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市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113.张謇东台轶事/程可石
74
作者:程可石来源:海门市张謇研究会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org

张謇东台轶事

程可石

张謇(18531926)是我国近代著名实业家,他的一生与东台结下了深厚之缘。其母亲金氏为东台人,他在东台曾经创办多种实业,对东台地区的经济和社会事业的进步作出了一定的贡献。笔者根据有关采访搜集的资料,整理出张謇在东台的轶事数则,撰此文以纪念张謇先生。

一、谢桂林资助张謇考学

在东台镇汤泊居委会五组,七八十岁的老人都比较熟悉张謇,他们听长辈们谈论过谢姓祖上是如何资助张謇赶考的。85岁的陈玉瑞老人说:“当年,张謇的父亲张彭年在南通行船做米糕糖生意,东台汤泊的谢桂林也在南通租船做米生意,因张彭年做糖时要用米做原料,时常向谢桂林买米,一来二去,互相就熟悉了,成了朋友。张彭年生意上经济有时接不上,谢桂林也时常赊米给他,待他糖卖掉后再还钱。张彭年生有四子,老三、老四聪明、学业进步快。为了张謇考试之事,张彭年曾请谢桂林帮忙在东台找有功名的张姓人家寄籍参加考试,后因无籍逐罢。因我家祖上与谢桂林家是近邻,张謇考中状元后,还写过几副对联给我祖上陈志本。后来分家时,分别存放在我二伯家。小时候我见到过,后来在文革中被毁了。张謇中状元后,为了感谢谢桂林,帮他在东台三昧寺找了个县厘捐局办税的差事,但他不识字,还是到南通去开了米行等三家店铺,专做大生纱厂的生意,并回家盖了房子。”

谢连根(68岁)说:“谢桂林是我曾祖父,我听我祖父、父亲讲过多次,张謇的父亲张彭年和谢桂林是生意上的朋友,谢桂林常赊米给张彭年。张謇无钱去考试,谢桂林将租的船卖了,将钱资助给了张謇。他单身跑回东台,在汤泊又没有房子住,就寄住在夏槐的家里,躲在里面不出世,怕船主找他要船钱。张謇考上后,陈兆林的曾祖父陈义本听说后,就去对谢桂林说,你出来吧。张謇考上后,写过一封信给东台知县推荐他,知县接到新科状元的信后,就请谢桂林到县衙门会面。谢桂林不识字,知县让他到县厘捐局里收税。有一次,张謇到东台来,在三昧寺请他赴宴,让谢桂林坐首席,尊称谢桂林为“仁叔”,知县等人陪席。后来,谢桂林在南通唐家闸开了米店等三家铺子,专做大生纱厂的生意,并回汤泊盖了房子。房子盖好后,张謇赠送自写的几副对联和书画祝贺,我们小时候都见到过,直到文革才烧毁的。谢网扣(64岁)也看到过。”

二、张謇为翟登云撰墓志铭

翟登云(18141897)字叔展,号望山,东台人。清咸丰九年(1860)中举,因要赡养白发老母,未能赴任训导之职。在东台西溪书院任掌教(院长)之职三十余年。门生大多考取功名。登云谨慎持身,以贤德之名闻达于县,与张謇交往密切。光绪二十三年(1897)翟登云83岁时辞世,张謇为其撰写墓志铭。墓志铭为石质,现上盖下底均完好,呈正方形,规格为67×67×15,铭文23行,每行25字,最后一行为9字,计559字。起首处有“东台翟先生墓志铭,翰林院修撰通州张謇撰书”字样,均为正楷。1980年秋,东台镇海新村三组村民在一个叫“石牌楼”的地方平田整地时掘得,上盖和下底分别被五组何北富、八组吕根书二人收藏,1984年移交东台市文化局,现存东台市博物馆。

三、张謇为东台陈豳写墓志铭

1896年,张謇曾为东台市安丰镇新灶村人陈豳书写墓志铭。陈豳(18731895)字周叔,系东台清末翰林院检讨陈宝之嗣子,去世时年仅22岁。陈豳幼而聪慧,喜读书,七岁时临颜柳诸帖,尤善书大字。17岁应童子试,得县试第三,后郡试又得第一,次年赴扬州府试,又拔置一等,赴省试入闱。临考前二天,突然身患疾病,但他为考试故秘不告人,恐人阻拦,临终时,犹有功名未就,死不甘心之语。留有诗词若干首,惜失传。该墓志铭为石质,规格44×44×15,现收藏于东台市文艺交流中心。

