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市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张謇对近代上海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周至硕

31
作者:周至硕来源:海门市张謇研究会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org

编者按:在2015年11月2日至3日举行的第六届张謇国际学术研讨会上,海门市张謇研究会副会长周至硕、理事徐慎庠和黄志良分别交流了学术论文,现将他们的文章和学术委员会主任沈振元的论文摘要刊登于后,以飨读者。


张謇对近代上海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

周至硕

   

一个世纪以前,上海属于江苏省的沪海道。道是行政区域的名称,在清代和民国初年,省以下设道。沪海道下辖后来属于上海市的上海、松江、南汇、青浦、奉贤、金山、川沙、嘉定、宝山、崇明诸县,以及当时的江苏省海门县(民国三年——民国十六年)。上海与张謇的家乡海门一衣带水,因此,张謇当年兴办的实业、教育事业以及从事的政治活动与上海有千 丝万缕的联系,并对上海的发展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中国财经人物史研究学者吴晓波称,清末民初,张謇是“上海滩上的七张面孔”之一,这七张面孔是张謇和当时上海工商界的盛宣怀、郑观应、虞洽卿、宋子文、陈光甫、荣氏兄弟等七个大亨。张謇经营的大生集团,是当时中国最大的民营资本集团,他在上海滩上留下了不少大手笔。

开辟沪通水上航道

中日甲午战争后,《马关条约》的签订,使张謇感到“和约十款,几罄中国之膏血,国体之得失无论矣”【1】,于是他毅然弃官经商,走实业救国、教育救国的道路。张謇创办的第一个企业是大生纱厂,在经历了千难万险之后的光绪二十五年(1899),大生纱厂于通州唐闸开机出纱,并且产销两旺。之后,张謇的各项救亡图存事业全面铺开。

光绪二十六年(1900),大生纱厂为了把上海的机械物资运到厂里,向上海广生公司包租“济安”轮往来于沪通之间。后来,因扩大生产需要,张謇申请自办长江轮船航运业务,光绪二十七年(1901),由沪通两地集股,创办大生轮船公司,原包租的“济安”小轮更名为“大生”,行驶在通州、海门、上海之间,开辟通沪航班,张謇任经理。

不过,通沪航班开通后,轮船到了通州,仍然停泊在江心,旅客与货物靠木船转运上岸,不仅效率低,而且不安全,于是张謇决定在通州、上海建筑码头,成立轮步公司,开辟沪通水上航道。

张謇先在通州建筑天生港码头,成立天生港轮步公司,然后于光绪三十年(1904),向商部、抚院递交了《请设上海大达轮步公司公呈》,申请建造十六铺码头,呈文曰:“窃绅前开办通州大达轮步公司,于光绪三十年六月咨呈声明,俟上海轮步相有定处,再将坐落一并续报,仰蒙南洋商宪魏批准照复,并扎饬江海关袁道遵照在案。伏查上海滨临黄浦一带,北自外虹口起,南抵十六铺止,沿滩地方,堪以建步停船处,除招商局各码头外,其余尽为东西洋商捷足先得,华商识见短浅,势力薄弱,不早自占地步,迄今虽欲插脚而无从。每见汽船、帆船往来如织,而本国徽帜反寥落可数,用为愤叹。惟念自十六铺起至大关止,沿滩一带,岸阔水深,形势便利,地在租界以外,尚为我完全主权所在。屡间洋商多方觊觎,意在购地建步,幸其间殷实绅商产业居其多数,未为所动。值此日俄战事未定、外人观望之际,若不急起直追,我先自办,将来终为他属所有。因此推广租界,借端要索,利权坐失,后患何穷!”【2】

张謇在《请设上海大达步公司公呈》中,明确揭示东西洋商觊觎上海黄浦一带港口、码头的野心,郑重指出 国家主权和利益将全面遭受侵害的危机,力陈请设上海大达轮步公司的重大意义。可见张謇在通州、上海兴办轮步公司,从捍卫国家主权出发,以民族利益为目的。

