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市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张謇与齐燮元的交往/黄  波
34
作者:黄  波来源:海门市张謇研究会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com

张謇与齐燮元的交往

□ 黄 波

张謇的一生曲折多彩,交往广泛。有关张謇与同时代人物交往的文章已有很多,但所述对象多是张謇的良师益友,涉及张謇与军阀交往的还不多见。近代中国军阀割据混战,你方唱罢我登场,五光十色。张謇参与诸多政治、社会活动,不可避免要与军阀交往,齐燮元就是其中一个重要人物。

齐燮元(1879~1946),字抚万,号耀珊,直隶宁河县(现天津市宁河县)人,直系军阀。光绪年间秀才,后考入保定陆军速成学堂,从此青云直上。曾任北洋军第六镇参谋长,第六师师长兼江宁镇守使等。身材瘦小,一只眼睛斜,人送绰号“斜眼司令”。1924年张謇曾为齐燮元的父亲齐孟芳写过墓表,可以看出齐燮元的一些家庭情况。“(齐孟芳)配崔,清赠夫人。继李。男子五:长琸,改名卓元,尝任军需官;次瑸,江西榷运局长,前卒;次瑛,更名燮元,今任陆军上将,宁武上将军,勋三位,江苏督军:皆崔夫人出。次济元、体元,李夫人出。女三:适于,适满,适刘,亦崔夫人出”[1]

一、张謇对齐燮元的鼎力相助

张謇与齐燮元的交往要从李纯之死说起。李纯(1874~1920)是直系冯国璋的嫡系,1917年担任江苏督军。1920年10月12日凌晨,李纯暴死于江苏督军公署。李纯死后,谁来继任江苏督军问题成为外界焦点。当时,齐燮元资历尚浅,而王占元等各派势力为争夺江苏督军的职位活动甚力。同时,江苏议会准备废除江苏督军制度,发起“废督”运动,江苏驻北京的代表也为废督不断活动,形势对齐燮元不利。在这样的情况下,齐燮元想到了张謇。

张謇是江苏的首要名流,虽然退出北京政局,但在地方上仍然很有影响力,齐燮元功于心计,善耍权术,拜张謇为老师。张謇是非暴力主义者,从内心深处是讨厌军阀的。但张謇为什么又愿意和齐燮元交往呢?当时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不久,帝国主义暂时无暇顾及中国市场,张謇事业正处于巅峰时期。但具有忧患意识的张謇,认为“营业之道,先求稳固……大凡失败必在轰轰烈烈之时”[2]。事业如何求得“稳固”?最重要的就是避免帝国主义支持下军阀混战的波及。1920年7月又刚刚爆发了直皖战争,政治动荡,张謇幻想以地方自治来保持通海地区的安宁,也就是在军阀混战的既成事实下寻求苟安,有联络军阀的现实需要。督军是“一省小皇帝”,而省长则形同摆设,依靠军阀的撑腰也能获得实业上的便利条件,因此张謇对齐燮元谋取督军职位鼎力相助。

李纯死亡当天,张謇就向齐燮元致电:“陇西卒逝,轸骇良深。宁军素托麾下,抚绥镇慑,知在荩筹。乞为转唁。”[3]并致电驻京代表,认为废督时机尚未成熟:“李督卒逝,未尝非废督之机,但时机似尚未熟,求贤则吴、冯,顺势则齐庶几。曷观察之。”[4]更关键的是,张謇致电北洋政府总统徐世昌、内阁总理靳云鹏,力推齐燮元代理江苏督军:“李遗书保齐帮办代理。齐本自统一师,在宁帮办军务有年,目前废督之议未决,为事、为地、为人,代李者以齐为宜,更调他人,或滋他虑。”[5]作为地方的重量级人物,张謇的意见是北京政府不得不加以考虑的。10月 13日,北京政府命令齐燮元为代理江苏督军。得到消息后,张謇十分高兴,致函齐燮元祝贺并提出三条建议:“奉电知公代督,欣贺无似……为贤者计,似宜先自声明,军民分治,划清权限。次则汰新募之兵,减人民之担负。又次则渐去枭桀之兵,订岁减之数,以节财用。”[6]但此时齐燮元地位还不稳固,之后张謇又几次发电为齐在本省疏通关系。12月3日,北京政府终于正式任命了齐燮元任江苏督军。

