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张謇博物馆建筑观及其实践/凌振荣

136
作者:凌振荣来源:海门市张謇研究会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org

张謇博物馆建筑观及其实践

凌振荣

 

张謇是中国博物馆事业的开拓者,他在博物馆建筑方面有卓越建树,做出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他既有博物馆建筑理论,又有博物馆建筑实践,他创办的中国最早的博物馆——南通博物苑,是其博物馆建筑思想与实践相结合的产物。研究张謇的博物馆建筑思想及其实践,建设符合博物馆功能需求的、具有地方特色的博物馆建筑,对中国博物馆建设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一、融洽协调的选址观

在博物馆建筑的诸多问题中,首先要研究和确定的是建筑选址。张謇是中国最早的博物馆的创办者,他对博物馆选址重要性有明确的认识,对选址有独到见解。他重视选址工作,亲自选定南通博物苑的地址,全面进行规划建设,在实践中为人们做出了示范。张謇融洽协调的选址观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博物馆与周围环境

张謇对博物馆选址重要性有深刻认识,他说,博物馆“所最注重者则择地”,[1]“为事固宜择地,为地亦宜兴事”[2] 。如何搞好博物馆的选址?他认为,“则营造之制宜闳博,垲爽无论矣”,“其地便于交通便于开拓者为宜” [1]。南通地处长江入海口,为冲击平原,博物苑“海拔平均为5米以上。张謇还在规划建筑的地方,将房屋四周的地基加高,然后在地基上又将屋基加高,使建筑高于地面80—100厘米。” [3]苑北侧为现代化的马路,博物苑位于马路的东端,交通便利。张謇创办的专题博物馆——赵绘沈绣之楼[4]  ,在南通城山路南端的西侧,交通亦便。这种客观环境,为发挥博物馆的功能提供了有利条件。

张謇的博物馆选址理论,与当今博物馆学的选址要求:“地势高爽、交通方便、环境幽静和空气清新”[5]基本是一致的。但张謇没有将“环境幽静和空气清新”列为选址条件,这是因为他对南通的城市规划有主动权,张謇在规划建设南通近代城市时,已在城市布局中解决了这个问题。张謇当时把工厂规划建设在南通城西北6公里的唐家闸,后来在那里形成了工业区。南通城内当时没有一座工厂。“博物苑位于风光秀丽的南通城东南濠河风景区,它的北边和东边都是宽阔的濠河,美丽的濠河风光,使博物苑大为增色。” [3]张謇虽然没有把“环境幽静和空气清新”列为选址条件,但他创办的南通博物苑和赵绘沈绣之楼,却达到这样的要求,这两座馆都是园林式博物馆。

2.博物馆与毗邻单位

   博物馆都处于一定的环境中。美丽的自然环境非常重要,它有利于博物馆功能的发挥。同样,良好的人文环境也是不可缺少的,它能促进博物馆业务发展和提升。但是,如何根据不同类型、不同性质的博物馆,在其周边营造不同的文化氛围?这是值得仔细研究和探讨的,而张謇在这方面也为我们树立了榜样。

“设为痒序学校以教,多识鸟兽草木之名。” [6]  这是博物苑南馆二楼的楹联,它体现了张謇的建苑宗旨:辅助学校教育,普及科学知识。张謇将博物苑建在师范学校校河之西,是为方便南通师范学校师生利用博物苑。从单位性质讲,博物苑同师范学校一样,都具有教育功能,只是教育方式不同。以后,张謇在博物苑周围陆续兴建了农校、图书馆、医校、通师一附等,使这里成为文化区。这里有浓郁的教育氛围,博物苑在这样的氛围中是十分适宜的。

赵绘沈绣之楼位于南通狼山东北麓,建于1917年。因藏有元代赵子昂绘画和近代刺绣艺术家沈寿作品,故名。这是专门收藏历代观音像的专题博物馆。主体建筑为三层砖木结构楼,东西两侧有厢房。院落东北方是观音禅院,居中是大殿,围绕大殿的是一座朝西南的三合院,与朝东北的赵绘沈绣之楼有小河相隔,河上有青石桥连接两院。赵绘沈绣之楼的建立,浓郁了佛教文化的氛围。附近张謇的林溪精舍等建筑,也有佛教文化色彩。