在得到商部、江苏抚院、江淮抚院察核后,张謇与浙江商人李厚佑联合筹建上海大达轮步公司,先购定十六铺至老太平码头之间的地基,建筑船步,并造栈房。然后,招集华商股本一百万两,分作一万股,每股一百两。用张謇的话说,这是“以商界保国界,以商权张国权”【3】,十六铺码头和上海大达轮步公司成立后,有张謇任经理,李厚佑任副经理,继而购进数十艘江轮投入行营。如“大新”轮行驶于通沪之间,“大生”轮行驶于上海与海门之间。还有“大和”“大德”“大安”等轮向上海到通州的航线上游延伸。

而在天生港与上海大达轮步公司成立之前的光绪二十九年(1903),张謇与沙元炳在长江以北,已经创办了大达内河轮船公司(初称通州大达小轮公司),开辟的内河航线有南通至镇江、吕四、海安、扬州等10条,公司拥有小轮20艘、拖船15艘。

通州和上海的大达轮步航运公司成立后,与大达内河航运相互衔接,相互依傍,形成了上海与江北腹地交通运输的大动脉,从此结束了长江下游靠沙船顶风冒险往返长江南北的历史。大达轮步公司在整个二十世纪的一百年里,对长三角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更有意义的是有力地打破了帝国主义列强对中国航运主权的垄断。

《上海地方志》记载:“第一家民营轮船公司,即大达轮步公司。1905年张謇创办,经营上海至泰州、扬州、盐城之间的航线。”【4】

张謇开辟沪通水上航线,创办沪通轮步公司,是国人在上海兴办长江航运事业的破冰之旅。

创立海洋捕捞基业

20世纪初,中国海权遭到帝国主义列强的肆意践踏,张謇在《代某给谏条陈理财疏》中陈述:“顷闻胶州湾德商在上海招集中国渔业公司;其全数一百七十万,出售一半开办。其法用电灯系网下沉海底,仍系表于网,以测鱼来多少,为起网之节。用渔轮六艘、运船一艘,共七艘。先集洋股,洋股不足,许华商附入。夫德人所租指定胶洲湾,胶州湾外非所应预。今张而大之曰‘中国渔业公司’,侵我国之海权,夺我民之渔利,上下受损,名实俱亏。”【5】面对这一情况,张謇忧虑不已,大声疾呼维护领海主权,发展海洋渔业。光绪三十年(1904)张謇向清廷建言,凡沿海地方,各宜自设渔业公司,由督抚就各省绅商慎举相宜之人,集股试办公司。事成,禀本省派游弋兵轮,每季周巡一二次,以资保护。可是,张謇在各省设立渔业公司的建议没有得到广泛响应,于是他呼吁南洋大臣魏光焘:“江浙闽粤四省皆属南洋,先立总公司,则目前有一气团结之先声。各省有斟酌施行之余地。”【6】在清代,中国沿海七省,江苏以南四省称南洋,而山东以北三省谓北洋,张謇主张先在吴淞成立南洋渔业总公司,然后在南洋四省自主公司。

为了捍卫国家主权,推进渔业发展,1905年,张謇《为创建渔业公司事咨呈商部》云:“海权渔界相为表里,海权在国,渔界在民。不明渔界,不足定海权,不伸海权,不足保渔界,互相维系,各国皆然。中国向无渔政,形势涣散,洋面渔船所到地段,或散见于《海国图志》等书,已不及英国海军官图册记载之详。至于海权之说,士大夫多不能究言其故。际此海禁大开,五州交会,各国日以扩张海权为事。若不及早自图,必致渔界因含忍而被侵,海权因退让而日蹙。滨海数十里外,即为公共洋面,一旦有事,人得纵横自如,我转堂奥自囿,利害相形,关系极大。管见所及,迫不得已。是以上年陈大部,请设江浙渔业公司。购买德船先行试办以为之倡……请奏设七省渔业总公司,于南北适中吴淞口外,请奏派专办七省渔业公司总理。”【7】并力主“就吴淞总公司附近建立水产、商船两学校。”【8】

