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市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张謇诗文函札校订四题/张裕伟
9
作者:张裕伟来源:海门市张謇研究会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org

张謇诗文函札校订四题

 张裕伟

张謇虽一生致力于各类事业,但自少至老临池不辍。他的书法自成面貌,为世所重,很多作品又常常用来服务其事业,因此很多的墨迹手稿得以保存到现在。这些墨迹手稿是编纂张謇各种文集的基础,也是最可靠的资料,其史料价值理应受到我们的高度重视。

南通博物苑是张謇当年亲手创办的全国第一所公共博物馆,馆中藏有一大批张謇先生的书法作品,书法形式涵盖真草隶篆各体,内容形式则诗文函札各类均有,近年该馆将馆藏张謇书法精品以“铁画银钩见性情——南通博物苑藏张謇书法选”(以下简称《书法选》)为名汇编成集,使世人随时随地可以领略张謇的书法魅力,从而感受张謇办事创业的艰辛,接受张謇人格精神的熏陶,功德不浅。笔者在赏读中,发现若干文字和《张謇全集》等书有所出入,特拈出四则,恳请方家指正。

一、“挽灵源僧”

新版《张謇全集》第七册收录“挽灵源僧”一诗,全诗如下:

生死至有常,示寂刹那相。寂也谁示之,求实适得妄。譬以指诎伸,聊以证事状。我识上人时,犹在苾蒭行。弹指四十年,髩雪增年障。诵经略识义,未尝作都讲。但守不妄戒,亦未受佛捧。名山四道场,行脚尽参访。归来事拜经,欲明无上上。三载一小楼,门断剥啄响。蒲团禅板间,一偈一稽颡。如何太嗜苦,湿以自丧。闻病致俞拊,闻寂惜和尚。岂必觊成佛,要得僧之当。尸坐俨平时,他适定何向。风铃落虚空,一塔还来傍[1]

此诗中“亦未受佛捧”的“捧”字作为韵脚与全诗不谐,且佛捧不词,令人不知所云,但旧版《全集》[2]及《九录》均作此。此诗在《书法选》第6页,经比对,“捧”字实为“棒”字。佛教有“当头棒喝”的典故。此字《张謇诗集》[3]不误。“但守不妄戒,亦未受佛捧”前后这几句是张謇回顾和灵源和尚的交往,并说自己和灵源交往这四十多年来,虽然注重自身修养的提高,但并没有舍弃红尘,出家为僧。

该诗新旧《全集》及九录均未给出写作时间,但我们根据相关信息可以做出确切判定。

《书法选》中该诗后还有几句跋文:“文峰塔院住持僧灵源上人,勤修苦行人也。年六十三病卒,感旧临吊,志之以诗,写付其徒,张之幕次。居士张謇。”查考新版《全集》第五册,有一则题为“与张詧关于灵源和尚开吊启事”[4],内容为“文峰塔院灵源和尚行脚十年,闭关三载,精持戒律,苦行功深。兹于四月三十号圆寂,于六月三号(阴历四月十七日)五七开吊。凡诸檀越暨各方外与和尚有缘法者,倘锡诗章,请于四月望前送交该院徒孙常本领收。”该启事发表于1920年5月30日的《通海新报》。与新版《全集》第六册中“灵源和尚塔铭”中所说“九年三月十二日示寂,世寿六十有三”[5],两相比对,正好吻合。由此可知,该诗写于1920年5月底。

二、“因树斋匾跋”

新版《全集》第六册收录“因树斋匾跋”一文[6],全文如下:

鸡栖树故三百年前物,当树西南角二丈许,昔我叔父居所之门也。溯自髫龄随先子来省叔,出门嬉戏树下,忽忽六十余年,民之居宇,城廓道路,胥变更矣,独树婆娑在耳,而腐积螙丛,生亦悴焉。理之剔之,肄条转茂,因而为屋,以倚以休,仰彼嘉荫,如对故老矣。乙丑五月,啬庵主人。

新版《全集》注明本文的来源为“据原件”,而本件在《书法选》第15页。经比对,新版《全集》中“出门嬉戏树下”中脱一“即”字,应为“出门即嬉戏树下”。“仰彼嘉荫”的“彼”字应为“被”,意为覆盖。该文旧版《全集》和《九录》似未见收,但张孝若的《南通张季直先生传记》引用此文[7],其中“即”字未脱,“被”字不误,但“生亦悴焉”脱了个“焉”字。

鸡栖树,也称鸡树,即皂荚树。《三国志·魏志·刘放传》裴松之注引晋郭预《世语》“放、资久典机任,献、肇心内不平,殿中有鸡栖树,二人相谓:‘此亦久矣,其能复几?’”李商隐也有诗“刘放未归鸡树老,邹阳新去兔园空”,“此亦久矣,其能复几”“鸡树老”意与“树犹如此,人何以堪”相仿,因此鸡栖树作为典故,令人容易生出光阴飞逝的沧桑之感,这大概也是张謇对着鸡栖树回顾过往,充满感慨的原因之一吧。

三、“致束劭直函”

新版《全集》第二册收录张謇致束劭直一函[8],节录如下:

海门沈国良为倪采臣所欺,卖田而不交,至十八年之久,将已买之田别卖他人而反控沈。此事贤似知之,曾为办禀稿。倪经前厅断,令照现价罚出五千元,又似七千,记不清。因光复又赖,沈复控于审判。倪已请律师,沈不可不请。

本函中说倪采臣卖田给沈国良,拿了钱却不交地给人家,但后面又说“将已买之田别卖他人而反控沈”,令人不解。新版《全集》注明本函的来源为“据原件”,旧版《全集》及《九录》未见。本件在《书法选》第66页。经比对,“已买之田”的“买”字应为“卖”字。另外,“别卖他人”的“别”字应为“另”字。“而反控沈”应为“反而控沈”。这句应为“将已卖之田另卖他人,反而控沈。”

这里的“束劭直”就是张謇好友束纶的儿子束曰琯,“劭直”是其字。

四、“致薛秉初函”(一)

新版《全集》第三册收录张謇致薛秉初一函[9],节录如下:

梅妻病剧可念,惜不得沙、俞起之,或能起,来就调理亦佳。去冬视其容,即有肝病然者,果不虚也。梅亦不胜劳瘁,亦殊可虑。此亦吾愿其早息之一端。

本函新版《全集》标明“据原件复印件”,旧版《全集》及《九录》未见。在《书法选》第69页。经比对,其中“去冬视其容”脱一“吾”字,应为“去冬吾视其容”。“梅亦不胜劳瘁”衍一“亦”字,应为“梅不胜劳瘁”。“梅”指的是何嗣焜,嗣焜字梅生,亦作眉孙、枚生,为张謇好友。

(作者系海门市张謇研究会会员、海门市历史学会会员)

参考文献:

[1]李明勋等:《张謇全集7》第236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

[2]曹从坡等:《张謇全集》第五卷,第249—250页,江苏古籍出版社,1994年。

[3]徐乃为校点:《张謇诗集》下,第355页,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

[4]李明勋等:《张謇全集5》,第201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

[5][6]李明勋等:《张謇全集6》,第526页、第603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

[7]张孝若:《南通张季直先生传记》第461-462页,中华书局,1930年。

[8]李明勋等:《张謇全集2》,第335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

[9]李明勋等:《张謇全集3》,第1663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