3.馆址与博物馆发展

张謇认为,博物馆选址还要“便于开拓”。这包含二层意思,一是要便于博物馆当前利用;二是从长远看要有利于博物馆拓展。也就是当今博物馆学所讲的,博物馆要有“建筑预留地”。这说明张謇对博物馆建设具有长远眼光。

南通博物苑初期规划范围为35亩,并在苑西侧控制了10多亩土地,以备今后需要。后来博物苑增加建设项目,这部分土地就被使用。1914年博物苑建设初具规模,其面积达到48亩。如果张謇没有控制的土地,博物苑就无法拓展。现在备有建筑预留地的博物馆不多,有预留地保住也不容易。南通纺织博物馆的建筑预留地,就被外单位建了别墅。更多的馆是把土地全部用完,这是一种目光短浅的表现。

   综上所述,张謇融洽协调的选址观,主要体现在博物馆与环境融洽协调,博物馆与周围文化氛围融洽协调,馆址与博物馆的发展融洽协调。

二、规划先行的建设观

重视项目规划,是张謇博物馆建设的又一个特点。张謇说:“建设之先须规画,规画之先须测绘,此其大较也。” [2]张謇要办的企事业单位,在选址确定后,都要经过下列程序:测绘——规划——建设。

1.建设之先须规划

张謇兴办的事业都有文字记载,为后人留下大量的档案资料。他从创办第一个企业大生纱厂起,就重视项目建设的规划。据张謇日记1896年9月27日记载:“同至唐家闸规度厂基,与茂之辨论定议。”[7] 1902年和1905年,分别是通州师范和博物苑的创建之年,在这短短的四年中,张謇日记中就有不少关于项目建设规划的记载:

1902年1月16日:知源来。规划油厂地址。

1902年3月30日:率木工规划公司(三补公司)屋基……。

1902年5月16日:再至千佛寺规划,拟先修堤。

1902年5月20日:至千佛寺再规堤工。

1904年9月25日:规三和港栈基图。

1904年12月1日:规上海轮步公司。

1904年12月9日:规学校公共植物园。

1904年12月14日:规制造厂基,艺徒预教学校基。

1904年12月18日:晨至金沙……规高等小学校。

1905年12月9日:规划博物苑。[8]

以上是张謇日记1902年到1905年间,关于项目建设规划的内容,其中与博物苑相关的内容有4条,即师范学校(千佛寺)、公共植物园和博物苑的规划。从以上内容可以看出,张謇对博物苑规划是多么重视。

2.规划之先须测绘

张謇所办的企事业单位,大多留有文字、图纸及照片等档案资料。现存的南通博物苑图有两张,一张是民国甲寅年(1914)《南通县博物苑图》,图内容非常详细,应为博物苑建成后的实测图。另一张是《南通州博物苑图》,让人感觉比较粗略。该图有制图者的签名,却没有制图年代。从图名称和绘图者签名来看,应是1906年到1908年间测绘的,其中中馆、南馆、国秀坛等项目已经建成,其它则属于规划景点。因此,该图应为“博物苑规划图”。在博物苑建设期间,张謇不断对工程建设给予指导,在外地则直接致函工程建设负责人。1906年3月27日,张謇曾致函宋龙渊,“细量苑地画图”[9] 。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博物苑有规划测绘图。

