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市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一张老广告   三件啬公书/徐俊杰
来源:海门市张謇研究会作者:徐俊杰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org浏览数:9

一张老广告   三件啬公书

 徐俊杰

偶然于张文标先生所著《老广告收藏》(浙江大学出版社,2009.06)中发现了一张与张謇有关的老广告纸,颇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因为影印的居然都是张謇的书法:《唐孝子祠校记》拓片、唐孝子祠校楹联、唐孝子祠校匾额。据该书作者称,这是“1926年唐孝子祠校落成时印行的碑文广告,张謇题写。对开,市价在两三百元。”当然此说是需要商榷的。

综观此纸,除了碑文下边所示一行印刷体小字看不真切外,其他内容都可分辨(碑文上边、左边小字约可见,分别作“匾额原本字大二尺见方”、“楹联原本对是一丈二尺”,为标记匾联尺寸的文字)。对于这样一张信息量很大的老广告纸,还是有必要作些考察的。

令人欣喜的是,唐孝子祠校楹联并不见收于《张謇全集》,允称新发现。先将联文标点如下:

非学不可为人,能识鸮音,即知凤德;

凡学所求乎子,虽生今世,勉希古贤。

按,上联中的鸮音,指鸮鸟的声音,语本《诗·鲁颂·泮水》:“翩彼飞鸮,集于泮林。食我桑黮,怀我好音。”古代学宫前的水池,称为泮水,泮林则泮水边的林木。凤德,语源《论语.微子》“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盖讥孔子有才德而不识时务,后因以"凤德"指士大夫的德行名望,此用以指美德。下联中的“所求乎子”,语源《中庸》:“子曰:君子之道四,丘未能一焉。所求乎子,以事父未能也;所求乎臣,以事君未能也;所求乎弟,以事兄未能也;所求乎朋友,先施之未能也。”末四字本宋·周敦颐《通书·志学》:“圣希天,贤希圣,士希贤。”勉学子效古贤者,愿与之齐。显然对联是写给送孩子入校的家长看的。

楹联的款识是“民国十五年三月,唐孝子祠校落成,祠孙驼属,南通张謇题楹”。上下款提供的信息不少,时间(1926年 3月)、事件(唐孝子祠校落成)、人物(唐驼)都有,但也容易让人误解,很自然会出现“1926年唐孝子祠校落成”这样的错觉。这里需要进行更多的说明,以解释唐孝子祠校的相关问题。

请张謇撰文、联、匾者名唐驼(187l~1938),也非等闲之辈。其名守衡,字子权,号曲人,因胸背驼曲人称此名,遂自号唐驼。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被上海澄衷学堂聘为司书,缮写教学课本《字课图书》,备受赞誉。后留学日本,精研雕刻钢版、照相铜版等印刷技术。归国后,于光绪三十二年(1906)与人合资创立中国图书公司,任经理。后任文明书局副经理。又转往商务印书馆主持碑帖书册选编和出版。民国初,任中华书局印刷所副所长。1931年,与沈逢吉等人发起并成立中国印刷学会,创办、主编《中国印刷》,并设计制造了中国第一台照相排字机。

而所谓“唐孝子”指的是唐驼曾伯祖安邦公,清室曾于道光十九年(1839)建唐孝子坊以示褒扬,此坊后毁于太平天国的战火。常州文人李兆洛曾为之作传,载于《武进县志》,然内容过于简略。《毗陵西分唐氏宗谱》有唐安邦较为详细的生平记录。

1921年,唐驼回乡祭祖,听说了关于先伯祖唐孝子安邦的事迹,决定要重建唐孝子祠坊予以旌表。当年冬至,他通过整合位于常州西门外锁桥湾和卧龙河之间祖地和购买互换附近土地,将原来的五分地扩大二亩一分地,以作建祠树坊之用,并拟就祠附设一学校。然而,建祠校之路充满艰辛。本于族人约定在五年之内,用卖字所得建成祠校的。可是四五年过去了,并无积余。后见报纸上常有减润卖书画赈济灾民的广告,唐驼决定仿效减润,完成祠校的建设。

于是,《进德季刊》1925 年第3卷第4期上登出了《唐驼为建造先孝子祠校减润写联启》,很令人感动,该启首段文字如下:

唐驼曾伯祖安邦公为前清旌表孝子(事实附刊于后),后人无力建祠坊,湮没不彰于世。唐驼、唐允中志愿为之建立祠坊,并拟附设小学校一所(计画办法附刊于后),即名之为安邦小学校。基地已购就二亩一分余。坐落常州西门外琐桥湾卧龙河之间,即先孝子祠里。估计建筑祠坊设校之费,约需一万五千元。唐驼不揣鄙陋,拟将拙书润格中对联一项内提出三四五尺之三种,特别减卖润墨费大洋两元,连夹玉版笺奉赠。……立愿以一万副为限。收得之款,归入中华书局储蓄部,请李平书、俞仲还、陆费伯鸿三先生保管。除提付还纸价及日后广告费外,唐驼即穷饿欲死,亦誓不动用分文。卖满五千副,即可开始建筑。今承书纸联合会、书业商会诸先生,首先赞成,愿为竭力招致。唐驼因此感奋,即定于乙丑年四月初一日先就同业中为起点,试卖有效,再行登报宣布,广为招徕。惟拙书润格中所列款目不少,除此三项对联外,仍旧照例收润。因唐驼个人生计,不能不兼顾也。

