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66.张謇与南通绣织家纺事业/陈佐

102
作者:陈佐来源:海门市张謇研究会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org

张謇与南通绣织家纺事业

南通市沈寿艺术馆  陈佐

通州、海门盛产优质棉花,以往家家纺纱户户织布,素有“木棉花布甲诸郡”的美称。通州大布和海门“沙布”畅销半壁江山闻名全国。但这些纺织品没有深加工,都是以布疋出售。其原因是南通绣织工艺水平不高,同时由于我国经济落后,人民生活水平较低,尚缺一定的市场。

一百年前,张謇在南通的唐闸镇创办了大生纱厂,用机器纺纱供应当地织户,大大提升了南通、海门家纺的生产力。在民间传统绣织工艺方面,他也十分重视,1908年在南通女子师范学校内附设了女子手工传习所,从此开创了南通近代绣织事业教育的先河。

张謇是普通农家闯出来的状元,对家乡的农村经济和家庭纺织、缝纫、刺绣等手工艺术情况也十分了解。步入高层社会以后,仍与低层妇女仍保持密切联系,亲眼看到“吾南通之女子,乡居者大抵能以耕织佐生计,城市则习于逸而愈贫”。[1]142他对这些贫苦女子非常同情,想为她们寻找一条解救之路,使大家都富裕起来,只是一时还没有寻找到较好的解决办法。清宣统二年,在南洋劝业会上他看到精美的绣织品艺术水平高,也有很好的经济价值,就想通过它“求一纯百钟之利”,为家乡贫苦妇女谋取福利。这种“绣织”,主要是指女子所从事的那种技艺水平较高的传统手工刺绣和编织,其属于工艺美术范畴。它工艺性强,制作原料与技术要求也较高,是以欣赏为主的工艺精品。与那些大众化的、技术工艺简单的日用刺绣、编制家用畚箕、苇席、织布等普通产品是有所区别的。

早在20世纪初,张謇就开始重视南通绣织事业。1903年在日本考察教育时,亲自到私立鹤鸣女子职业学校参观取经。回国后亲自参与女子教育实践,积极提倡妇女职业教育,1905年着手创办通州女子学校。为普及女校解决所缺的女教师问题,又建女子师范。他认为世界的文明与女子教育有关,在通州女子师范的一次开学演说中大疾呼:“谓世苟文明,学不可遗女子。”[1]96在办女子师范缺少经费的一次募捐活动中,针对我国封建社会不重视女子教育的时弊,一开口就进行有力抨击:“异哉!华俗相传,女子无才便是德。”接着,又力数我国古代优秀女学的范例,多位贤女,“皆能……焦劳以内,以成风化之美”。“惜所谓妇学之法不传,久并所谓礼者而堙之。”[1]62正是这些优秀的女学传统,没有得以流传继承十分可惜。所以他竭力创导女学,在南通创办了多所女子学校和绣织专业技校,便于当地女子读书、学习女红技艺。从此,南通绣织艺人渐多,如今已成为全国著名的纺织之乡、家纺大户。

张謇不尚空谈,自从他认识到发展南通绣织事业的重要意义后,就从一件件实事做起,经过二十多年努力终于取得辉煌成效。这些实事主要表现在他是如何办学、筹资和用人三个方面。

一、办学

张謇重视南通绣织业是从办女学开始的。他是我国著名的教育家,曾任中央教育会长。1905年,就与他三兄张詧和乡绅陈启谦等,购买通州城中柳家巷陈氏老宅办女子学校。1906年,又在该校基础上,改建成通州女子师范学校。针对我国过去教育重文轻艺,“又或偏于文字词章之见,由是脂粉简篇扬波于华,而一二不自检押之女子益荡决其所为教,而恶而矫之者,乃有无才便是德之过”[1]105的弊病。为了矫正这种弊端,要使女子学到真正的知识和实用的技能,让她们在社会上可以自立自强,也能创造社会财富。他聘请著名女学者姚蕴素为女校校长,首期35人,学习文化为主。为兼学手工,又设立实用的缝纫和家政课程。可见南通女学一开始就结合社会实际,重视女子技能教育。为加强女子专业绣织技能培训,1908年春,又在该校附设女子手工传习所,设有编物和造花(花边)两科,从此南通绣织业就步入近代正规教育行列,开创了健康发展的新时代。

