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市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谦斋续集》跋/本刊编辑部辑注

36
作者:本刊编辑部辑注来源:海门市张謇研究会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com

《谦斋续集》跋

1902年·张謇)

本刊编辑部辑注

第4期杂志《谦斋续集》跋.jpg

自年二十四五,客吴武壮公①江浦军中,习闻合肥三怪②,最先识王先生谦斋,旋识朱先生默存,独徐先生毅甫时已即世,然并不怪以余。所见朱先生论议,峻整有绳度,王先生意气雄骏,时时作豪语,此其小异耳。王先生与武壮故世好,而余友朱曼君,旧堂(尝)从先生游,文酒之会,流连经旬,时或相与登高临江,睥睨风云,上下其议论。庚辰③随武壮军蓬莱,由是而朝鲜,而金州,以迄武壮之殇,以至于岁月骎骎,与先生不通音问者二十余年。遇庐州人起居,先生则健饮啖,高睨大谈如旧。去年先生以诗见怀,并寄前刻之集④,因得尽读生平所为诗,可据以考见咸、同两朝淮淝间佚事甚夥。今年复以丁酉后诗属江太守⑤见示,命为之跋。其言恻怆,与往所见闻异矣。先生年且八十,阅前后五六十年世运平陂往复之故、人世隆替消长之端,若骤若驰,殆历百世,宜其不能无槩⑥于中,而言之不觉其已痛也。太守又为言“乡里后进颇齮龁⑦先生”者。比年以来,英髦后生往往以陵驾老成为快意,其祸则既可覩矣。然则一乡一邑,不逊弟⑧之风,宁细故⑨哉。举世不怪,是真可怪,愿先生之勿戚戚也。光绪壬寅正月,通州张謇题跋。

说明

所据原书《谦斋续集》二卷,王尚辰撰,清光緒二十八年(1902)刻本。

注释

①吴武壮公:吴长庆(1829-1884),淮军名将,卒谥武壮。

②合肥三怪:亦称“庐州三怪”。其中本集著者王尚辰(18261902),号谦斋,年三十余,为诗近万首,汤贻汾叹为奇才。与徐子苓(毅甫)齐名,又与徐子苓、朱景昭(默存)有“三怪”之目。《皖诗玉屑》中说,庐州三怪,怪有怪的不同:徐子苓孤僻,朱景昭孤傲,而王谦斋放荡。

③庚辰:即光绪六年(1880)。

④前刻之集:指王尚辰《谦斋诗集初集》二卷、《二集》二卷、《三集》二卷。

⑤江太守:待考。《张謇日记》光绪二十六年(1900)八月三日载“回长乐,刘厚生同行。雨。晤延卿、肯堂、磐硕于江太守处。”

⑥槩:概,同慨。《汉书·季布传》:“感概而自杀。”

⑦齮龁:侧齿咬噬,引申为毁伤、龃龉、倾轧。《史记·田儋列传》:“且秦复得志于天下,则齮齕用事者坟墓矣。”

⑧逊弟:亦作“逊悌”。谓敬顺兄长。《礼记·祭义下》“朝廷同爵则尚齿”。唐孔颖达疏:“是逊弟敬老之道,通达于朝廷矣。”

⑨细故:细小而不值得计较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