根据历史记载,张謇对项目建设,尤其对大型项目规划建设,都要先行测绘。如“1900年9月张謇借南京陆师学堂毕业生江知源等人,到通海交界的滨海荒地测绘,经过3个月的紧张工作,同年11月完成测绘图。通过测绘摸清了滨海荒地现状和土地资源,为规划建设提供了科学资料”[10]。为搞好南通地方自治,1908年3月到1910年6月,张謇曾组织人员对南通7435方里土地进行全面测绘,共测图791幅,其中测全境五千分之一图453幅、水利图235幅、特别应用图103幅[11]。1920年张謇督办吴淞商埠,亦提出测绘、规划、建设的设想。从上述事例可以知道,规划之先须测绘,这是张謇项目建设的必经程序。

3.建设规划求其当

张謇说:“建设之规画求其当,规画之测绘求其详。” [2]这里谈谈博物馆“规划求其当”的问题。博物苑在规划方面没有发现更详细的文字资料,现根据《南通县博物苑图》及苑景状况,分析博物苑的规划。一座博物馆的规划是否合理,主要看选址是否科学,建筑及景点是否能体现博物馆的性质和任务,馆舍是否能满足博物馆的需求,布局是否有利于业务工作开展和观众参观,建筑设施是否有利于文物藏品的保护等。

其一,博物苑是集历史文物、动植矿物标本、植物园和动物园为一体的综合性博物馆,又兼有中西园林的特色,内容丰富、景色优美。以辅助学校教育、普及科学知识为宗旨的博物苑,能够满足师范学校学生多学科教学的需要。

其二,布局合理,特色鲜明。建筑布局,以中馆为中心,以北馆、中馆和南馆三座主要陈列厅为纵轴线,园林设施和景点沿轴线布置,形成对称式布局。主要陈列厅置于苑中部,便于博物馆观众参观,也有利于文物标本展品管理和保护。

其三,办公、接待、休闲、疗养等建筑沿东侧河边布置。临近濠河的建筑,

风景更加优美,有助于缓解休闲者的疲劳,有益于办公、会客及疗养者的身心健康。

其四,植物分植于建筑之间。文物标本在建筑内集中展出,植物也相对集中展示。

如国秀坛展示全国各地的名石、名竹、名花;例外竹坛,主要是名竹非竹的植物;秋色坪栽植秋天开花植物等等。

其五,动物分布相对集中。博物苑的动物园以饲养禽类为主,这些动物有的用房屋,有的用笼舍。动物园分为两处,一是在苑东北部,在北馆东侧的鸟室、蜂室和鸡鳸罧等共10间;二是在苑东南部,在谦亭前的水禽罧,水池西边有兽室约10间,水池东边有鹤柴、鹳室。动物园在近水或临水处,便于管理,也便于游客参观。

张謇曾说过:“一个人办一县事,要有一省的眼光;办一省事,要有一国的眼光;办一国事,要有世界的眼光。” [12]  即使用今人的眼光来审视100多年前的博物苑规划,人们也无法进行挑剔,因为张謇站得高、看得远,他的眼光是超乎常人的。

三、实用至上的建筑观

博物苑建筑具有使用和观赏的功能,这是由博物苑性质决定的,这也是张謇的博物馆建设理念。博物苑建筑根据规划和业务工作需要,逐年逐项进行建设,前后达10年之久。其间,有些建筑的规划和设计方案曾多次修改,有的建好并使用多年的建筑,为满足新业务的需要,对其结构和外形都作了较大的改变。

1.根据性质 确定规模

张謇说:“以天然、历史、美术别为三部,分别部居,不相杂厕。” [1]后来又增加了教育之部。博物苑为综合性博物馆,分自然、历史、美术、教育四部。南通虽是一座近千年古城,但其地质年代不长,地下出土文物较少。根据南通的具体情况,博物苑的建设突破了单纯以文物建馆的模式,建立一座综合性博物馆。一是可弥补文物之不足,二是可以丰富展品内容;三是可满足学校多学科教学的需求。