1910年,南通女子师范学校因柳家巷原地狭小,生源渐多,教学地方不敷使用,迁入到地方较大的城东珠媚园。随迁的女子手工传习所发展较快,张謇等人又将它扩建,1913年动工,第二年夏季建成。秋季对外招生改称“女工传习所”。由于新聘来的著名刺绣艺术家沈寿任所长,教学工作搞得有声有色,绣科成绩尤为突出,故生源不断增多,珠媚园内已无法再扩建发展。1916年,张謇设法筹集资金,在城南长桥西侧300米处,购得大昌纸厂房地重建传习所,19178月,女工传习所迁入新建的房屋,即今日的南通市民政局和沈寿艺术馆所在地。由于这里地方宽敞,有条件在内扩大招生并附设花边传习所。19181月底,在南通女子师范学校组织下招收新生。女工传习所绣科招入五年制本科班学生20名,一年制速成班学生30人;编科一年制学生20人;花边班学生60人。加上原有师生和附设工场员工,南通女工传习所规模已经很大了,师生员工足有200多人。192010月,在传习所东侧,张謇又建办南通绣织局开展海外贸易,委沈寿任局长,女工传习所也随迁部分人员入内。至此,南通女工传习所和南通女子师范学校完全脱离隶属关系,成为独立单位。

1920年,为发展丝织及开展对外特产出口贸易,张謇还从山东请来二名专业教师,在狼山附近设立女子蚕桑讲习所和发网传习班。针对当地部分乡民不了解发网,不支持家中女子学习,推广发网加工有困难。他在1922年作了《蚕桑发网女工招生二则》文,宣传办发网所的原因和意义,说:“女工之事甚广,编结发网,亦其一端。”还用1921年发网海关出口总额420万银,除去一切原料均值三分之一,其余全是工资的实例,说明编织发网本小利大。又用山东登、青、莱三府人,年凡收入300万元。1921年该地十数县遭灾,不闻因灾而乞赈四方,就是因为当地有此副业,许多妇女都能从事发网编织增加收入,弥补了田禾遭灾的损失,解除了受灾之难。他用这些编织发网脱贫的地区实情,告诫大家重视这项女子手工艺。文中还通告南通女子,发网制作简便,善制者日成24只,工资500文。又说“以此荏弱女子,空手吸取外人巨万之金钱供生计者”。最后号召大众:愿学者半月一班,不收学费,学会了供应原料,加工后可得工钱。希望“南通女子岁入设增数十万百万”。由于张謇重视农村绣织事业,当地发网加工技术后来得以普及,泽惠了许多农村贫苦女子。那时在南通、如皋、海门城乡,许多妇女都能制发网、绣花边,许多产品就是通过南通、上海对外出口的。

为支持女子手工传习所早日在经济上有所收入,促进其自立快速发展,张謇很早就为它办了商品陈列所。开始建在魁星楼,因该楼原在濠河水中,前往参观的人不便,1913年改在城内关帝庙内[1]105,后来又借城南传习所东侧的药王庙展卖产品。1920年办绣织局开展对外贸易,产品中高档的刺绣挂屏外,也有众多绣织家纺产品,为今日南通发展绣织家纺产品出口开了个好头。

二、筹资

张謇关心重视南通绣织,不仅是单纯组织创办各类学校和训练班,还一次次搬迁扩大有关机构,使南通绣织事业的规模不断健全完善,先后创立女子手工传习所、女工传习所、花边传习所、蚕桑讲习所、发网传习班等专业学校和培训班;在贫民工场也有缂丝织造项目;又建商品陈列所、绣织局开展海内外贸易,上海和美国纽约也设有办事处。这一个个单位的建立和长期运作,都需要大笔资金不断投入,它的资金来源主要依靠张謇组织筹资。为了筹得这一笔笔数额庞大的资金,真可谓历尽艰辛想尽了一切办法。其主要途径有:争取国家和政府拨款和政策支持;向民间募捐、借贷;自己捐资。

(一)争取国家资助

由于我国长期的封建统治,不重视民众教育。清末民初政府教育经费很少,一般小学尚不普及,许多男童都不能上学,更不谈女子教育。张謇就利用自己在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威望,在南通创办女子绣织技校,力争得到国家和政府的支持。如1912年,为南通女子师范建筑女工传习所、蚕科、保姆、医科,要求省教育会拨款一万五千元[2]242,改建商品陈列所补助三千元。同年,在张謇等人要求下,南通县议会同意将女子师范改为县立,办学经费除原有经常费外,都由县教育经费开支。从1914年沈寿任职南通女工传习所所长后,该所历年也有县署的经费补贴。经张謇努力,1916年,女子师范学校在吕四二埔得到垦地648亩,财政部还发给有关执照。以上经费和土地虽然国家都是拨给南通女子师范学校的,由于那时张謇所办的绣织方面的传习所均附设在该校,故上述国家经费和政策支持,也有支撑南通绣织业发展的重要作用。