二、张謇与齐燮元在公共事业上互动

张謇经营南通,倡导地方自治,同时还身兼诸多社会职务,事情千头万绪。由于不掌握军队,一些难事不得不依靠军阀出面支持。1921年前后,是全国自然灾害高发时期,不仅民不聊生,张謇的盐垦事业也严重受损。特别是1922年后,帝国主义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卷土重来,中国棉纺业发生了严重的行业性危机。张謇的事业从辉煌的顶峰猛然跌入黑暗的谷底。为苦苦支撑,张謇对军阀的依赖性就更大了。因此,张謇与齐燮元在公共事业上产生了互动。张謇的事业也“在客观上成为江苏军阀统治的点缀和补充”[7]

新版《张謇全集》中收录了多封张謇向齐燮元请求支持的函电。1921年,南通遭受重大水灾,张謇与张詧致电齐燮元和省长王瑚,请求派人勘察,筹给工赈款项。同年,江淮沂沭、徐海淮扬地区受灾严重,中央的赈灾款项迟迟未到,张謇与韩国钧联名致电齐燮元、王瑚,请求向中央催促。1923年,福利公司请求减缓缴价案成立,南通保坍面临重大损失,十分紧急,张謇致电齐燮元、韩国钧,认为应该“由官变卖,以收足原案所定应缴价银数目,再听各该案自收”[8],请求给予主持。1924年,在齐燮元、韩国钧的主持下,省下拨了大生纱厂30万元保息年款。但“一时缓不济急,必须先向银行商借”[9]。张謇于1月24日致函齐、韩,请求让财厅代为承借。此外,在导淮等方面,张、齐二人也有交集。

张謇也参与了齐燮元的社会事业。1921年,齐燮元应东南大学校长郭秉文的劝说,同意独资捐建东南大学图书馆。时任民国东南大学校董会成员张謇、蔡元培等,听闻齐燮元捐款事后,特向其致函:“抚万督军麾下:东南大学创立伊始,经费奇窘,以是,对于学生最为需要之图书馆,估计十余万元,无款未能兴工。謇等谬承教育部聘为大学校董,负有辅助之责,正拟筹募捐款,从事建筑。适接校长郭君秉文报告,敬悉此事已蒙麾下禀承太翁孟芳先生慨允,撙节廉俸,独力陆续捐助。东南学子咸受沾溉,闻讯之余,曷胜钦感。用肃专函,借申谢忱,幸希垂照,并请转陈太翁,祗颂勋安。”[10]图书馆于1923年春落成并开馆,以齐燮元父亲的名字命名为“孟芳图书馆”,张謇题写了馆名。张謇还在齐燮元父亲墓表记载:“令燮元以巨资二十余万,营秀山公园、鼓楼公园,最后复以十万建东南大学图书馆……”[11]

三、张謇参与齐卢战争的调停

商业发展与政局息息相关,厌乱趋稳是商人的普遍心理。在危险局势下,商人往往会卷入政治走上前台。早在1900年,张謇就是“东南互保”主要推动者。张謇的晚年正值中国军阀混战“史上最黑暗之乱世”。“张謇在自己生命的最后十年中,煞费苦心地酬应周旋于相互对立征战的各派军阀中。”[12]军阀混战对张謇经营的地方事业造成了严重损害,大生资本集团不但销路受阻、难以借款,还被多次来南通的军阀频加勒索。伴随军阀混战的是土匪作乱,通海一带也因匪患而鸡犬不宁。为了维持东南地区的安定,同时也因心忧苍生的情愫,张謇多次参与军阀之间的调停。

