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102.张謇、黄炎培、陶行知职教思想“活的灵魂”浅论/马斌

50

张謇、黄炎培、陶行知职教思想“活的灵魂”浅论

南通纺织职业技术学院  马斌

一、职教思想“活的灵魂”的提出

张謇、黄炎培、陶行知都曾醉心于职业教育,进行过职业教育的探索实践,并且从探求职业教育的客观规律出发,提出了一系列职业教育的理念和思想,内涵极为丰富,可以说涵盖了职业教育的方方面面,无论是办学目标、办学方针、培养范式,还是社会合作、德行修养、学生就业以及师资建设等,都曾有过精辟而深刻的阐述。虽然三人志同道合,或神交或面叙,在对职业教育的规律认知、精髓把握和躬行践履等方面有许多相似和共同之处,但因为年龄有少长,所处不同时代或者同一时代的不同阶段,而且各自职业教育实践的背景、条件和环境亦有所不同,因此,三人关于职业教育的理念和思想也就各具特色,各显个性。然而,不管他们基于不同向度的论述有何区别,在他们全部的职教理念和思想中都无一例外地贯穿着一根主线,活跃着一个不死的灵魂,使得这些理念和思想至今仍然闪烁着不朽的光芒,继续照耀着人们把现代职业教育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进行到底。这就是为什么要提出职教思想活的灵魂这一命题的根由。

所谓活的灵魂,指的是具有生命力的理论核心、精髓或根本点,是某种思想或理论体系保持活力的根基。职教思想活的灵魂,就是关于职业教育的理念、原则和理论的精髓或根本点,是关于职业教育的某种学说、思潮充满生机与活力的源泉。堪称为职教思想活的灵魂,应具有如下特征:一是根本性。职教思想活的灵魂必须是某种职教理论和思想中最重要、最精华的部分,是某种理论和思想体系的根基和源泉。二是主导性。职教思想活的灵魂必须是某种理论和思想体系中起着决定性、指导性作用的因素,具有引领、导向意义。三是生长性。职教思想活的灵魂必须是催生职业教育新事物新思想的激发器,由于它的存在,才使整个体系保持活力,推动发展。四是特质性。某种思想活的灵魂必须是具有鲜明特色与个性的,是某种理论和思想的最典型的概括,正如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之于马克思主义,实事求是、解放思想、与时俱进之于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

张謇、黄炎培、陶行知职教思想活的灵魂会不会是一个假命题?职业教育在我国肇始于上世纪初,其发展已近百年,历经风雨而不衰,其艰难的历程充分说明,唯有抓住职业教育的根本,认清职业教育的规律,才能使职业教育在有特色、高质量的方位上健康运行。对职业教育之根本、之要害、之关键、之核心的正确认识,就是抓住了职业教育活的灵魂。这个活的灵魂,是职业教育思想及其实践本身所固有的,是对职业教育事业或活动的规律性把握。这就告诉我们,现代职教思想不是空穴来风,不是天外来客,它是职业教育一代又一代开拓者对职教思想活的灵魂的继承和发展。从这种意义上说,职教思想活的灵魂,它不是哲学理念的逻辑推演,而是职业教育实践的深化和升华,是张謇、黄炎培、陶行知等职教大家们用情、用心、用力所铸造的理论形式和实践表征。谁抓住了这个活的灵魂,谁就会准确地把握职业教育的发展机会;谁找不到或丢掉了这个活的灵魂,谁就会在职业教育发展的大好机遇面前败下阵来。

二、张謇、黄炎培、陶行知职教思想“活的灵魂”

什么是张謇、黄炎培、陶行知职教思想“活的灵魂”?我们能否从那些浩瀚的思想宝库中寻找到最重要、最精华的核心或根本点?

1.知行并进:张謇职教思想活的灵魂

之所以首先分析张謇,不仅因为张謇创办职业教育最早,是我国职业教育的最早拓荒者,而且其创办职业学校数量、种类、层次、受益之多,都是首屈一指的。在创办职业学校的过程中,张謇提出了丰富的职业教育的思想和理论,有过众多的论述,内容极其丰富。但纵贯这些思想和理论的一根主线就是:知行并进。

