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市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张謇与他的两位石台籍老师/吴熙祥

49
作者:吴熙祥来源:海门市张謇研究会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org

张謇与他的两位石台籍老师

吴熙祥

学富五车的清末状元、著名实业家、教育家张謇一生拜过不少师,他们中有两位是石台籍人,一位是陈艾(字虎臣),另一位叫杨德亨(字仲乾)。多年之后,当媒人说给介绍的儿媳姓陈,安徽石台人时,张謇内心深处肯定有过某种激流在涌动。当他得知,陈艾是他未来儿媳爷爷的族长和师爷,杨德亨是他亲家弟媳妇的长辈时,惊愕的神情无以言表。

同治七年(1868),15岁的张謇被迫改名张育才,冒籍参加科举考试成为一名秀才,未曾想落入陷阱,遭到要挟,被人连续索要钱物,最后惹上一场风波。官司一连打了几年,幸亏碰上通州知州、安徽桐城人孙云锦为贫弱书生张謇平反了冒籍案。

同治十二年(1873)五月,由礼部批准,张謇得以改籍归宗,结束了这场无妄之灾。官司虽赢,却令张謇十分狼狈,家道也为此困顿,久下千两银子外债。更为不幸的是,这一年,张謇乡试未能考中。调任江宁发审局的孙云锦知悉张謇家庭困难无力继续供其读书,遂邀请他次年到发审局任文牍。除含有经济上资助成分外,兼与其二子孙东甫、孙亚甫一起学习备考。

同治十三年二月,张謇到发审局上班的第一天,就接到孙云锦交办的任务,作陈艾母亲百岁祝联。

陈艾是华东一带理学名儒,受封疆大吏曾国藩之命,在行营创办并主持采访忠义局。是曾国藩幕府、李鸿章幕府的核心成员。在湘军围攻金陵因“饷项太绌,恐金陵兵哗,兵败垂成”之际,曾国藩特委陈艾赴沪向已拜江苏巡抚的李鸿章提饷。同治三年六月,湘军攻陷金陵。陈艾已荐擢至道衔知府。曾国藩“滋欲试之事,将以江宁府具荐”,陈艾极力辞让。同治四年(1865)四月,李鸿章署两江总督,又议举荐他为扬州知府,他又辞让。次年十一月,朝廷命曾国藩回两江总督任,曾国藩延请他任凤池书院山长,他以母亲年老为由仍不就。曾国藩乃感叹道:“斯人也,属之不能,宾之不可,其终为吾老友矣乎!”

张謇对陈艾极为崇拜,他兴奋地问孙云锦:“大人说的陈虎臣,可是当年曾文正公感叹的天下第一怪人?”

孙云锦笑道:“正是!”

很快,张謇作好了祝联,交给孙云锦。心里想,要是能结识像陈艾这样有才华的人,该有多好哇。殊不知,孙云锦正是用这一妙计,帮张謇敲开了通向陈艾等人的大门。

这年四月四日(5月19日),张謇刚将孙云锦交办的禀文稿写好,就听到门外有人在喊自己,原来是陈艾、杨德亨诸前辈招呼前往。这对于一介书生是给足了面子。张謇高兴的一路小跑而至。见毕,张謇又单独谒见了陈艾,陈艾将张謇留下宴饮。陈艾说:“孙云锦极力推介引见你,开始我还不是特别相信,看到你给老母写的祝联,信了。”

张謇一听,才想起自己到江宁公干的第一天早上,孙云锦令写祝联的用意了。顿时,心生一种特别地感激之情。

杨德亨,恩贡生,是曾国藩同科进士杨朴庵的族弟,同治二年进入曾国藩幕府,曾任两江采访忠义局委员。曾国藩曾赠其楹联云:“轩冕久轻,少怀大志;皋比勇彻,老愈虚心。”并赠其匾额一块“芦山并寿”。

在张謇日记中,多处记载了他和两位石台籍老师的交往。

同治十三年四月,“四日,陈虎臣、淞渔昆仲、洪琴西、杨仲乾诸前辈招往,因而谒见虎(臣)先生,留饮。”“十一日,看杨仲乾先生上曾帅书。”“十二日,海师(孙云锦,字海岑)嘱偕陈丈、小晋昆季访杨仲翁,遇诸途,返,谈理学,历三时以外。……是日,与杨(仲乾)先生谈,心地甚清。”“十五日,海师命偕陈丈访杨仲乾先生,旋偕登北极阁,天风振衣,飘然有凌云之想。” 五月,“八日,茶过,行,至高升谒杨仲翁先生,小坐。” 八月,“七日,往诣惜阴书院及杨仲乾先生处。托陈虎臣先生写字。”“十一日,偕陈丈、小晋往杨仲乾先生处,留晚饭,始返。” 光绪元年三月,“九日,小湖师、仲乾前辈来。” 四月,“二十一日,吴军门、张廉卿、杨仲乾先生来,为海公招饮也。”

在张謇《啬翁自订年谱》中,还有这样的记载:“四月朔,复投课,取亦第一,始诣韩谢。从李先生闻治经读史为诗文之法。孙先生介见泾县洪琴西先生汝奎,石台杨仲乾先生德亨。”

光绪二年(1876)闰五月,23岁的张謇投奔庆军统领吴长庆幕府,离开南京,从此,与石台籍两位老师天各一方。可正是这段无心插柳,让张謇对安徽石台县和石台人印象深刻,从而,成就了一桩旷世奇缘。

(作者单位:安徽池州市审计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