四、大赉公司兴盐垦

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张謇与两江总督刘坤一商量,代拟《变通开垦海门荒滩奏略》呈报朝廷。不久,经朝廷批准,张謇即以“奉旨行事”的名义,开始垦牧。他经过多方调研考证,“查光宣两朝海关贸易钦册,进口货之多,棉织物曾达两万担以外,次则钢铁”。于是,张謇于1899年在南通创办了中国最早的民办纱厂——大生纱厂。纱厂开工一年后,又爆发了义和团运动,棉纱价格暴涨。“大生”从1901年到1913年获纯利 355.2万两白银。此后,极具战略眼光的张謇便谋划在苏北沿海地区废灶兴垦,垦荒植棉,于1900年开始,创办了通海垦牧公司,后又利用积累的经验,沿吕四港向北,1914年成立了大有晋公司,1916年成立大豫公司,1917年成立了大赉公司。大赉公司就坐落在东台的新街镇境内,公司办事处设在现新街镇新街村三组串场河边的杨家桥西侧。1914年,张謇就派人到新街实地勘察,并联络本地盐商、士坤赵八用、李青扬等人正式筹建大赉盐垦股份公司。划定其垦植范围为:南至角斜范公堤,北至陈家店(老三仓河),西至李堡放船港,东至海边。匡围面积在150平方公里左右。因上述范围在当时东台所属的角斜场、富安场之间,所以那时地名叫通泰镇。因围垦地区地广人稀,渔民、灶民居多数,无人懂得植棉技术,张謇便于1916年起,先后从海门、启东等地动员移民3500多户,18200多人到匡围地区佃地开荒,种植棉花。而围垦地区碱气太重不利植棉,必须改碱,逐兴办水利。大赉公司从创办起,就组织民夫开挖了串场河等中小河道85条,筑圩堤30公里,修公路120公里,建涵洞8座,建造排涝挡潮闸6座(分别是大码头闸、木闸、符家闸、二门闸、七门闸、三门闸等,到目前为止,三门闸仍保存完好),架设电话线20公里;另设有合作社、学校、邮政所、水龙会、诊所等服务机构;并有独轮车、民船载客往返于角斜、李堡、泰州、东台、通州等地。大赉公司所在地还开办了粮食行、茶馆、杂货店、客栈等生活设施,专做大赉公司的生意,地名被称为“半面街”。市面繁荣,为了维护垦区治安,大赉公司还组建了实业保安队,招募队员50多人,配备了手提机关枪、步枪、手枪等武器。

大赉盐垦公司创办人张謇、张佐虞,民国五年,新街半面街;

东兴盐垦公司创办人张辅,成立于民国八年,办事处设东台华家;

泰源盐垦公司,为韩国均、马隽卿创办于民国九年,公司办事处设安丰、三仓,土地为安丰梁垛两场。

五、为东台戈铭猷《慎园诗钞》作序

张謇与东台西溪书院掌教翟登云过从甚密,翟登云的外孙戈铭猷(百洪)系东台清末民初的著名诗人,也是我国著名爱国进步记者戈公振的大伯父。翟登云聘丹徒人陈祺寿到西溪书院讲席,陈祺寿久居东台,为民国东台报业的创始人。陈祺寿与戈铭猷、鲍东甫、沈子培等地方士绅友善。张謇听陈祺寿介绍过戈铭猷。戈铭猷(18601937)字百洪、伯鸿、味芳,别号二石山人。光绪十二年,府试第一,附贡生,曾任南昌府铜鼓厅同知、朝议大夫、湖北省督销淮盐总局提调、江西乐平县知事等职,以“勤政爱民,躬耐劳苦”闻名,著有《我国沿海形势图说》十卷、《法学辑要》十卷等著作。1926年春,戈公振等为其整理出版《慎园诗抄》一书,陈祺寿为他请韩国均(海安著名爱国士绅)题签,张謇作序,时张謇已74岁高龄,也就在这一年717日,张謇因病辞世。该序亦可算是其晚年绝笔。

除此之外,在《张謇存稿》一书中,还收录有张謇与东台丁禾生(立棠,时任东台县总商会会长)、陈祺寿(星南)、吕道像(时任东台淮南盐垦务总局坐办)、王豫熙(东台知县)、夏寅官(清末翰林)来往信函二十余件。

六、张謇为东台修志献策

张謇于清光绪十七年(1891427日)得东台知县王豫熙的函,邀其“校县试卷,修县志”。716日,王豫熙已送来编修《东台县志》的聘书。830日,张謇启程赴东台修志,因河水浅阻,船不能行而折回。94日再赴东台,于8日到达,与夏寅官等商议编修《东台县志》,并订修志凡例10款。914日,因得知家父痢疾而南归。知县王豫熙曾任赣榆知县,并倡导撰修《赣榆县志》。光绪十四年(1888年)是年36岁的张謇应赣榆县县知陈玉泉(字延璐)的邀请,担任赣榆选青书院山长兼修赣榆县志,并获得了巨大成功。深得王豫熙的赏识,故特邀其主纂编撰《东台县志》,但后因多种原因,光绪东台县志未能修成。

附:张謇的《拟修<东台县志>条例》

一、史家科律,限断宜明,班书人表,取识往代。东台设县始于乾隆三十三年,一切职官、建置、人物、科目,自宜区分,尽归泰州旧志。职官首表知县,而人物科目,上涉前明,既重复于州志,亦矛盾于本书,书非所安,义当釐正。