为了伸海权,保渔界,张謇前后十余次上书商部及南洋大臣,分析国际形势、比较利害得失、列陈创建办法、预算资本投入、推荐合适人选,建言创立渔业公司、派遣盐运使和渔业公司总理。

在张謇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光绪三十一年(1905)四月,清政府令准张謇的陈条,在上海吴淞口开办了江浙渔业股份有限公司,从青岛德商处购进“万格罗”号拖网渔轮,更名为“福海”轮。从此,吴淞有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采用机器捕捞的海洋渔业公司。

《上海渔业志》第十二篇记载:“张謇办渔业公司的宗旨是把当地的渔民和渔商团结起来,改良他们的渔具和渔法,把旧渔船组织起来,予以保护,以保全中国海权,张謇创办的江浙渔业公司,是中国第一个拥有新式渔轮的渔业公司,‘福海’号是中国第一艘引进的新式渔轮。”“张謇于民国2年(1913)9月——民国4年8月任袁世凯政府农商总长期间,制定并颁布了《公海渔业奖励条例》《公海渔轮检查规划》《渔轮护洋缉盗奖励条例》及施行细则等渔政法规,这是中国近代海洋渔业渔政的开端。”【9】

江浙渔业公司创办的意义,大而言之,在于“伸海权,保渔界”,开创了上海海洋捕捞的基业,保护了渔民的安全和利益,小而言之,丰富了上海居民的“菜篮子”。

共襄大学教育时代

中国的大学教育起始较晚,十九世纪末,张謇曾受老师翁同龢之托,拟定《京师大学堂办法》,京师大学堂是今天北京大学的前身,是中国大学教育的开端。但在二十世纪初,中国的大学教育事业十分艰难,1920年12月25日《申报》刊登了张謇《国立东南大学缘起》一文,文中如此总结:“盖今后之时代,一大学教育发达之时代也。吾国初设学校,囿于古者家塾党庠州序乡校国学之阶级,仅仅置一北京大学。若北洋大学,若山西大学,则以特别之关系而立。而东南则阗然无一大学。民国初建,东南人士所兴学校往往号称大学,未几而停辍者相望。近年教育部议设五大学,南京居其一,已草预算矣,迄未见诸实行。故自天津、太原,以南都官私立学校计之,舍今日甫经议立之厦门大学、南通大学外,仍无一大学,有则外人所设立者也。”【10】

光绪三十年(1905),张謇应任江苏教育会会长,为了推动大学教育事业的发展,培养专业人才,他奔波于海门、上海、南京之间,在上海筹备创办吴淞水产学校、吴淞商船学校和中国公学,参与创办上海复旦大学、上海商科大学等多所大学。

光绪三十一年(1905),张謇上书商部,在吴淞江浙渔业总公司附近“建立水产、商船两学校”。张謇在呈文中阐述建立两校的原因:德、美、英、日本都有相关学校或机构,而“中国自福建船政头二班学生以后,未闻有继起之材,江海商船悉委权于以异族……若设商船学校,即选渔业各小学毕业学生,聪明而体弱者令学水产,其强壮者令学驾驶。学成之后,即以渔轮为练习。商船与兵船驾法略同,则渔业与海军影响尤切。中国前途计无亟于此者。”【11】张謇力主创办商船学校的根本目的在于改变“江海商船悉委权于异族”的屈辱局面,建立培养江海驾驶人才的学校,以之伸张国家主权。