江浙战争,又称齐卢战争、甲子兵灾,是1924年中华民国江苏督军齐燮元与具有皖系背景的浙江督军卢永祥之间进行的战争。战争前后,张謇数次致电齐燮元等劝和调停,劝说缩小战争规模或做好善后。齐卢战争前,张謇已知战事难免,只得致信江浙两省长官“严训部曲,所至所过,毋纵焚掠淫杀,毋残夷村市,毋毁机关贼行旅。”[13]战争结束后,张謇于11月6日致电齐燮元,表达了对战争惨状的痛惜之情:“村市之残破,田庐之蹂躏,劫掠之周偏,人民之死伤,丧家者何止万家!失业者不止一业!见于报者不堪卒读,闻于人者不忍卒听……”并劝说齐做好战后赈灾和善后工作:“为今计,罢遣客军简料防军之外,首急拯灾,次筹善后。”[14]

四、张謇关注齐燮元的免职

军阀混战的同时,中国正发生了空前的大变局。五四运动爆发,拉开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序幕,无产阶级走上了革命的舞台。中国共产党的成立更是开天辟地的大事件,革命风暴迅速酝酿,北洋军阀走向衰亡。在当时的条件下,张謇还不能理解革命的意义。他害怕革命引起更大的社会动荡,损害自己巨大的经济利益,仍然幻想在军阀有限的庇护下偏安一隅。

1924年齐卢战争的同时,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直系军阀惨败,齐燮元被重新夺回权力的段祺瑞免职。张謇牵挂齐燮元的命运,连续三天在日记中表达了对齐燮元的关注。

民国十三年十一月十四日(1924年12月10日),张謇在日记中写道:“齐已于十二日宣告去官,忽有北京逼迫之谣。”[15]事实上“北京逼迫”谣言不虚。十五日,张謇记载:“是日齐交督印于韩。”[16]指的是,齐燮元去官,把督印交给了韩国钧。十六日,张謇记载:“北京果有遣卢南下之令,本省军士因复留齐。”[17]张謇提到的“北京果有遣卢南下之令”指的是,江浙战争的败军之将卢永祥闻讯张作霖大军南下打败齐燮元,占领皖苏,立即从日本启程回国。段祺瑞借奉军势力,派卢永祥南下,任命为苏皖宣抚使,恢复皖系地盘。张謇的这几段日记,表面看只是客观记叙,其实隐含着对齐燮元的偏向。齐燮元的“下野”使得在夹缝中寻求苟安的张謇更加无所凭借。

但张謇对军阀统治下的生灵涂炭、混乱腐败局面是非常不满和愤懑的,进而产生绝望,晚年张謇是艰难和悲壮的。作为“过渡时代的过渡人物”,观其一生,张謇仍能始终不渝地坚持振兴国家的爱国立场,跟国内外反动势力作斗争,努力实践发展近代实业和教育文化等事业,作出了伟大贡献。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齐燮元沦为汉奸。日本投降后,于1946年被处决。后人不能根据这段历史“倒推”到北洋军阀时期张謇对齐燮元有过帮助和交往,得出张謇是反动人物的结论。

(作者系海门市张謇研究会会员,工作单位:南通市党史办)

参考文献

[1][11] 李明勋、尤世玮:《张謇全集⑥》第600页、第599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

[2]李明勋、尤世玮:《张謇全集②》第713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

[3][4] [5] [6] [8] [9] [14] 李明勋、尤世玮:《张謇全集③》第812页、第812页、第812页、第813页、第1231页、第1256页、第1319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

[4]  张謇全集》3,李明勋、尤世玮,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

[5] 《张謇全集》3,李明勋、尤世玮,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

[6] 《张謇全集》3,李明勋、尤世玮,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

[7][12] 章开沅:《开拓者的足迹——张謇传稿》第312页、第326页,中华书局,1986年。

[8] 《张謇全集》3,李明勋、尤世玮,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

[9] 《张謇全集》3,李明勋、尤世玮,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

[10] 赵长海:《东南大学孟芳图书馆考论》第20页,河南科技学院学报,2016年9月。

[11]《张謇全集》6,李明勋、尤世玮,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

[12] 《开拓者的足迹——张謇传稿》,章开沅,中华书局,1986年。

[13] 弓楷:《1918-1924年张謇开展和平活动的多重身份探讨》第42页,档案建筑,2016年第12期。

[14] 《张謇全集》3,李明勋、尤世玮,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

[15][16] [17] 李明勋、尤世玮:《张謇全集⑧》第960页、第960页、第960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

[16] 《张謇全集》8,李明勋、尤世玮,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