二、春秋内鲁,三国详魏,一书之作,必有主宾。盐特东邑,出产之大宗,而事非知县职司之政要。旧志表分司十场,始于洪武喧夺主,于此为尤。且表考传录分编,既仿海州唐志,此非其例,罔识所承。兹仿《陶山志》例,列盐课于食货至盐官、盐法、自有专书。非所当详,义应省略。且亦鲁《通甫志》,清河不载海道,止列四厅之例也。(或仿绍熙《云间志》题名例,盐官自乾隆三十三年始,分题其名不用表,体其三十三年以前,总志若干人,以示未经分县之志,先应用州志。)

三、国家通礼,夺载非宜。万历《湖广总志》,尚从刊削旧志典章文物通,诸天下者,拟并从删,所谓以邑乘而矑,典礼祭祀,君子滋惧也。祠庙寺观,绳以祀典,非此族也。仿郑注《水经》随地分系,方言裁其并从同物产,甄所特绝,庶几翔实,以示后来。非敢如谯周子,长绍统之,訾允南转资辨驳也。

四、人物各传标目,纷繁校实,衡名并非定论。范《石湖》之志,吴郡《潜说友》之志,临安《罗愿》之志,新安《施宿》之志,会稽以及宝庆《四明志》、湢祐《琴川志》于人物,但次世代,不更区分。本朝如《浙江通志》嘉庆《松江府志》、钱氏《海昌备志》、郑氏《遵义府志》,并沿此例。可用遵从旧志艺文凡载篇什,虽雍正朝《江南通志》大半如此然,子无更成文集,之识,实斋徒丰部分之诮,平情订议,实亦难辞。且彼则章疏词赋类多大篇,此则一二遗文,有类可附,何取芜乱自背例言。(其别立撰述,志书目尤非)至如寿文赠序游览之作,唐陶山所谓其子孙当世守之,非以备一方掌故,并当陶汰,免踵讹谬。

以上当损当略者四条

五、怀庆粮重,潜邱以为当详。灵寿苦徭,平湖致其往复。民食尤重,语不惮烦。东台民命,系于水利源流。经纬宜有精图,高下浅深,并宜详测。是又,张受先《太仓志》,具大斡之,河道《口口口志》(缺三字)。保定府载:未行之水利《清河志》详河口十一图,《南海志》详合境诸堡图之意也。

六、赋役科则略,具官书综缴名实什九。踳驳虽相沿成例,易取难端下,既病于小民,上亦有亏政体,谓宜于兴地水道,正其经界。以大川干河,详其村庄。田亩规通,最莽嚆矢方来。

以上当详当增者二条

七、饰州邦而叙人物,因邱墓而征鬼神,宏宪所识,由来久矣。善乎,全氏有言不复其实,徒使其书不足取信。于世旧志,若王心斋吴野人祠墓,在今县境者,宜各以本传,分系其址于人物传中。义不当载者删之,却文种非鄞,人还叔子于费县,此其例也。旧志又间为生人立传,近时《萧县志》亦引七十老而传之,语载及当时耆老,然究非义法不得引,《史记》书冯王孙之类为比。

八、弥远枋国,佳传以崇史浩剑南属笔,人物只载左丞,臧否久而益著,夫子孙颂美其祖父,后进尊尚其老师,私家书述,录亦何嫌于溢分。县志则体属官书,宜凭公论。虽有褒无贬,较史为宽。而桑梓之敬,黑白之分,宜兼仿罗顾《新安志》、张南郑《太仓志》,以正是非,而存忠厚。(孝义以举报为凭,其无案可稽,而风节实足矜式乡闾者,应博加综核,纪其事实,不应如旧志。凡一事偶尔捐输,列之尚义,或笼统加考,如大计奏牍之例。)又贞孝节烈,虽未请旌,但懿行昭著,年例相近,不妨过存,以劝贞苦,备百行女唯一终者也。艺文当分四部,无论钞本刻本,须据成书,或录其序例,或撮为提要,庶免崇文总目,树萱录之识。夹漈通志艺文略之失。

九、左氏立传,广包诸国,温公修鑑,先成长编。令论次一县之大,百十余年之事,虽无取乎繁夸,究宜臻于详赡。凡碑铭传状之有关,掌故诗文记序之有关,利病者所宜博采,以资取裁。

十、搜采趣闻,必有所据,向壁虚造,大雅病之。凡所征取,各种事略,应仿咸湢《临安志》例,详著原书。

以上当商定者四条

《东台县志》自同治十二年重修不果之后,到今又十余年,中止之故,虽不可考,其非易事,概可以知謇之不学。承此邦贤士大夫之过,听命竭愚虑,从事于编辑大惧。空疏浅陋,无以奉塞,明责免于讥谤,谨拟条约如左,以资同事诸君子待折衷焉。

张謇的一生与东台息息相通,创办东明电气股份公司、贫民工艺场、母里师范等,为东台近代实业和教育的兴办,推动东台地区的社会事业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改善,作出了不朽的贡献,东台人民永远怀念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