通过多年努力,张謇创办商船学校的计划到了宣统三年(1911)才得以实现。《吴淞商船专科学校史稿》记载:宣统元年(1909),邮传部上海高等实业学堂增设船政科,宣统三年(1911)船政科分出,成立邮传部高等商船学堂,临时在徐家汇租用民房办学。新校舍同时筹建,位置在上海吴淞口渔业公司临江空地,由国民政府交通部直辖,改名吴淞商船学校。《大连海运学院校史》则记曰:“光绪三十一年(1905)张謇筹集部分经费,在上海吴淞炮台湾购置地皮,着手筹建商船学校。此事因种种原因未竟,但他不久即将所筹费及炮台湾购地皮捐给邮传部上海高等实业学堂,为该校筹建商船学校之用”【12】

吴淞商船学校建成后,张謇聘请萨镇冰为吴淞商船学校校长。吴淞商船学校素有“中国航海家摇篮”的美称,虽然创办过程几经沧桑,但造就了一批优秀的航海人才,在千余名的毕业生中,大都卓有建树。这所学校是今天上海海事大学和大连海事大学的前身。

张謇主张创办的吴淞水产学校,历经周折,到宣统三年(1911),由江苏省临时议会议决:“设立水产学校亟应派员筹办开学事宜,开列经费一万九千六百八十元,临时费三万元……”【13】其时,张謇任中央教育会会长,江苏省立水产学校于1912年在老西门江苏省教育会三楼开学,1913年全校迁到吴淞,改称吴淞水产专科学校。该学校是现在上海海洋大学的前身。

上海海洋大学1904-2011年大事记开头记曰:清光绪三十年(1904)4月,清廷批准在籍翰林院修撰张謇通过商部附奏的《条陈渔业公司办法》载“条陈设立江浙渔业公司,复条陈商部复咨南洋大臣,就吴淞江浙渔业公司隙地与空闲官房,拨作学校校舍,设立水产学校及商船学校各一所。”【14】民国元年(1912)记曰:……吴淞校址早有张謇规划安妥,面积总共4.4公顷……【15】

张謇还是中国公学的主要创办人。光绪三十一年(1905),日本文部省公布《取缔清国留学生规则》,东京8000余名中国留学生罢课抗议,3000余名留日学生退学回国。回国的留日学生募集经费,在上海北四川路横浜桥租民房为校舍,筹办中国公学。张謇发起联合各地绅民,筹集资金,宣统元年(1909),在吴淞炮台湾为中国公学落成新校舍。不久辛亥革命爆发,学校停办。中华民国建立后,张謇为首的中国公学董事会,多次上书民国政府,要求继办中国公学。民国元年初,张謇在《为拨款继续办学呈大总统文》中写道:“窃维中国公学创自前清光绪三十二年,实因日本取缔风潮,学生回国,各省绅民奔走联合,愤激而设此校。其宗旨纯属民办,即以董事会组织保管。数年以来,筹集开办经费已及百数十万金。而常年费则取给于各省公摊,约二万余两,历有案卷可稽。上年新校舍落成,适值民国起义之际,校内师徒多半从军,校舍亦为吴淞民军所借驻,各省公摊之款更皆无着。公学停办职此之由。今者南北统一,民国成立,凡属学校均宜及时起学以兴教育……謇等谨合词公恳大总统俯念公学系属民立,饬令前清上海道刘燕翼将源丰润等抵押之房屋、股票字据发交公学存充经费,以资持久,而免旷废。”【16】民国大总统孙中山批示:“呈悉,所请以源丰润等户抵押之房产、股票字据发交中国公学存充经费,事属可行, 闻此项票据,由刘燕翼交上海领袖领事署存贮,候令通商交涉使清查提还,即行指拨。”【17】1912年4月27日,张謇又呈文财政部长熊希龄:“兹中国公学改办政、法、商各科并续办工科,需费甚巨,接济维艰,所在源丰润抵押之款应请贵部核准,将全数拨归中国公学,以便开办各科。”【18】

1912年6月,张謇等中国公学董事《呈财政部派员领收押产文》:“现在公学久经开学,下学期创办大学预科,规模渐宏,需费尤巨。不得已,请中国公学校长谭君心休趋谒钧部,领收此项押产……”【19】

