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103.张謇与陶行知的师德教育思想比较及其现实意义/王思明

91
作者:王思明来源:海门市张謇研究会zhangjianyanjiu.org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org

张謇与陶行知的师德教育思想比较及其现实意义

南京农业大学人文学院  王思明

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中心开始逐渐向市场经济转移,经过20多年来的群策群力,我们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民的生活水平得到了大幅提高,对于物质享受的追求也随之与日俱增,经济的发展就必然要求要有与其相适应的精神文明支持,这也是社会安定,国家稳定繁荣的必然要求。而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是精神文明的最前线,师德建设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新华网长春2006915日电: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15日到吉林大学调研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与师生代表座谈。他强调,要认真学习领会胡锦涛总书记给孟二冬教授女儿的回信,深入贯彻《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以加强师德建设为核心,以提高教师思想政治素质为重点,以加强和改进思想政治理论课为突破口,以促进大学生全面发展为目标,全面落实教书育人、育人为本的要求,把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提高到一个新水平。李长春强调,落实育人为本的要求,必须大力加强师德建设。学高为师,德高为范。教师要成为学生的楷模。

论及师德教育,在我国教育史上有两个人物是不得不提的。

张謇和陶行知是本世纪初到建国前夕我国两位著名的教育改革家,是我国近代教育改革的倡导者和先行者。

张謇与陶行知的教育理念及其实践成果为我国教育事业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师德教育则是其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他们的教育思想及其实践,不但深刻地改变了当时教育界的面貌,而且对后世社会的教育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们关于发展教育的理论发人深思,值得借鉴,实可称为我中华民族教育园地里的一方瑰宝。

在当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如何搞好师德建设成为当前社会的热门话题,对张謇和陶行知的师德教育思想进行专项研究在今天看来仍然具有其现实意义。

一、生平概述

(一)张謇的生平概述

张謇(18531926),字季直,晚号啬庵,有时亦称张季子,清末状元,江苏南通人。1894年,是张謇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在这一年,他以科举一甲一名状元“大魁天下”,终于达成了他多年悉心追求正途功名的心愿,可以说“治国平天下”的光明仕途已经呈现在他的眼前。然而此后时局的变迁影响了他的决定,1895年甲午战争的失败以及《马关条约》的签订给了张謇以莫大的震撼,并最终将张謇推上了“实业救国”、“教育救国”的人生道路,在这条道路上,张謇以其独到的眼光,先进的思想创造了人生的另一个辉煌。

张謇是我国近代著名的爱国实业家、教育家。他办实业是为了发展教育事业,办教育是为了更好的发展实业,“实业与教育迭相为用”。具体来说,就是以实业养教育,以教育促实业。关于办实业与兴教育二者之间的这种关系,张謇亲切而精要地概括为“父实业,母教育”[4]82。其实,张謇留心教育,开始于甲午战争的失败。“马关约成,国势日蹙,私忧窃叹,以为政府不足责,非人民有知识,必不足以自强。知识之本,基于教育”[3]384,在仔细思考了甲午战争失败的原因后,张謇的“教育救国”思想开始逐渐酝酿形成。张謇向来说到做到,很快,这一思想便得以投入实际运作。“谋兴教育而立师范”[4]131902年,他在家乡南通创办了全中国第一个师范学校——通州师范学校,开创了我国师范教育的先河。中国的师范教育乃至整个教育事业不能忘记张謇。

(二)陶行知的生平概述

陶行知(18911946),原名文濬,后改名知行、行知,安徽歙县人。陶行知自幼聪明好学,由于一直生活在中国社会的底层,所以从童年时代起就对民间的疾苦有深切的感受。他尤其关注中国的农村,立志为改变中国贫穷落后的面貌和广大中国农民受剥削压迫的悲惨处境去奋斗。

1914年,他以名列第一的优异成绩毕业于南京金陵大学文科,之后便远渡重洋赴美国留学。最初攻读市政,后来觉得没有真正的大众教育,就不能有真正的新共和,于是便进入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主攻教育,期望通过教育来救国救民。当陶行知于1917年学成归国的时候,正值国内发起了以民主和科学为旗帜的新文化运动。陶行知满怀热情地在这场运动中奔走呼号,积极提倡新教育,改革旧教育。

