编修。光绪十六年(1890)钦命为淮扬海道台,驻节淮阴,光绪十九年(1893)再任,光绪二十四年(1898)三任。淮阴为淮安旧称,即阮芝生故里,度谢氏是在淮扬道任上得的该抄本。又,该书入选《江苏省珍贵古籍名录》,标为清小方壶斋抄本。据此可知,抄本出自小方壶斋主人王锡祺(1855-1913)。

按,王锡祺字寿萱,别号瘦髯,原籍山西太原,其先人迁籍淮安府清河县(即今天的淮安市清河区),世居山阳,经营盐。清同治11年(1872)秀才,捐刑部候补郎中,自僻书室名曰“小方壶斋”,研究中外舆地之学。编有《小方壶斋舆地丛钞》,后增为《小方壶斋丛书》。大连图书馆藏有王锡祺《小方壶斋舆地丛钞三补编》稿本,为海内孤本。

至于张謇与谢氏的交往,似不见于记载。查缪荃孙《李审言俪体文集序》中“设醴旧游,半消沈于黄壤”一句,夹注有“谢子受、蒯礼卿诸人”字样。因缪氏、蒯氏均与张謇有交往,不难想象,谢氏应该也是张謇朋友圈中之人。

再说校书之人。据赵宣《专为前贤形役,不为个人张本——陈先行先生根植于宋版研究的稿钞校本鉴定特色》一文介绍:“又如清阮芝生所撰《春秋传说从长》,题乃芝生读《春秋》心得,前存翁方纲序,原著录为清钞本。实际上,该本卷内有墨笔删正批校者多出翁氏之手,则此当为誊清稿本复呈翁方刚阅正者。或因翁氏之序文系请人誊录,所钤印章之印色又欠佳,编目者失察,故《中国古籍善本数目》失收。”张謇题记中“校亦颇精,不知又出谁手”一问,至此得解。陈先行先生长期从事图书馆古籍、碑帖考订与编目工作,先后参与《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编纂、《中国丛书综录》修订,并主持编纂上海图书馆普通古籍目录,著有《中国古籍稿抄校本图录》。赵文介绍了陈先行先生鉴定翁方纲书法的专业水准:“以翁方纲稿本为例,翁字年轻时写得较为内敛,晚年则呈大开大阖之势,前后是有些许差别的。大部分人见到的只是翁氏晚年的手迹,先生之所以能在柏克莱一下子就发现了5种翁氏手迹,正是因为其对翁方纲一生的字体都相当熟稔,所以,在耗时十年所编纂《上海图书馆普通古籍书目》时,先生亦能从普通书库、普通钞本中爬罗剔抉出多种翁氏早年稿本”。

而书名因何言之《春秋传说从长》?细读翁方纲所作序言,自可得之。其序曰:

春秋传说从长十二卷,山阳阮紫坪氏所述也,其曰传说从长者,何也?曰谦不敢自任也。其谦不敢自任,奈何曰“吾闻诸班氏之志艺文”矣?曰左氏恐弟子各安其意,以失其真,故论本事而作传。夫后儒之失其真者,皆安其意者也。紫坪氏之为是书也,盖先有以见乎圣人,所以为是经之旨,所谓观史记、据行事、仍人道者,平易中正而无所歧惑,故于日月、名字、爵地之属,诸儒所执以为例者,悉举而撤其蔀,如是则读是经者之法,固已先得矣。彼失真之说,恶足以淆我乎,然而其述之为书也,不曰吾所已得也,第曰就诸家传说之义,从其长而已……

至于张謇题写此记的时间“民国二年癸丑九月十五日”,也可确定,必为1913915日。张謇所记杂糅了阴历和阳历:“癸丑”为阴历表述,“九月十五日”是阳历日期。查张謇日记“癸丑八月十五”载“理书”二字,且此二字连记“十四”、“十五”、“十六”三天,而在“十三日”记有“理书送图书馆”字样。可知此《春秋传说从长》一书也是在这几天一起整理送图书馆的,而题记中“存南通图书馆以永之”数字,即其谓也。

(作者单位: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