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市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牛山微语(续)/赵 鹏

9
作者:赵 鹏来源:海门市张謇研究会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com

牛山微语(续)

□ 赵 鹏


二十八

张謇为大生纱厂拟写对联,据其日记可知有两次,一次是在纱厂开工前的光绪二十三年十一月底,共拟四副,另一次则是开工后的光绪二十五年九月二十一日,为集《金刚经》语一副。《九录》以“厂联”之名录此五副,却另以“通州大生纱厂大厅”名多收一联,即颇享盛名的“枢机之发,动乎天地;衣被所及,遍我东南”。这副对联的原件尚存,为翁同龢所书。张孝若为父亲作传记,解释说:“我父那时还集了一副对子,请翁公写的,挂在厂厅上。”后来费范九编印《南通县金石志》,收录此联拓片,作者也采此说写成“张謇撰,翁同龢正书”,至其时间写作“光绪二十二年”,那是创办纱厂之时,显非撰联时间。旧版《张謇全集》所《九录》照收此联,而新版则有意未再收录。对此我多年前曾有辨析,主要来自两端,一是内容之动乎天地、衣被东南,不应由创办者张謇口中说出,彼时工厂初成,如此口气则未免狂妄;反之,如果是他人之祝颂,那就完全合理。二来是就两人身份看,也无学生撰联让老师为之书写之理,因为此涉不恭也。退一步说,果真是张謇慕恩师之书法,撰联而请为书,翁同龢也决不会将此据为己撰,在款识上不作交待的。祁龙威先生笺张謇日记,提及孙雄《瓶庐师言行私记》中云于沈淇泉处见翁之书帖百馀通,“中有一纸,系付姚升云,寄通州张大人之函及联、扇,均加盖‘长毋相忘’小印”云云。此处之“联”或即上说为纱厂所作者,惜未能知其时间,按常情推之,应写在纱厂办成开工之顷。翁书此联选用红底洒金笺,明显表示祝贺之意。前见《张謇》电视片中张謇与众股东开会之场景图,背景用此对联,却作白纸黑字,且无款印,颇惹不祥之感。不知为何不根据原件来制作。


二十九

看到一段对张謇办教育的评述,觉得写得很准确,亟录于下:“他朋友们办的那些大学里,出来了一批批中国现代化精英名流,他的朋友们也自然成了一脉脉学派领袖,名满海内外,桃李遍天下。而张謇学校里出来的,是一批批优秀基层教师,一批批有文化的工人与农民,一批批学会基本职业技能的残疾人、囚犯和妓女。这些人没有能力来光大他的名声,支撑他的学派,而是化成了中国现代化沃土中的一粒粒种子,化成中国国民素质脱胎换骨过程中的一滴滴清泉。”我觉得这段论说才是把握了张謇办教育的本心的,远比那种夸耀某某校请来某某名师、出了某某名流强得多,境界也高得多。

(作者单位:南通张謇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