陶行知是我国近代著名的进步教育家、思想家,我国著名的学者徐特立称他为中国革命的教育家[2]1。他为改革中国传统教育、反对洋化教育,建立适合中国国情的人民教育事业奋斗了一生。他是唯物主义者,他独创性的提出教育不是别的,而是生活的观点,以此为出发点,他提出了著名的“生活教育”理论。“生活教育,是供给人生需要的教育,不是作假的教育。人生需要什么,我们就教什么。”[2]244陶行知“生活教育”理论的实践,就是时时刻刻把握住这个社会、这个时代的主旋律,始终走在时代的前列。陶先生用他毕生的精力,创举了六个教育运动,即:乡村教育运动,普及教育运动,国难教育运动,战时教育运动,全面教育运动,民主教育运动。其实,以上这六个运动只是一个大运动的六个阶段,这个大运动就是“生活教育”运动,是从“半殖民地半封建过渡到自由、平等新中国”的教育运动,其取得的巨大成功与造成的深远影响将永远彪炳于人类社会的史册。毛主席称他为“伟大的人民教育家”。

二、师德观之比较

(一)张謇的师德观

在创办师范学校的过程中,张謇始终非常重视师德修养,把师德教育作为师范教育的灵魂贯穿于学生学习生活之中。张謇的师德思想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热爱教育,献身教育。热爱教育,献身教育是张謇师德观的灵魂与核心。

张謇的晚年,正是帝国主义列强疯狂地瓜分中国,中华民族处于生死存亡危急关头的年代。张謇认为在当时的中国,“欲雪其耻而不讲求学问则无资,欲求学问而不求普及国民之教育则无与,欲教育普及国民而不求师则无导”[4]24,教师的作用和责任不再仅仅是传道授业解惑,更重要的是开民智,洗国耻,强国富民。因此,张謇十分重视引导师范学校的师生树立教育救国、教育强国的人生理想。张謇强调“救亡之策、莫急于教育”[4]211。要“洗国耻”,必先“开民智”;而要“开民智”,必须“普及国民之教育”,尤其要重视“贫民教育”。张謇呕心沥血兴办师范学校的目的就是要培养成千上万热爱教育、矢志不移、具有教育救国理想的师资人才。

2.坚苦自立、忠实不欺。张謇认为“坚苦自立、忠实不欺”是做人的根本,也是教师最基本的职业道德要求。

他在创立南通师范学校之初,就把这八个字作为该校的校训,作为指导学生言行的基本准则。张謇在多年兴办教育的坚苦实践中,深刻地认识到,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要普及教育,“非忍气耐苦,必无着手之处”[4]23。因此他十分重视学生养成勤勉耐劳之习惯,培养学生自力更生,坚苦创业的精神。针对当时社会人欲横流、尔虞我诈、争名逐利、世风日下的状况,张謇告诫学生,“以今日社会言,流毒几遍”“欲得一不说谎,不骗人者难矣”“明者处之,须能辨别事理,毋为所染,将以移俗,然后可以为人师”[4]129。他要求自己的学生不要随波逐流,“切不可随之而不善”,要有“出于淤泥而不染”的情操,始终保持忠实不欺的高尚人格。他认为忠实不欺是教师立身处世的根本。

3.以严为轨,诲人不倦。张謇兴办教育一向以治学严谨,管理严格著称于世。在他看来,严谨严格是教师必备的优秀品德,也是学校进行教学活动的基本前提。

张謇认为:“师范造端教育,责任匪轻。”[4]17他在解释师范涵义时说“范者法也,模也。学为人师而不可不法不模”,他在解释校章作用时说“校章者,管理法也。监理能行,诸生能守,是为范之正轨;今日能守,异日能行,是为范之结果。”[4]26

他主张教师要诲人不倦,“必有精进不已之心”,“毋以已至而安于自足,毋以自小而局于一隅”[4]120。他强调:“必有积累,乃有人格”[4]26

清末民初,国内兴起自由、民主、共和思潮,少数学生觉得学校从严管理妨碍学生享受民主与自由,张謇在发表的《论严格教育旨趣书》中义正严词地说:“军队无放任,学校无放任,此今日世界共和国之通例。军队放任,则将不能以令;学校放任,则师不能以教。将不能令则军败,师不能教则学校败。其为国患,莫此之尤。”[4]103张謇从严治校是服务于培养合格师资人才,促进教育事业良性发展这个大前提的。

4.关爱学生,爱满天下。张謇从小就受到儒学“仁者爱人”和墨家“兼爱”思想的薰陶,加之他自己生于贫寒,长于忧患,对劳动人民的疾苦有深切的体验和了解,因此他对劳动人民有一种特殊的敬爱之情,他的这种忧国爱民的情感也深深地体现在他师德思想之中。可以说爱国爱民爱生是他师德思想的基石和精髓,也是他兴办教育事业的出发点和归宿点。

