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市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沈年伯母韩太淑人七十寿叙/本刊编辑部辑注

21
作者:本刊编辑部辑注来源:海门市张謇研究会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com





沈年伯母韩太淑人七十寿叙

(1888年-张謇)

□ 本刊编辑部辑注

自乙酉应试都下,得从一时贤豪长者相交游,而往来尤数者,在嘉兴曰沈子培。子培于学无所不窥,于当世之事无所不权量而贯综。与之言,博而谠,曲而不折伤。其于人也,有钧而无上,温温然而通类,内不自诬,而外不自以欺。既习于子培,又与其弟子封同举,因益识其兄子承。子承故不常见。子封文章论议,彊直可喜也,能师其兄。子培先以庚辰成进士,出常熟尚书门下。而謇与子封之举,又尚书典试。间闻尚书称子培之言曰:“往居所与隔堇一墙,其大父鼎甫侍郎援贤愽施,故无羡财{11};而子培父以待选吏部久,其贫乃益甚;既卒,而子培兄弟皆弱小,其成立实赖其母之贤。方子培兄弟之弱小而甚贫也,时时见厂贾{12}抱侍郎遗书籍求售。又时闻沈夫人保家之委曲,又闻其督子之严,固尝以为侍郎名德盛美,其后必大且昌;而夫之艰苦绝特,足以益丰其根而遂其实也。今子培、子封先后成进士,有令问{13}于当世。吾之言殆验。”謇他所闻类如此。

今年七月,太夫人寿七十,子培贻书征文,益举震川寿王母文{14},以为无一字不与母氏生平相直。每读其文,或侍老人燕谈,述三十年旧事,未尝不为之心神悽动而起立旁皇也。子培今年四十,三十年以前,凡夫室家之盛,先人读书仕宦,从容愉夷{15}之乐,宜非子培所能知。若夫三十年中,震川所谓“如梦如寐,如痛之方定,如涉大海,茫洋浩荡,□顿于洪波巨浪之中,篙橹俱失,舟人束手,相向号呼,及夫风止浪息,放舟徐行,遵乎洲渚,举酒相酬。”{16}凡皆母夫人之所历,子培所尝听睹记忆而震戄者也。尚书所云其不然乎!夫尚书之所谓大且昌,当世之士所重,跂于子培。与子培夙昔闺闼之内,兄弟相劝勉,以慰答母氏圣善劬苦,以不坠先绪{17},则岂唯是成进士有一时令问而已。将古之大儒隐于穷阎漏屋,无置锥之地,而王公不能与之争名;在一大夫之位,用百里之地,而千里之国莫能与之争胜,其效固有在也。甘而不忘苦,安而不忘危,子承、子封宜亦与有责焉矣。

光绪十四年十月,年家子张詧顿首拜书,张謇顿首拜撰。

【说明】

原件为嘉兴博物馆所藏,洒金笺,38×111cm,钤白文方印“沈颍之印”、“龙天众圣同慈护父”各一。据《海日流光:嘉兴博物馆馆藏文物——沈曾植书画作品暨浙江省文博单位藏沈曾植书画作品选》

【注释】

{1}乙酉应试都下:光绪十一年(1885),张謇应顺天府乡试,中南元。按,清顺天乡试,无论何省人均可应试,惟第一名解元例属直隶省,第二名则必属南方人,故称南元。

{2}沈子培:沈曾植(1850-1922),字子培,号巽斋,别号乙盦,浙江嘉兴人。光绪六年(1880)进士,历官总理衙门章京等职。1901年任上海南洋公学监督。

{3}有钧而无上:有平等待人之心而无恃强凌弱之意。语源《荀子·修身》:“端慤顺弟,则可谓善少者矣;加好学逊敏焉,则有钧无上,可以为君子者矣”。

{4}子封:沈曾桐(1853-1921),浙江嘉兴人,字子封,号同叔,曾植弟,光绪十一年(1885)顺天乡试张謇同榜举人,次年(1886)进士,选庶吉士,授翰林院编修。

{5}子承:沈曾棨,曾植兄。

{6}常熟尚书:指翁同龢,常熟人,1879年任工部尚书。1886年调户部尚书。

{7}尚书典试:张謇与沈曾桐参加的顺天乡试,翁同龢为副主考。

{8}堇:同仅。

{9}鼎甫侍郎:沈曾植祖父沈维鐈(1778-1849),字子彝,一字鼎甫,号梦酴,又号小湖。居嘉兴东门外熙春桥,称“熙春沈氏”。嘉庆七年(1802)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授翰林院编修。历任国子监司业,福建、顺天、安徽学政,工部左侍郎。大父,即祖父。

{10}援贤博施:举荐贤人,广泛施与恩惠。出《荀子·仲尼》:“擅宠于万乘之国,必无后患之术,莫若好同之,援贤博施,除怨而无妨害人。”

{11}羡财:多余的钱财。

{12}厂贾:厂肆商贾。

{13}令问:令闻,美好的声名。问,通“闻”。

{14}震川寿王母文:指明·归有光(号震川,世称“震川先生”)所作《王母顾孺人六十寿序》。

{15}愉夷:即夷愉,和乐貌。唐韩愈《上巳日燕太学听弹琴诗》序:“优游夷愉,广厚高明,追三代之遗音,想舞雩之咏叹。”

{16}引号内文字引自归有光《王母顾孺人六十寿序》,原文之后紧接着的一句是“此吾母今日得以少安,而执礼兄弟所以自幸也”。

{17}先绪:祖先的功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