唐驼为建造孝子祠校减润写联之举,一如启事后“编者识”语所述:“不但能够表扬孝道,维系人心,并且能使后代的儿童享受教育,极为有益”。似此孝举,自然会得到时贤的赞许和推崇。蔡元培先生欣然为之作《唐孝子祠校赞》,其中有句:“诵芬述德,展墓建祠。非祠而已,庠序在兹。广锡尔类,成人有基。”又有印光法师为撰《唐孝子祠校发隐》,称其“初则服劳奉养以安其亲,次则立身行道以荣其亲。既能孝矣,必能笃修弟忠信礼义廉耻等,则为人之道得,为尧舜为仁之道亦得,而赞天地之化育,继圣贤之志事之道,亦可以随分而得。驼之意盖如此,以故不辞辛苦,鬻字以办,诚可谓敦本重伦,尚德慕义之士,驼其贤乎哉!”

为建祠校,唐驼还专程赴南通请张謇作记。张謇为其“强仁之心,坚贫之气”所感,即为撰就四百余字(《张謇全集》见录全文,南通黄为人先生藏有原迹拓本),事见《张謇日记》1926年1月19日、21日载:“为唐子权写其族曾祖《孝子祠校记》”;“写《祠校记》成。饮唐、李及张子密”。唐驼感甚,即镌予碑。碑高五尺,宽二尺六寸。这张广告纸的中心位置,所印即此《唐孝子词校记》碑文拓片。

张謇为唐驼写完此记后的第二天更“与唐子权至东奥山庄,说种兰”,又引发了一段佳话。按,唐驼对兰花培植选育,造诣颇深,甚有心得,曾为整理兰谱,校订出版《兰蕙小史》三卷行世。陈吉龙《书坛奇才唐驼事略》一文称“得知张謇亦爱兰甚,唐驼便许以来年亲自赴张的花圃手植。”不意张謇翌年辞世,唐感伤不已,特赴张謇先生墓地遍植兰花,以不负故人,克效延陵季子挂剑。后来,他还多次寄兰蕙于南通,以备啬公墓补种。

事实上,唐驼减润建祠校之举并未引起轰动效应,尤其是开始两年,进展并不很快。为了加快速度,唐驼想出各种“促销”手段。本文述及的这张老广告,应该就是其手段之一。唐驼犹出一奇招,即用飞机散发广告,事见虞新华主编《武进掌故》:“当时上海各大报纷纷传出消息,报某日上海空中将出现奇观。是日,万人伫立街头仰望,蓝天白云,银鹰盘旋,忽然天空中撒出无数五彩缤纷的小降落伞,人们纷纷争相抢阅,拆开一看,原来是唐驼的卖字广告。”

经过不懈努力,此举渐见功成。1928年第9期《骆驼画报》刊登了署名“亦驼”的文章《唐孝子祠落成有日》(文中所及“无锡”或为“武进”之误),观其内容,亦属告启一类,称减润接近尾声,欲购从速:

惟尚有一言为诸君告者,欲则得驼之便宜货者,宜乘此时,明年起,当不能再叨减润之惠。盖孝子祠落成,驼即欲减润,而为其声望计,事实上亦有所不能矣。

唐孝子祠(后名“暂园”)终于1930年1月建成。祠前立一石坊高二丈二尺,上题“清道光十九年,礼部题请奉旨钦孝入祀建坊,中华民国十八年十二月十五日。曾侄孙唐驼卖字造成。”而当时祠校尚未建成。《香书轩秘藏名人书翰》载唐驼致宜之(或为李仪祉)函称“弟自十九年(1930年)病作后,年必一病,老态日增,先孝子祠校事尚是功亏一篑,必待时局安定,方可多写成功耳。”函中“年必一病”,自1930年起,则作函时间至少已是1932年。关于祠校(后名“安邦小学”)建成时间,坊间多作1932年,必不能也。稍事考证,即可知实为1934年8月22日。此说据《申报》1934年8月24日第12版:“武邑西门锁桥湾唐孝子祠图书馆及安邦小学于二十二日举行落成及开学典礼,并请中委吴稚晖先生莅常演说”。

后来暂园和安邦小学建筑大部分毁于日寇侵华战争,劫后唯一幸存的是安邦小学一幢教学旧楼,位于常州市新市路。硬山式砖木结构,由青砖砌筑,主体建筑二层,面宽5间,平面呈凸字形(北向凸出部分为楼梯间),南面大门前筑石阶,并盖有凉亭式顶。建筑面积约320平方米。

拉杂述其本事至此,可知《老广告收藏》原书作者所谓“1926年唐孝子祠校落成时印行的碑文广告”一说欠妥。楹联中年款“民国十五年三月”当为张謇题写时间。是在这个时间,张謇应唐驼所请,为唐孝子此校落成而准备的楹联。同时书写的匾额“以孝教孝”,则是张謇对唐驼建祠兴校之举的褒奖。《张謇日记》1926年4月25日(农历三月十四)载“唐驮来,试教园丁种兰。”疑唐驼此行就是为求联、匾而来,如此,张謇款中的“三月”即当为农历。从这张老广告纸看来,当时楹联和匾额尚未刻制悬挂,而《唐孝子祠校记》的碑刻已经完成,所以应该是其减润书联期间的宣传广告。值得注意的是,此联匾题写后三个多月,张謇即因病去世,因此很有可能是张謇存世联匾墨迹中的“绝笔”之作。

(作者系海门市张謇研究会会员、海门市历史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