张謇十分强调,他实行“严格主义”的治校宗旨,决不是冷酷无情,惩罚学生,而恰恰相反是“以严格为爱护学生之大计”[4]161,使学生“相劝以勤学,相规以饬行,相爱以合群”,“为诸生养成人格,他日为良教师”[4]28。其殷殷之心,溢于言表。

张謇认为“国家前途舍学子无望”,尤其是到了晚年,他把强国富民的希望都寄托在莘莘学子身上。他把学生视为苗木,把自己视为园丁,认为自己的责任就是“培护径寸之茎,使之盈尺及丈,成有用之才”[4]179。张謇认为教师一定要有爱心,热爱学生是教师进行教育活动的前提和基础。他把有无爱心作为教师是否合格的一项基本条件,指出:“苟无慈爱心与忍耐心者,皆不可任。固不纯恃学业之忧,为已足尽教育之责也。”[4]106为了教育培养学生,他废寝忘食,惮精竭虑,像牛马一样劳作,“终岁无停蹄”。张謇关心爱护学生的许多动人故事,曾被当时教育界传为佳话,至今仍然在南通流传。

5.探索科学,追求真理、勇于创新。在张謇看来,教师承担着教书育人,强国兴邦的重大而神圣的使命。所以,身为教师,除了要有高尚的人格,还必须要有渊博的学识,要有精湛的技艺,要有探求科学,追求真理、勇于创新的精神。

张謇曾多次拿中国和西方进行比较,他认为中国之所以落后,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中国人缺少进取精神、竞争精神和创新精神。因此,他特别强调他的学生要有“勇猛精进”[4]151的意识,并努力把这种意识转化为民族精神。张謇反复强调“须知无论成何事,必求其博,博则精,精则可择”,“中国当此危险之时,即为促进进步之时,故须博而学之”。张謇深感:“古今学者所以能成其学,何一非从艰苦中来?”学习犹如“行远登高,非不知有跋涉之事,但以行远登高为志,则志于千里”[4]189。他要求学生珍惜青春年华,勤奋学习,刻苦钻研。“学生至可宝贵之光阴,不当虚掷”[4]152,要做到“口不辍语,手不辍书,行不辍思,卧不辍虑”[4]102,努力发展完善自己,为将来成为德才兼备的社会栋梁打下坚实基础。

6.德艺并重,全面发展。张謇主张学校,尤其是师范学校应注重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学生。首先,在德、智二者关系的处理上,张謇认为“学术不可不精,而道德尤不可不讲”[4]110,在他看来,知识的学习固然重要,然而师生品德的修养则更为重要,应当首先加以重视。其次,在长期从事教育实践的基础上,张謇在如何提高学生德、智、体修养方面有了一个较为科学和全面的认识——“中国教育之为道,使人知伦纪与德行艺三者而已”“德行必兼艺而重,而艺尤非德行不行”[4]191

(二)陶行知的师德观

陶行知是继张謇之后影响中国教育事业发展的重要人物之一。他对师德的修养同样十分重视,他对师德修养的重要性有深刻的认识:“道德是做人的根本……没有道德的人,学问和本领愈大,就能为非作恶愈大。”[1]252陶行知的师德思想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热爱教育、献身教育。“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1]228是陶行知师德教育思想的核心,也是他毕生热爱教育、献身教育事业的浓缩。他在《古庙敲钟录》一文中说:“农不重师,则农必破产,工不重师,则工必粗陋;国民不重师,则国必不能富强;人类不重师,则世界不得太平。”他认为:“教育能改良人之天性,人之性情。教育能使恶人变善,善者益善。”[1]206

他提倡“要人敬必先自敬,重师首在师之自重”。他认为教师要自敬自重就必须讲究师德,师德首先表现在要有高度的爱国精神。他提出“我们处在任何环境里面,必抱有坚强人格,不可自由摇动,尤其到了生死关头之时,必富有‘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气概”[1]222,要培养师德,首先要从培养爱国情怀开始。陶行知到晓庄师范时,指出:“晓庄是从爱里产生出来的,没有爱便没有晓庄。因为他爱人类,所以他爱人类中最多而最不幸之中华民族;因为他爱中华民族,所以他爱中华民族中最多而最不幸的农人。”其次表现在要有坚定的献身教育的职业精神。陶行知提出要热爱教育事业,要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满腔热忱来对待教育事业,“海可枯而吾之志不可枯,石可烂而吾之志不可烂”,“不要名不要利只要教育好,不怕难不怕死只怕教育不好”[1]209。除此之外,他认为有艰苦创业的精神和创造精神也是师德修养的重要体现。