张謇指出:“良知之学,重在知行并进。居今之世,舍知行并进,尚安有所谓学务哉!”[1]57这就是说,如果我们把最重要的知行并进的原则舍弃了,就等于失去了教学、学习等事务的全部要义;只有在知行并进、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中,才能使学生获得适用的知识和技能。“知行并进”的涵义在于:一是指出了职业教育的人才培养目标及规格定位,就是要培养学以致用、学用合一、知情意行高度统一的实用性人才,而不能知行背离;二是指出了职业教育的人才培养模式及原则取舍,就是要把知与行、认知与践履、理论与实践有机结合起来,使学生的认知能力与实践能力同步增长,而不能知行脱节;三是指出了职业教育的成才路径及方法选择,就是只有在边学习边实践、工学交替中,学生才能把自己锻炼成实干型人才,而不能知行相左。

因此,无论是张謇在办学实践中所提出的“学必期于用,用必适于地”的办学方针、“父实业、母教育”的校企结合要求、“厂中校、校中厂”的培养范式,还是“忠实不欺,力求精进”的成才规格、“首重道德,次则学术”的德行修养论,抑或是“夫课程之订定,既须适应世界大势之潮流,又须顾及本国之情势”的课程开发原则以及“专门教育,以实践为主要”的课程建设观等,无不渗透着这一思想原则的灵魂,流淌着它的精髓。

2.手脑并用:黄炎培职教思想活的灵魂

黄炎培是我国职业教育的首创者和积极倡导者(之前的张謇还谓之实业教育)。黄炎培不仅为在我国推行职业教育而鼓与呼,而且先后为在上海、重庆、南京、镇江、四川等地创办多所职业学校,特别是中华职业教育社而四方奔走。黄炎培在实践上勇于探索,在理论上勤于研究,创办了职业教育最早的学术研究刊物《教育与职业》,清晰而深刻地提出了一系列职业教育的理念和思想,是我国职业教育理论和思想的集大成者。

“手脑并用”是黄炎培职业教育思想的核心理念。黄炎培指出:“职业教育应做学合一,理论与实习并行,知识与技能并重。如只注重书本知识而不去实地参加工作,是知而不能行,不是真知。职业教育目的乃在养成实际的、有效的生产能力。欲达到此种境地,须手脑并用。” [2]54黄炎培把“手脑并用”作为职业教育最本质、最显著的特征。

“手脑并用”的基本涵义是:第一,读书与做工、教育与职业、产与学必须密切合作。黄炎培提出,要使动手的读书,读书的动手,把读书和做工并起家来,使教育与职业实现对接融通,而且“盛倡教育与实业合作,教育供给实业需求的双方有利,同时职业学校拥有相当规模的机械设备,施行新式的工作实习,用事实来表现,……尤重要的,它的毕业生大部分确能亲切地供给工商界的要求”[3]332。第二,知识、能力、习惯必须同步养成。“因为职业教育的目标,很简单,很分明,是给人家一种实际上服务的知能,得了以后,要去实地应用的。……职业教育,不惟着重在‘知’,尤着重在‘能’,……办职业教育,不但着重职业知能,而且还要养成他们适于这种生活的习惯。”[3]180第三,动脑与动手必须联合训练。“从教育言,手脑并练,以发展其本能;从职业言,试习工作,以养成其习惯与兴趣,亦职业指导之初步功夫也。”[3]129 手脑并用从根本上揭示了职业教育的真谛,即:职业教育的办学路径不是别的,就是要走与实业相结合的路子;职业教育的任务不是别的,就是要促进学生职业知识、职业技能、职业精神的全面发展;职业教育的实现方式不是别的,就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手脑联合训练;职业教育的目标不是别的,就是“应养成矢忠矢孝、即知即行、以手以脑贡献于国家民族的强有力的保护者”[3]293

“手脑并用”之所以成为黄炎培职教思想活的灵魂,是因为这一理念始终贯穿着、主导着黄炎培对职业教育的其他认知。不难看出,黄炎培不仅懂得“手脑联合训练,适合青年期身心发展的自然要求,大得学生同情”[3]322,而且深知手脑联合训练是使职业学校名副其实的根本,“于功课切不可重理论而轻实习;于训练切不可长惰性而废服劳。否则,其结果仅存职业学校之虚名。”[3]49在黄炎培看来,手脑并用其实不只是技能训练的方法,否则职业教育就会演变成纯粹的技能、手艺培训,“仅仅教学生职业,而于精神的陶冶全不注意,把一种很好的教育变成器械的教育,一些儿没有自动的习惯和共同生活的修养。这种教育,顶好的结果,不过造成一种改良的艺徒,决不能造成良善的公民。”[3]84

