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市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承先贤之遗风   慕草木之常青/沈振元
11
作者:沈振元来源:海门市张謇研究会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com

[编者按:海门市张謇研究会、海门市历史学会2017年年会会员代表发言]


承先贤之遗风   慕草木之常青

□ 沈振元

2012年春天,高广丰会长约我入会,我欣然答应。但转而一想,觉得自己年事已高,恐怕难副领导的期望,心中惶恐不已。六年来,我通读了《张謇全集》,也写了一些文章,虽然这些文章难登大雅之堂,但还是被刊用了,觉得似乎有所收获,有些进步,窃喜自己的桑榆之年没有虚度,深切感到我们的张謇研究会是个学习的会所,研究的会所,催人进步的会所。在学习和研究的过程中,我越来越认识到,张謇是个文化巨人,是个值得崇敬、值得研究的历史人物。他“大文经世,谠论救时,余事作诗人,天宝风尘忧杜甫”(龚其伟语)。意谓他的大文章有经纶世事、筹划国家大事的价值,他的那些正直的言论能切中时弊,起到挽救时局的作用,他似乎是一位业余诗人,但他的诗歌让人感到同唐代天宝年间忧国忧民的杜甫一样,是一位杰出的现实主义诗人。由此,我觉得把自己最后一段生命交给研究张謇的事业,实在是安顿我的心灵、免于惶惑与不安的最佳去处。

最近我出版了一本《张謇诗选注》,这是一本普及性读物。它是在研究会的二三知己鼓励和帮助下完成的。张謇不仅是中国近代著名的实业家、教育家,也是一位出彩的诗人。他十二岁开始作诗,一生以诗为伴,到老仍“日课一诗”,为我们留下了一千四百余题诗作。这是一笔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一座美不胜收的艺术殿堂,一个不可或缺的史料文库。啬公诗歌造诣很高,继承了我国诗歌的优秀传统,熔诸家之长于一炉,卓然而成近代诗坛之大家。其技巧娴熟,挥洒自如,诗风纯正,意境优美。读啬公诗确是一种美的享受,但有时也会遇到“涩”的烦恼。所谓“涩”,主要指文字的生涩难懂,影响读者对诗意的感悟与理解。陈衍先生说:“季直诗超玄著(谓议论高妙又明切),喜作佶屈语,故是才人能事。”啬公博学多才,驱遣文字的能力极强,在与文人雅士或高官显贵酬唱时,往往恃才使气,耍状元之能事,好用禅语、理语、佶屈语,使许多读者望诗却步。因此,我觉得有必要为普及啬公诗歌做一些基础性工作。于是,我从张謇诗集中选择了二百六十首,每首后面加上导读和注释。导读,要解释题意,交代背景,理清文脉,指明鉴赏路径;注释,重在扫除文字障碍,对难读、难懂的文字和典故注音解释,力求切合原意。因此,我把这本书的价值归为两点:一是“铺路之石”,为渴望进入啬公诗歌殿堂的年轻人铺出一条入门的小路;二是“引玉之转”,借以抛砖引玉,希望它能引出大方之家的批评指教,亦希望张謇研究会有更多的同仁关注和从事啬公诗歌的学习和研究,使这朵诗坛奇葩大放异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