2.关爱学生,爱满天下。“爱满天下”是陶行知一生奉行的格言,也是陶行知思想研究中最为研究者们津津乐道的一个课题。1926年,陶先生在《我之学校观》中说到:“我有一句话奉劝办学同志,这句话就是:待学生如亲子弟。”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综观其一生的治学思想,“爱”始终贯穿其间,可以说是陶先生教育思想的核心与主线。他要求教师爱生如子,是因为教师职责之重大,他在谈到《地方教育与乡村改造》时说:“在教师手里操着幼年人的命运,便操着民族和人类的命运。”陶行知一生关爱学生,尤其是对小孩子。他认为:“一个人不懂小孩的心理,小孩的问题,小孩的困难,小孩的愿望,小孩的脾气,如何能救小孩?如何能知道小孩的力量?而让他们发挥出小小的创造力?”(《小学教师与民主运动》)。陶行知指出:要教好学生,首先要尊重学生,了解他们的需要,“没有尊重就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教”。教师应该学会“蹲下来跟孩子说话”,关心他们的生活,做他们的良师益友。他在《小学教师与民主运动》一文中将小孩子称为“最伟大的先生”,他说“我们要跟小孩子学习,不愿向小孩学习的人,不配做小孩的先生”[1]238

陶行知在认为教育者至少应当具备的几个作风里有这么两条:(1)民为贵。人民第一,一切为人民。(2)天下为公,文化为公。不存心包办,或征为私有[1]236-237。从这两条显示出的是作为一位“伟大的人民教育家”的广阔胸襟和一切为人民服务的无私的爱。

3.实事求是,学而不倦。他提倡学生应在好学的基础上发扬科学的精神,“我们不论研究什么学科,总要看一个明白,想一个透彻,多发些疑问,切不可武断盲从”,“尤其我们研究科学之时,碰到一个问题来了,‘知之则知之,不知则不知’”[1]221-222。他常拿“活到老,学到老,教到老,做到老”这句话来自勉,因为他认为只有学而不倦的老师才能教出学而不倦的学生来。他教导学生在任何环境里面做事,不可过于急进,需要用委婉的精神。

4.谦虚谨慎,追求真理,勇于创新。如前所述,陶行知一生致力于教育救国事业,并在不断实践的基础上,独创性地提出了“生活即教育”的理论。这一理论从根本上把握了教育的真谛,科学地探索了教育的本源,是科学的教育理论,而采取“教学做合一”的教学方法则是这一理论在实际运作中的具体表现。陶行知将“教学做合一”作为师范学校的校训,因为他觉得“再也没有一件事比明了这五个字还重要了”。他认为要让教师教出真知识,让学生学到真本领,唯有有效地将教学做三者结合成为一个整体。关于具体采取什么样的方式,怎样结合,他指出:“教学做是一件事,不是三件事。我们要在做上教,在做上学。在做上教的是先生;在做上学的是学生……先生拿做来教,乃是真理;学生拿做来学,方是实学。”[1]49陶行知认为:“我们所要追求的是行动的真理,真理的行动(Truth in Action)。这种真理不是坐在沙发上衔着雪茄烟所能喷得出来的。行动的真理必须在真理的行动中才能追求得到。”用他的话讲,就是:“你不钻进老虎洞,怎能捉到小老虎?”[1]230他认为师范教育应注意时时处处体现“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1]240的培养目标和做人标准。

(三)两者师德观之异同比较

通过以上对两人师德观的分析比较,我们不难看出,张謇与陶行知在师德教育思想上既有很多相似之处,又各有自己的特色。我们可以简单地做一个归结:

1.相同之处

1)爱国情怀促发教育救国思想;

2)热爱教育,献身教育的伟大情怀;

3)以身作则,为人师表的表率作用;

4)关爱学生,爱满天下的慈父形象;

5)实事求是,追求真理的可贵精神。

2.不同之处

在基本原则相通的基础上,张謇因为受到中国传统儒教思想的影响,从狭义的师德角度对教师提出要求,用“校章”条文规定来约束学生的行为规范,他所强调的师德教育也侧重于学生封建礼教的养成;而陶行知作为唯物主义者,在改革中国传统教育方面做得更彻底和深入。他有感于当时中国“危机四伏,存亡一缕”,认识到“做成这个(情况)的原因,就是这山穷水尽的传统教育”,他认为“要挽回国家的危亡,必须打破传统的教育而寻生路”[1]15。另外,在师德教育上,他并不作强制要求,而是采用“学生自治”的学生自我管理方式,培养勇于创新和开拓的新型人才,这从更广义的角度丰富了师德观的内涵。