3.教学做合一:陶行知职教思想活的灵魂

陶行知积极从事平民教育运动,系统提出了“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做合一”等生活教育理论的基本观点,以“工以养生,学以明生,团以保生”为宗旨,先后创办山海、晨更、报童、棉纺等工学团,热情参与中华职业教育社的建设与活动,以“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的赤子之忱,成为我国职业教育及生活教育的积极推进者。

陶行知从百姓生计出发关注职业教育,提出:“职业以生利为作用,故职业教育应以生利为主义。……凡养成生利人物之教育,皆得谓之职业教育,凡不能养成生利人物之教育,皆不得谓之职业教育。”[4]3陶行知所言生利,即生产之利、生计之利,而且,“生产一事一物时,必自审曰:‘吾能生产乎?吾所生产之事物于群有利乎?’”[4]3也就是说,受职业教育的学生应以“利群之精神”从事生产、发展生活,为社会服务。陶行知还进一步指明改进教育的“进行方针”,即“今后对于教育之努力,应向适合本国国情及生活需要之方向进行”[4]165。教育应当为学生寻找“生路”,“就是建设适合乡村实际生活的活教育……运用环境里的活势力,去发展学生的活本领——征服自然改造社会的活本领”[4]155

陶行知直接论述职业教育的言论并不多,但陶行知却从生活教育(其实包含了职业教育)的视阈,明确提出了以“做”为中心的“教学做合一”的职教本质论,揭示了职业教育的鲜明特色。陶行知指出:“教学做合一有两种涵义:一是方法;二是生活的说明。在方法方面,它主张教的法子根据学的法子,学的法子根据做的法子。不然,便要学非所用,用非所学了。在又一方面,它是生活的说明:在做上教的是先生,在做上学的是学生,从先生对学生的关系来说,做便是教;从学生对先生的关系来说,做便是学。先生拿做来教,便是真教;学生拿做来学,方是实学。不在做上用功夫,教不成教,学不成学。”[4]214-215

陶行知将“做”提到了非常之高的境界,即:不做无学,不做无教,不能引导人做之教育是假教育,不能引导人做之学校是假学校,不能引导人做之书本是假书本。在假教育、假学校、假书本里骗人的人,是假人——先生是假先生,学生是假学生。陶行知的“做”并不是单纯的手工操作,而是包含“行动、思想、新价值之产生”三种特征,是“在劳力上劳心”,须收手脑相长之效,因此,陶行知提出了“中国教育革命的对策是手脑联盟”的论断,并利用各种形式阐述手脑并用的历史必然性和现实意义。为了强调实践之于理论、行之于知的重要性和首要性,他还把自己的名字由“知行”改为“行知”。

三、张謇、黄炎培、陶行知职教思想“活的灵魂”的价值分析

张謇、黄炎培、陶行知是人们所熟知的教育家,他们的教育思想及其教育实践为后人留存了一笔丰厚的精神财富,其中,他们一脉相承、息息相通的职教思想活的灵魂,对现代高职教育的改革与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价值和指导意义。

张謇、黄炎培、陶行知是以江苏为基地、活跃在江苏并影响全国的三位职教大家。三人虽然年龄差异悬殊,家庭背景不同,人生经历迥然,脾气性情有别,属地相距遥远,但一种历史的责任感,使得三人殊途同归,共同致力于创办新式教育。三人在交往方面虽说没有世俗的密切,但三人意气相投,在人生阅历、思想主张确有许多相同、相似之处:都扬弃了学而优则仕的传统观念而极力探索一条符合中国国情的教育新路,以理想主义精神和坚忍不拔的意志创办新式教育;都以爱国救国、启迪民智、拯救民生为己任,以“舍身喂虎”、“甘当骆驼”、“名吾所不求,功吾所不争”的无私境界,开拓自己的事业,领风气之先;都有辞官不就、志在民众、脚踏实地的平民思想、为民办事的老实态度及其牺牲精神和执着信念;都与教育家杜威有着密切交往,并受其影响。