然而,中国公学这份校产回归历程十分艰难,1912年9月10日,中国公学张謇、黄兴、蔡元培、熊希龄、胡瑛、王正廷、于右任等16位董事联名上书大总统暨教育总长、财政总长,要求把办校资金“发交公学,存充经费,实为公便【20】

不料,此份校产的字据被继任苏松太道的刘燕翼存贮在比利时领事署,张謇又于1912年9月10日,撰写《董事会呈外交部文》:“仰恳大部念办学艰难,另行专员与比领事磋商提还发交中国公学,实为公便。”【21】

综上所述,这项提取清末筹集的中国公学办学资金事宜,象皮球一般被众多官府、官员踢来踢去,一时不得专款专用,张謇一腔碧血丹心,一路穷追不舍,最后艰难回归。由此可见张謇为创办中国公学付出的艰辛!

中国公学为20世纪的中国培养了一大批杰出人才,胡适、冯友兰、吴晗、何其芳、韩念龙等都由其出。

胡适1906 至1919年,在中国公学读书,毕业后赴美留学,学成之后在北京大学任教。1928年春至1930年初到母校任校长,尽管时间不长,但建立了良好的校风,他评价中国公学说:“中国公学我不敢说它好,但我可以说它奇特。为什么呢?思想自由,教职员同心协力,有向上精神,没有腐化的趋势,就凭这一点,在全中国是找不到的。”【22】那时的文化名人梁实秋、罗基隆、朱自清、沈从文等均在中国公学任教。沈从文在其自传中写道:“中国公学是第一个用普通话授课的学校”“学校里全国各地的差不多全有”【23】,可见学校影响之巨大。

张謇还是复旦大学前身复旦公学的二十八校董事之一。光绪二十九年(1903),马良(字相伯)在上海创办震旦公学。二年后,震旦公学因外籍传教士南从周篡夺校政,引发学生风潮,许多学生脱离震旦公学,拥戴马相伯在吴淞创办复旦公学,马相伯邀请热心教育事业的张謇、严复、熊希龄等28人为校董,筹集复旦建校资金,两江总督周馥拨银一万两,并借用吴淞衙门为临时校舍。当年秋天,民办官助的复旦公学正式开学。张謇和同时代的仁人志士携手开创了复旦大学的历史。

1921年,上海商科大学在上海成立,该校的前身是东南大学商科,而张謇则是东南大学主要创始人。1920年,张謇、蔡元培、江谦、黄炎培等人发起创立国立东南大学。张謇在《国立东南大学缘起》一文中列陈创立东南大学的十大有利条件,接着向中央政府建议:“准此十利,张謇等拟就南京高师地址及劝业会场,建设东南大学,而以南高诸专修科并入其中。”【24】东南大学根据张謇等人的提议规划,建立在江宁劝业博览会会址及高师地址。高师就是张謇等人创办于南京的两江师范学堂。第二年,东南大学的商科专业迁至上海,组建上海商科大学。解放后,该校更名为上海财经学院。

另外,上海东华大学虽然建立于1952年,但是该校是由南通大学纺织科和私立上海纺织工学院等7所学校合并而成的。南通大学纺织科的前身是南通纺织专门学校,是张謇1912年创办的国内最早的纺织专门学校。由此可见,上海东华大学也融汇了张謇纺织高等教育的开山之作。

今天的上海有多座大学城,正如张謇百年以前预言,“今后之时代,一大学教育发达之时代也。”而在百年以前的大学教育起始年代,上海的大学城只有一座,在吴淞。二十世纪初叶,上海最早的高等学府很多集中在吴淞镇与炮台湾之间,其中知名的大学有:中国公学、复旦公学、同济医工大学、吴淞商船专科学校、吴淞水产专科学校、国立上海医学院、国立政治大学等。有目共睹,这座近代大学城的形成,倾注了张謇太多的心血。