博物苑兼有园林、植物园性质,其建筑兼顾博物馆和园林两方面的特点与要求。建筑是造园的要素之一,也是园林的重要景观,园林之中有博物馆,就要将二者融合在一起。园林建筑的多样性,要求在园林规划建设的同时,也要兼顾博物馆的需要,将亭台楼阁及园林设施有机结合,巧妙进行布局。建筑体量要适中,小了无法展陈文物标本,大了与园林建筑的特点不符。博物苑建筑面积约2000M2,约占园林(苑初期35亩,为23,310 M2)总面积的9﹪,从建筑面积看,博物苑属小型博物馆。

现在大多数博物馆,是观众进了展厅才能看到展品。而观众到了南通博物苑,进大门就可以看到展品。这是因为博物苑充分利用室外空间,将一些大型文物包括铁炮、石雕、石刻等放到室外,向观众进行展示,使博物苑的展示空间得到拓展。这样,既拓展了展陈空间,又丰富博物苑的展陈内容和形式。

2.馆舍建筑 量身定造

张謇说:“而以占若干之面积,合若干之容量,须先测定。” [1]博物馆建筑是根据业务工作需要,来确定建筑规模的大小。张謇时代的南通博物苑,没有建立专用的文物库房,展厅与库房是合一。博物苑文物展厅是根据文物标本展陈需要兴建,这是一种较为科学的方法。

南通博物苑按照先规划、后建设的程序,逐步开展工程建设。在建设过程中,曾因出现新情况而推翻项目的原有规划,修改后的建设项目,符合文物标本展陈的新要求。例如:“规划中的北馆,本来不是楼房,后来,由于通海垦牧公司人员在吕四垦殖中发现了鲸骨架,张謇即令人将‘北馆拟改为楼’,并依照鲸骨架的长度建了北馆,楼下陈列鲸骨架,楼上陈列书画。” [3]这是博物苑建筑注重使用功能的一个事例。

博物苑有的建筑已使用多年,后来使用内容调整,为满足新业务工作要求,对原建筑必须进行改建。例如:“博物苑中馆是苑内最早的建筑,为面南平房三间,建苑初期作测候所,为了放置测候仪器,将当中一间的上面做成方形平台。1914年,测候所迁移到南通农校,中馆的二层上面又加了一层,并做成了四角攒尖顶,变成现在这种样子。” [3]这是博物苑建筑注重功能需求的又一事例。总之,博物苑建筑是根据工作的需要而构建,并力求符合业务工作要求。

3.景观建筑 赏用兼备

   园林式博物馆建筑兼有两方面的功能,一是作为博物馆工作用房,具有使用功能;二是作为园林景观,又具有景观功能,即观赏功能。实际上这也是一种使用,即观赏之用。因此,博物苑建筑既要美观,又要实用。所谓美观,就是建筑要有艺术性,给观众以美的享受;所谓实用,就是要符合博物馆业务工作要求。

关于博物苑建筑的使用功能,前面已经谈过,这里不再赘述。博物苑建筑的艺术性,主要体现在:

其一,建筑布局的科学性。博物苑采用中轴对称式布局,以北馆、中馆、南馆和温室形成建筑纵轴线,景观沿轴线两侧作对称布置。

其二,建筑的艺术性。因为是园林建筑,其布局、形式、体量、高低有所不同,有的建筑风格上也有区别,南馆、葫外亭是西式建筑,有的则是中西合璧的;即使是同一名称的亭,也有多种形式。

其三,园景的艺术性。博物苑园林设施中的假山、荷池是对称的,也是虚实相间的;雕塑、喷泉、绿篱、草坪,是西式造园要素,给人耳目一新之感;草坪成几何图形,也体现了园景的艺术性。

四、相得益彰的环境观

博物馆都处于一定的环境中,什么样的环境才更有利于博物馆功能的发挥?这是博物馆建设者需要考虑的问题,也是博物馆专家研究的课题。张謇的博物馆环境观,就是博物馆与近代园林相结合,这是相得益彰的环境观。