必须指出的是,在职教思想方面,三人的理论和主张有着惊人的一致性。这决不是历史的偶然,而是这三位中国教育改革的伟大先驱,面对现实,正视国情,洞察时势,抱着同样的救国救民的宏愿,对职业教育规律及其发展趋势把握后所得出的必然结论。从张謇的“知行并进”,到黄炎培的“手脑并用”,再到陶行知的“教学做合一”,可谓相辅相成,相融相通。不主张知行并进,绝对不会手脑并用,也就不可能实现教学做合一;知行并进是手脑并用、教学做合一的前提,手脑并用、教学做合一是知行并进的实现方式和必然结果。因此,三者之间不只是逻辑的、历史的关联,更是灵魂、思想的一致,是探求真理和实践价值的统一。正因为如此,黄炎培、陶行知不仅在理论上与张謇相承一脉,提出即知即行、行为知始的观点,而且在实践中更是躬行不已。其实,职业教育发展的每一个阶段和每一种理论形态里,我们都可以看到这一活的灵魂的脚步。

诚然,由于处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或者相同历史时期的不同阶段,三人对于职业教育的探索也高低不一,远近不同,有所侧重,呈现出各自的明显特色。张謇以发展实业为逻辑起点和归宿,着眼于维护和发展实业与教育的至亲关系,因而在职业教育的早期阶段具有开拓性;黄炎培从职业教育的社会化、科学化入手,大力倡导“大职教主义”,对职业教育规律的认识进一步深化,因而具有理论和实践的深刻性;陶行知则从生活教育出发,着力推行社会教育,因而具有广泛性。他们的职教思想及其实践各有千秋,各放异彩,又都具有开创性,堪称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三座丰碑。正因为如此,当时的江苏成为中国早期现代职业教育普及面最广、声势最盛、成效最显著的省份之一。

张謇、黄炎培、陶行知职教思想活的灵魂,对于我们今天现代高职教育的实践有无参照意义呢?答案是肯定的。

我们今天所进行的高职教育实践,既需要学习国外先进的职教理念,更需要从传统职教思想的珍藏里汲取宝贵的精髓。无论是德国的“双元制”教育模式,还是英国的“三明治”工学构成,无论是美国的“社区学院”,还是澳大利亚的TAFE学院、新加坡的“教企结合”模式等,无一例外地都是从本国经济和社会发展运行的实际需要出发,构建吻合实践需要的职教模式,这些无疑给我们以极大的启示。然而,我们在学习国外先进职教理念的同时,还要注重对传统职教思想的宝贵财富倍加珍视和挖掘。如张謇“厂中校、校中厂”的培养范式,便是最早的“双元制”教育形式;黄炎培在职业界找科目、课程、教材、教员及训练方法,“向职业社会里去办”职业学校的办学形态以及“工作实习”模式,就是“教企结合”、工学交替模式的范例;陶行知“与别的伟大势力携手”的生活教育路径,更是产学合作、工学结合的职业教育生命线的刻划和勾勒。还有,譬如如何进行办学目标的准确定位。张謇、黄炎培、陶行知对于职业教育于社会需要“适者生存”的论述颇为清晰,给我们现代高等职业教育的定位以深刻的启迪。现代高等职业教育必须紧紧吻合地方经济、行业发展和社会建设的需要才有旺盛的生命力,没有强劲的人才需求、发展需求、市场需求,现代高职教育就不会应运而生,也不会得到大力发展,同样,不能适应社会和职业岗位的要求,高职生也就难有用武之地,难以大有作为。因此,致力于培养适应生产力发展需要的职业化、应用型、技能型人才,同时在人才培养过程中注重对最新科学技术的应用推广以及改进创新,理所当然地成为人才培养目标及办学目标的基本定位。同时,我们应当从张謇、黄炎培、陶行知科学化、平民化、民生化的职业教育特点中受到启发,牢固树立以人为本的职教情怀,“使无业者有业,有业者乐业”,以就业为导向,以服务为宗旨,以学生的谋生为职业教育的终极目标。

把握张謇、黄炎培、陶行知职教思想活的灵魂的目的,就是要从张謇的“知行并进”、黄炎培的“手脑并用”、陶行知的“教学做合一”出发,进行现代高等职业教育的生动实践,不断探求新形势下校企合作、工学结合的有效实现方式,提高学生知行并进、手脑并用、教学做合一的职业能力和素质。

参考文献

1.《张謇全集》第4卷。江苏古籍出版社,1994年。

2.朱宗震:《黄炎培研究文集》。四川人民出版社,1985年。

3.黄炎培:《黄炎培教育文选》。上海教育出版社,1985年。

4.陶行知:《陶行知文集》。江苏人民出版社,198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