教育家蔡元培说“大学者,囊括大典,网罗众家之学府也”【25】“大学者,研究高深学问者也。”【26】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大学教育规模和水平,反映了这个国家、这个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实力与高度。

张謇与同时代的精英们开创的上海大学教育事业,为上海的腾飞注入了无比强劲的动力。

谋画吴淞开埠宏图

在中国近代历史上,旧上海有“十里洋场”之名,似乎是上海繁荣的代名词,其实是旧上海充满屈辱的符号。1922年张謇奉总统徐世昌特命,出任上海吴淞商埠督办,规划吴淞商埠建设。上任之初,张謇发表《吴淞商埠督办就职宣言》,张謇认为,“淞埠地位之重,中外责望之殷。开埠云云,需费浩繁,岂仅成一行政机关所可济事?国家财政支绌至此,除行政费及无关营业之公共建设费,不得不由官筹款外,其他唯劝商投资,而官为规画。至进行程序,先求测绘之详,次求规画之当,再具计划书,商告国人,广求教益。”【27】张謇上任之初承诺,用两年时间实地考察、走访、调查、测绘,完成一份详实的规划。1923年元旦,《申报》发表了《吴淞开埠计画概略》。

规划中的吴淞商埠四百三十方里,街道定为长方形,南北长而东西短,分为六个区域,每个区域有一中心,各中心之间有斜路互联。路分三种,各中心互联的斜路及电车路宽十丈; 市区、工区路宽六七丈; 住宅区路宽四五丈。全区全部干道四百四十余华里,支路六百二十余里,拟以三四年建设。

规划中的码头,淞口谈家浜向西至剪淞桥为海轮码头,剪淞桥以西为江轮码头,附近设仓储。

规划中的内河航运,开浚吴淞江故道蕴藻浜及其上游顾冈泾,然后开通与太湖的水上航运线路。铁路运输方面,以张华浜为总站,建筑环绕整个吴淞商埠的铁路,与工厂运输,码头起卸衔接。电车与铁路同向,环绕各区中心,并与租界平凉路、北四川路电车尽头衔接。

公共事业位于于各区中心,如市政、司法、警察、消防、税务等机关。学校、医院、图书馆等设于住宅区僻静之处。公园、菜市设于斜直两路交叉之地。电厂、自来水厂都于相宜之处而设。

另外,张謇在吴淞商埠还规划设计模范市街,意在“创造一市,为全埠模范。”【28】

张謇拟就的《吴淞开埠计画概略》,还具体介绍了如此规划商埠的原因。

吴淞商埠的规划,张謇根据建设南通模范县的实践经验,还参考了英国伦敦、法国巴黎、德国亨堡、美国华盛顿等国外城市规划的成功经验,因此,吴淞这个商业城市的规划起点很高,倾注了张謇整整两年的心血,尽情演绎了他振兴国家和民族的抱负与情怀。他说:“沿铺马路内外的商场、轮埠同时并举,合计东西南北周围二三十里,以与英法美之租界比较大小,不相上下,且扼淞口之咽喉,出入商业操吾华人之手。成为东方绝大市场,挽回主权,在此一举。”【29】

张謇的吴淞商埠规划规模宏大、步骤严密,上报中央政府后,希望尽快建设,他认为“淞埠有特殊关系,设施为世界观瞻,不俟人求,我先自办,是上策;求而后办为中策; 终不自办,拱手让人,乃下策前至无策。”【30】

然而,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正是我国民族危机日益深重、江浙军阀战争不绝时期,张謇精心设计的吴淞开埠规划没有马上付之实施,但是,这个规划唤醒了国人对吴淞主权的高度重视,是以后吴淞规划建设的基础和发端。