张謇为节约女子职业学校办学资金,也争取政府照顾减免相关费用。如19209月,为南通公园、女子师范、女工传习所、绣织局在苏州购买公用床、桌、椅、几等木器四百五十件。他就分别向省财政厅长张寿镛和南通县署致函,要求吴县、常熟、南通各地在其运输途中免税放行。

(二)向社会慕捐

发动乡绅等上层社会集资募捐创办南通绣织学校,也是张謇发展南通绣织事业的重要措施。早在1905年张謇就积极筹办南通女子学校,初期建校房屋和办学资金由其三兄和众乡绅筹集。1907年购地迁址扩大规模,预算资金达四万元。资金不足办学困难,张謇想从民间劝募筹资,见妻子徐夫人也积极响应,就写了《代内子作通州女子师范学校募捐启》,发动通属各县上层妇女捐款。同年4月,通州、海门、如皋、泰县等地各界妇女七八十人,齐集在城南别业。徐夫人带头捐助建筑费500元,学校常年经费1000元。三嫂邵夫人也积极响应捐款,很快就募得9000余元,徐夫人犹嫌不足万。不久徐夫人病逝,张謇又用其名义捐了3000元,以了却她的遗愿。19076月,张謇见女子师范办学经常费不足,又和其三兄张詧商定从二补荡田租中,每年抽200元作该校的补助金。1912年,张謇捐垦牧区田地十万步,吕四彭根堂也随捐六万步。在他影响下,历年来不断有人向南通女子师范捐地捐资。1914年,其三嫂杨夫人就捐资3000元。这些款项资助了女子师范,也使它有较充裕的资金投入附设的传习所使用。1924年,金沙区捐资千元作办学经费,张謇又分配400元给女工传习所。

在创办绣织局时,因资金不足,张謇在19208月致信上海一银行经理陈光甫,请求贷款3000元美金,以支付美国关税。

(三)个人捐资

旧社会里,许多人对创办女子绣织技校认识不足,故要求国家、地方政府拨款和社会捐资办校,并负担长期经费显然不可能。张謇要促成其事,唯有自掏腰包。除上述他多次在社会劝募中带头捐助外,个人在女子绣织技校方面也屡有捐助,对女工传习所捐资尤多。1914年半年间,就负担了3000元。该所初期每年经费达4800元,直至1920年,该所收入较多了才减半,1921年见其自给有余方才停止捐助。除历年经常费外,1916年女工传习所搬迁建筑费5000元,也是他私人负担。[2]246由此可见,仅从1914年至1920年,张謇仅负担女工传习所一项的资金,就达34400元。

三、用人

张謇重视南通绣织事业,除了在办学、筹资方面作了大量贡献外,还在用人方面做了许多工作,招聘了不少外来绣织工艺人材,担任技校教师培养当地技工,为发展南通绣织事业的发展奠下了技术基础。

针对南通特点,张謇运用“派出去、请进来”的办法,解决了缺少绣织工艺人材的困难。通州民间绣织虽有一定基础,但在技术水平较高的刺绣、缂丝等方面尚缺少专业人材。在派人学艺方面,张謇也亲自顾问。如1910年南洋劝业会期间,张謇用通州刺绣向沈寿清教,沈寿认为技法尚有欠缺、工艺不得要领。于是就要求派人到绣工科向她学绣。得到同意后不久,就派了邢、施两名女生到北京学艺。期间,他还利用到京中办事的机会,亲自到绣工科拜访总办余冰臣、总教习沈寿,感谢他们为南通代培学生。这两位南通女生也深受鼓舞学习更加用功。虽然不久辛亥革命成功,清朝灭亡,绣工科停办,这两名南通学生也回到南方。其中一名叫施宗淑的女子,后来在传习所当刺绣教师,她运用新学到的技法和姐姐施宗洁合绣的《牧马图》,还在1915年美国巴拿马博览会上获得银质奖。