1.博物园林 相得益彰

博物馆与园林相结合,符合自然生态和文化生态的规律。张謇认为:“(博物馆)隙地则栽植花木,点缀竹石,非恣游观,意取闲野。”[1] 他实际是主张建设园林式博物馆。张謇1905年创建南通博物苑,1917年建赵绘沈绣之楼,这两座博物馆虽然是不同时期建立的,但是,它们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博物馆与园林相结合,这两个馆都有良好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生态。由此,人们不得不佩服,张謇具有自觉的生态意识,并将其付诸于建设实践。

“博物馆选址与市内公园或城市绿化地带相结合,既有交通之方便,又可借助绿化环境,参观与游园结合,可以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这种选址方式在国际上也已成为现代博物馆的发展趋向。” [13]博物馆与公园建在一起,是不少新建博物馆希望,但要变为现实也非易事。这里既有建设的机遇,也有思想的共识,最重要的是与城市规划部门的协调,把博物馆与园林建设结合起来,并纳入城市总体规划才可实现。

博物馆与公园相结合,空气洁净,环境安宁,有利于文物藏品保护,也有助于观众参观学习、游览休闲。如今,人们有更多的时间外出旅游、休闲娱乐,这种园林环境的博物馆,更能够吸引游客和观众,前来博物馆参观、学习、游览、休憩。

2.选择环境 注重山水

“馆址选择的实质是馆址环境的选择。”[14]   张謇在博物馆环境选择上,总是从大处着眼。如前所述,首先,张謇从城市规划上,为博物馆建设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二是注重大环境的耉择,即博物馆选择的区域,要有山或较大水面。博物馆选址于师范学校河西,即旧城东南部,其东、北面紧临宽阔的濠河,南边与濠河相近,这是博物苑自然环境的优势。赵绘沈绣之楼选址于狼山东北麓,狼山是全国佛教的八小名山,也是苏北几百公里的备平原上耸立在长江边的五座小山之一,靠山这是赵绘沈绣之楼的环境特点。

博物馆靠山或是临水,为营造博物馆的园林景观创造了有利条件。南通濠河是个有千年历史的护城河,宽阔的河水,秀丽的风光,为博物苑园林建设提供了借景和造景的便利,博物苑园林因为有了濠河而大放异彩。靠山,可以利用山的特点,来构建山地园林。狼山风景秀丽,古迹众多,东北麓山脚有观音禅院、题名坡等人文景观,有陡峭的山崖,静谧的山地,使这里显得庄严肃穆,充满宗教文化的神秘。张謇善于选择环境,并充分地利用环境优势,在博物馆建设中营造环境,改善环境,使环境得到美化和优化。

3.构建园林 美化环境

公园是伴随着近代城市建立而产生的。上世纪初,公园或绿化地带在中小城市中还是很难见到的。因此,要建设园林式博物馆,只有在规划建设博物馆时,同时营造公园或绿化地。张謇在博物馆园林建设上,则是从小处着手。

其一,保留原有树木。1905年张謇构建南通博物苑,迁走了29家住户及上千座坟墓,他对该地原有的大树有意识地进行了保护,这在博物苑早期的照片中可以看到。博物苑西南部是南通图书馆旧址(现为博物苑新馆区),有几棵粗大的老银杏树是东岳庙遗物。20世纪初,张謇在建设农校和改东岳庙为图书馆时,有意将银杏树保留下来。如今,这些古银杏仍然郁郁葱葱,使博物苑显得古朴典雅。

其二,营造自然景观。1905年张謇规划博物苑,他对每座建筑的外形、体量、布局都亲自审定,对每个园林景点建设都亲自过问。博物苑兴建馆舍、筑道路、堆假山、挖河池、立风车、建水塔、种树木、植草坪,工程建设前后达十年才初具规模。1951年后,其园林部分辟为人民公园,这座公园单列近50年。在南通人心目中,它是一座名符其实的公园。

赵绘沈绣之楼所在地,原是一片乱石滩,1915年张謇于狼山南疏通沟渠,建设植棉试验场。随后,在狼山东北麓沿山开河与之相通,并对山脚环境进行整治和建设,开沟挖河、填土平地、建房筑亭、栽植花木、题字刻石等,使这里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交相辉映,以往的不毛之地变成为游览胜地。1949年后这里称为五山公园,1980年代改名北麓园。