两院院士、中国著名建筑学家、城乡规划学家、人居环境科学创建者吴良镛先生,在画传《张謇》的序言中说:张謇晚年城市规划思想更趋成熟。在逝世前三年(1923),他曾在《申报》上发表《吴淞开埠计划概略》一文。是他主持埠局二年后对工作的回顾与前瞻。他以犀利的眼光看到吴淞开埠的区位优势,明确无论选址、筑港与沪淞关系等均需有“全盘计划”,并论述“入手方针”,需要“循序以近”,测绘地图、规划道路;拟定“分区建设”制度,明确区域之计划需要兼顾新城建设与旧城保护;同时对道路之开辟、土地之利用、建筑之布局,以至建设这经营等,均做了较深入的思考,论述颇为翔实具体,并且还要“当另具计划书,商告国人,广求教益。”他在20世纪初叶的这些理念,即与今日之“公众参与”、“沟通式规划”等主张颇有近似。因此,可以认为这是在南通建设实践的基础上,对规划思想的理论总结。而这一规划方案尽管未能实现,在中国以至世界城市规划思想史上,亦应视为闪闪发光之文献。

那么,当今社会是怎样评价张謇的吴淞开埠建设规划的呢?

位于上海淞兴路同泰路,有个吴淞开埠纪念广场,广场上,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政府设立了一个开埠广场纪念碑,纪念铭文简述了吴淞开埠的历程。纪念铭文曰:“……清末光绪年间,两江总督刘坤一奏准自主开埠,以绝列强觊觎之念。二十世纪初叶,南通钜子张謇再行开埠,以明华夏勤谨之心。于是机械、纺织,初露端倪。铁工、电力,渐透声光。学堂星罗而棋布,巨轮横海而溯江。鹏程发轫,格局甫成……”

除此而外,张謇在上海还创办了多家其他企业机构,早在筹建大生纱厂时,张謇在上海设立上海公所,后改名大生上海事务所,是大生企业在上海政界、商界、新闻界交往联络的中心。

上海大储堆栈股份有限公司,是张謇为配合长江内河航运于1918年创办的物流公司。

1920年,南通成立绣织局,从事绣品生产和出口贸易,张謇在上海九江路设立南通绣品公司,作为南通绣织局的中转站。

张謇还在上海开办大生新通贸易股份有限公司、中华国民制糖有限公司公司、中国图书公司、中国影片制造有限公司、江苏铁路公司、南通房地产公司等多家企业。

1920年,大生集团的淮海实业银行在南通成立,同时在上海设立了分理行。张謇还曾任交通银行经理、中国银行股东联合会会长等职。

张謇是清末民初著名的政治活动家,为了推动立宪运动,光绪三十二年(1906),预备立宪公会在上海成立,张謇先后任副会长、会长。光绪三十四年(1908),江苏咨议局成立,这是全国第一个咨议局,张謇被推荐为议长。从此上海成为中国立宪运动的风向标、大本营,标志江浙资产阶级由此崛起,民族工商业在上海打开了崭新的局面。

筚路蓝缕,济时拯世,张謇在上海发展历史上,留下了一抹浓墨重彩。


(作者单位:海门市张謇研究会)


参考文选:

【1】李明勋,尤世玮:《张謇全集》第389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

【2】【3】【5】【6】【7】【8】【11】【16】【19】【20】【21】【30】李明勋,尤世玮:《张謇全集》第72-73、73、63、58、101-102、105、106、242、243-244、244、654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

【4】《上海地方志》。

【9】《上海渔业志》。

【12】《大连海运学院校史》。

【13】【14】【15】《上海海事大学大事记》。

【22】智效民:《八位大学校长》,长江文艺出版社。

【23】《沈从文自传》,江苏文艺出版社,1995。

【25】蔡元培:《<北京大学月刊>发刊词》,1915年。

【26】蔡元培:《北大就职演讲》,1917年。

【16】【17】【18】《中国公论》第1卷,第9期,1912年。

【10】【24】【27】【28】李明勋,尤世玮:《张謇全集》第465、467、532、532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

【29】张绪武主编画册《张謇》第2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