为发展花边、发网生产,张謇也派人外出学艺。那些外来的花边、网扣绣织工艺,虽然技术要求并非很高,它是鸦片战争以后才从国外传入,产品又都出口为外国人所用。因通州偏于江北一隅,信息较为闭塞,许多普通妇女见所末见,闻所非闻,都不知花边和发网是何物,当然更不懂制作。为了使通州女子摆脱贫困的境况,为她们开辟一条生产花边、发网致富道路,19147月他在北洋政府任农商总长时,还忙中写信给他三兄张詧,要他派人到山东学艺回来传教。[1]119张謇对南通花边、发网业务的发展非常关心, 通过上海老友孝廉谢酉山女儿谢珩(林风) 等人,了解到江南花边发网行情。1920530日,谢珩与周静君女士来访,他将这两位女士介绍给沈寿,当晚沈寿设席招待并留她们住宿。9月,绣织局落成。1021日,谢珩就来说发网业务,以后她和洁芬女士常来南通联系工作。1921年张謇曾为南通发网训练班学员的事情,写信询问老友李虎臣:“学发网之女生归,能广其传否?念念。”可见,他十分希望发网技术能够迅速推广,早日普及到城乡各处,能为南通、海门贫困妇女谋利。即使要过年了,他仍将发网教学推广工作记在心上。如1922127日,是农历辛酉年除夕,家家户户都在准备迎春节过大年。他在海门常乐老家,还约了发网班教师髌如来谈话,向她了解发网教学的事情。

正因为张謇关心发网事业,故南通发网技术推广工作做得较细,生产、加工外发、组织外销出口都取得较好成绩。据一位从如东丰利来的客人,前几年告诉笔者,当年他的祖母曾在南通女工传习所学习编织,由于技术水平高,又愿意辅导别人,回乡后许多女子都来向她学艺。农闲季节几乎天天有人来学,还有海安、如皋和东台等邻县妇女。现在那一带地区,就是南通编织工艺基地。前年笔者在海安、如东农村普查工艺美术,见那里许多普通农村女子都是编织巧手。

针对工艺要求较高的刺绣、缂丝等产品,张謇积极引进专业人才到南通来传授技术。前清商部绣工科的主要教职人员余冰臣、沈寿、沈立、金静芬、周乔年、杨旋九等,1914年都被他聘到南通来工作。编织方面招聘山东邱氏和任东芳任传习所编科主任;还聘花边、织袜等各种工艺人材充实传习所教师队伍。

为了使南通能招到更多的各种稀缺绣织人材,张謇自己积极参与招聘,还四处托人张罗,即使在北京北洋政府中任农商总长、又兼水利总局总裁日理万机期间,也利用空隙网罗有关工艺人员。如19147, 他先后给沈寿丈夫余冰臣[3]56、三兄张詧[3]79、天津朋友严次约写信联系[3]81,商谈招聘人事。其中一信中说“徐申如是自已托人物色的织袜人员,备作女工传习所作教员”。函中还就如何派人去山东学艺;寻找缂丝艺人等都写得明确;特别是如何从北京寻找缂丝人员讲得更细,说南通女工传习所有编科,用男不若用女等。还希望能将招聘的缂丝人员带往水利总局一晤,以便当面进行考察。可见张謇对招聘的绣织工艺人员素质多么重视。

量材录用招聘来的工艺人员,是张謇调动外来技术人员的一个法宝。这些人员来到南通,张謇将他们一个个都安排到合适的岗位上,使他们有用武之地。如沈寿丈夫余冰臣,张謇知他知识渊博,精通书法美术又熟悉刺绣艺术,是个人才。1913年他因在天津事业不畅,请求到南通发展刺绣。张謇很快就约余冰臣来南通商量,同意其建议。并聘请他夫人沈寿,及绣工科原有刺绣教师和画师等骨干,都到女工传习所任职。没几年,传习所的刺绣教学就取得丰硕成果。针对余冰臣曾任清商部绣工科总办多年,有管理能力,就委他任贫民工场主任。果然没几年贫民工场也取得显著成绩。从张謇191811月《致郭礼征、曹秉仁函》中说:“南通贫民工场藤竹工出品颇佳,销货亦畅……”[3]206。在1919年的《致赵凤昌函》也称赞“南通贫民工场缫丝、藤竹二科,于美术殊能研究,成品亦颇精雅”[3]214。同时针对余冰臣社会活动能力强,有出国考察经验。1915年又让他远赴美国,参加巴拿马博览会。余冰臣不负众望完成任务,其间还收到不少绣织方面的国外商情况悉供张謇参考。后来张謇为庆贺督军李纯生日,贺礼中就有通绣、通缂,可知缂丝产品已在余冰臣努力下已能成批生产。

张謇在利用这些能人办事的同时,也努力帮助这些人员排忧解难。1914年他在北洋政府任农商任总长期间,见余冰臣曾对国家有功,目前经济确有困难,就热心地协助他向政府追讨清政府期间关于赠送刺绣《意大利皇后像》的相关钱款问题。[3]56张、余两人开始关系密切,张謇儿子佑祖和余冰臣女儿学慈也订了婚,两人成为儿女亲家。后来余冰臣受小人挑拨,对张謇有了意见,欲辞职去上海卖字谋生。张謇知道了还亲自出面诚恳挽留,谓:“且节用移家仍住工场,将来游民传习所成即在工场,就近可以兼管,月可增津贴,比上海卖字较安稳,有把握。”[4]76见其不听,执意要走,还为他鬻书赞其书法艺术,为他制订润格标准,用状元名望为其在海上艺途中闯荡鸣锣开道。