其三,构建人文景观。博物苑园林建设,注入了文化的基因。张謇将中国传统的楹联、匾额等文化形式,用来宣传博物苑。南馆二楼楹联,表明了张謇的建苑宗旨;中馆匾额,阐述了博物苑文物征集工作的方针。此外,博物苑石额题刻,记述了博物苑建设概况和过程;美人石记,记述了博物苑假山石的来历及构筑经过。这些都给博物苑深深刻上了文化印记。据统计,张謇为博物苑撰写的楹联有8付、匾额4块、题刻3个。这些都增添了博物苑的文化内含。

此外,张謇还利用开重要会议的时机,邀请国内外名人来苑参观,为博物苑增光添彩。“1920年5月,苏社在南通开成立会,曾在博物苑集体游园”;同年,“美国杜威博士也来过”。“1922年8月,中国科学社在南通开第七次年会,曾在博物苑藤东水榭开过一次会,参加者有梁启超、杨杏佛、竺可桢、秉农山、丁文江、邹秉文、陶行知等人,张謇也参加了”。[15]这些名人都在博物苑留下了足迹。

张謇创办的两座博物馆环境,有三个共同点:第一,二者都曾以公园冠名。博物苑在发展进程中曾走过弯路,新中国建立之初,人民政府对博物苑进行全面恢复,修建后园林部分被辟为人民公园。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博物苑也是公园。张謇建立的赵绘沈绣之楼,后来也形成了良好的环境。新中国建立后也以公园之名冠之,这也足以说明这里是胜景。第二,两座博物馆都形成了良好的自然和文化生态,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交相辉,相得益彰。第三,大环境是风景区。博物苑属濠河风景名胜区(1993年省级),赵绘沈绣之楼属狼山风景名胜区(1984年省级),并且都是风景区的核心部分。张謇对博物馆环境的建设,充分说明了他的远见卓识。

   张謇的博物馆建筑观及其实践,虽然是100多年前的事情,但是重温这些往事仍让人感到亲切。当前,中国博物馆建设方兴未艾,每年有大批新博物馆建筑诞生,一是新博物馆所建的馆舍;二是原来利用历史建筑的博物馆,也在建设新馆。建设具有地域文化特色的、符合博物馆功能需求的建筑,是博物馆人的企求。但是,如何建好博物馆馆舍?如何从选址、规划、建筑设计和环境等方面把好关?张謇的博物馆建筑观及其实践,或许会对人们有所启发。

   参考文献:

[1] 李明勋、尤世玮:《张謇全集①》,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

[2] 李明勋、尤世玮:《张謇全集4》,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

[3]凌振荣:《论南通博物苑建筑》,中国博物馆,2006年。

[4] 赵明远:《赵绘沈绣之楼》,南通日报,2002年5月19日。

[5]文化部文物局:《中国博物馆学概论》,文物出版社,1985年。

[6]李明勋、尤世玮:《张謇全集7》,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

[7] 李明勋、尤世玮:《张謇全集8》,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

[8] 凌振荣:《论张謇的建城思想》,东南文化,2004年。

[9] 南通博物苑:《南通博物苑文献集》,1985年。

[10] 凌振荣:《张謇农村建设思想及实践》,南通纺织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0年(2)。

[11] 张謇研究中心、南通博物苑(重印):《南通地方自治十九年之成绩》,2003年。.

[12] 张孝若:《南通张季直先生传记》,中华书局,1930年。

[13] 费钦生:《博物馆建筑设计中若干问题的探讨》,中国博物馆学会,博物馆学论集,文物出版社,1983年。

[14] 王 成:《博物馆建筑的选址与环境》,中国博物馆,2004年⑴。

[15] 孙 渠:《南通博物苑回忆录》,东南文化⑴,江苏古籍出版社,1985年。

  (作者系南通博物苑研究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