三、启示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大计,教师为本。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是人类文化的传递者,教师队伍素质的高低将直接影响国民素质的高低,正如陶行知先生所说的:“师范教育可以兴邦,也可以促国之亡”[1]40。加强教师队伍建设,首先是要加强师德教育。

通过以上对张謇和陶行知的师德观的比较,我们可以得出一些启示,或者可以说是教师师德的一些参考标准,或者是作为一名合格的教师应该具备的一些要素,亦或是奋斗的目标:

1.热爱教育事业,有献身教育的志愿,爱岗敬业。作为一名教师,尤其是高素质的教师,首先要热爱本职工作,心怀教育事业,“不要名不要利只要教育好,不怕难不怕死只怕教育不好”(陶行知《师范生应有之观念》)。

2.学而不倦。活到老,学到老,教到老,做到老。“惟有学而不厌的先生,才能出学而不厌的学生。”现代的学生往往视野更开阔、求知欲更强,教师唯有勤奋学习,不断进取,及时更新自己的知识储备,积极探索新的教育教学方法,并以诲人不倦的态度去教育学生,才能跟上时代的步伐,满足学生的要求。

3.动手动脑,不断创新。理论联系实际,通过强调手脑并用,既可以提高教师的知识质量,又可以培养教师解决实际问题的动手能力。我们所实施的素质教育,必须培养具有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的人才,教师应具有创新意识和创造能力。

4.坚苦自立、追求真理、忠实不欺。有坚苦创业的精神也是师德修养的重要体现。教师应当做到“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始终保持忠实不欺的高尚人格,忠实不欺是教师立身处世的根本。在教学过程中要孜孜以求,不可因满足于一知半解而误人子弟。

5.关爱学生,服务学生。教师应该热爱每一个学生,关心学生的学习、生活,给学生最贴心的爱。“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

6.以身作则,争当楷模。教师职业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学生在学习知识的同时,也在教师的道德和人格的潜移默化下,学习如何做人,做一个什么样的人。因此,教师只有塑造好自己的灵魂,以身立教、率先垂范,才能教育好学生,教师应该是一个“道德卓越的人物”。

2007831日,党和国家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李长春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亲切会见全国优秀教师代表。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在《在全国优秀教师代表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对于教师师德建设再次寄予厚望:希望广大教师淡泊名利、志存高远。高尚的师德,是对学生最生动、最具体、最深远的教育。广大教师要自觉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带头实践社会主义荣辱观,不断加强师德修养,把个人理想、本职工作与祖国发展、人民幸福紧密联系在一起,树立高尚的道德情操和精神追求,甘为人梯,乐于奉献,静下心来教书,潜下心来育人,努力做受学生爱戴、让人民满意的教师

当今,我们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加强师德建设,张謇和陶行知的教育思想仍然有其重大的现实意义,值得我们深入研究和借鉴,使这些理论在我们社会主义教育事业建设中焕发出新的生机。

注释

1孟二冬,1957年生于安徽宿县,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中国古代文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多年来,他坚持党的教育方针,坚持不懈地教育学生追求真知、树立人生理想,被北京大学党委授予“优秀共产党员”和“优秀教师标兵”荣誉称号。《人民日报》20051210日讯:教育部近日号召全国广大教师和教育工作者向北京大学教授孟二冬同志学习,自觉肩负起为中华民族培养、造就社会主义合格建设者和可靠接班人的重要责任,不断提高思想道德水平和教书育人能力,为办好让人民满意的教育而努力奋斗。

2摘引自新华网2007831日《胡锦涛:在全国优秀教师代表座谈会上的讲话》一文。


参考文献

[1]陶行知系列研究江苏课题组:《陶行知论师范教育》。陶行知系列研究江苏课题组编印,1988年。

[2]《陶行知文集》。江苏省教育出版社,1981年。

[3]《张謇全集》第3卷。江苏古籍出版社,1994年。

[4]《张謇全集》第4卷。江苏古籍出版社,1994年。

[5]王观龙,张廷栖:《张謇的师德观》,《南通师专学报》(社会科学版),1999年第1期。

[6]陈洵《论陶行知的师德观及其对现代教师的启示》,《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0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