对其他工艺能人张謇也同样重用,如1916年请来山东著名民间工艺大师任芳东,也就让其负责编科教学工作。对北京拉洋车的缂丝艺人也很同情,请来几名都安排到贫民工场,让他们安心从事缂丝织造。南通招聘的众多人才,除余冰臣、沈寿外,还有不少从事刺绣、图画、缂丝、花边、发网、织袜、裁缝和编织枸柳、编麦杆、竹器、藤器等工艺的技术人员。他们来到南通,加强了当地女子师范学校、女工传习所、贫民工场、发网传习班的师资力量,提高了南通绣织工艺的制作水平,增加了地产工艺品的产品品种和生产效益,使许多妇女掌握了新技术,能够参与生产自救脱贫。

那些外来艺人为什么能长期安心在南通执教,除了张謇能尊重人材量使用外,他的第二个法宝是关心她们生活,使她们在异乡同样能享受到家乡的温暖。如对待女工传习所所长沈寿,见其成绩突出,不但增加其工资、为她写谱立传、委她为绣织局长。还在她生病期间,张謇不嫌其烦为她寻医问药、多次借宅供她休养。沈寿病重发作时,张謇不顾自己年岁已大,半夜起身参与抢救。其死后,又为她操办后事组织公葬、献地做墓、申请政府褒奖。对其外来人员,张謇也同样关心。如后任女工传习所所长沈立,终身未嫁。其妹妹沈寿和弟弟沈右衡先后逝世,她孤身一人在南通工作,十分清苦。为关心这位老艺人,19231011日,在其六十岁生日那天,七十多岁的张公提着礼品,亲自前来为她贺寿。[5]797

像这样细心关怀部属的事例,张謇还做了不少。正因这样,外来人员在这里也能感受到家的温暖,安心在南通工作。如用关心青年女教师的婚姻家庭的办法,留住了他看中的人才。如嘉定人朱倩霞是传习所花边教员,为人真诚,忠于职守,工作勤奋。见她到已婚年龄,恐其以后离开南通,19187月,张謇就有意做媒,将她介绍给友人之子徐个臣为妻,使朱倩霞长期留在南通安心教学传艺。[5]739对绣科另一位失去母亲的“小先生”沈粹缜也关爱有加,她在谦亭陪伴姑妈沈寿养病时,夏日缺少蚊帐等寝具。张謇怕她受蚊虫叮咬,忙叫人加备一套送去。[1]6131920年初夏,也曾为她作伐,对象是河海学校工科毕业生晋曜丹,[5]758只是两人无缘没有成功。后来粹缜为苏州所聘期间,经人介绍嫁给邹韬奋。这些看似平淡的生活“小事”,通过张謇的细心运用,却收到很好的社会反响,许多艺人在南通勤奋工作,甚至献出她们的生命,很快就改变了南通绣织工艺后进的局面,能与当时全国先进的湖南、山东和江苏其他地区并驾齐驱,并有胜过之趋势。

四、反响

由于外来艺人在南通受到张謇信任,在绣织教育岗位上受到重用,生活上也得照顾,所以她们就能充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创作了许多优秀作品。除沈寿的《耶稣像》1915年在巴拿马博览会上获金奖外,苏州籍刺绣教师金静芬,为南通齐家一位老太太绣的肖像,也获得青铜奖;苏州籍画师杨羡九的国画《牡丹》刺绣也在该会中得到好评;与会展出的师生作品还有多幅。一个普通的县城内,创建历史不长、规模不大的女工传习所,竟在国际艺坛上一次连获金、银、铜三个刺绣大奖,一时轰动世界成为国内外的美谈。1920年,绣织局在美国纽约第五街南通办事处,展出的一批包括著名刺绣《倍克像》等精品,都是传习所的老师们带头刺绣的。同时展出的还有各种刺绣挂屏、补子、戏衣、坐缦、桌布、门窗帘、缂丝产品和大批花边、发网等工艺品,其中也包括床上用品,如床单、床罩等家纺绣品。

由于外来艺人安心工作尽职传艺,一批批南通艺人也在她们教育下很快地成长起来了。1920年女工传习所第一届五年制本科生毕业,自此,南通也有了一批高水平的青年艺人,张謇称赞她们“艺皆精好,故与湘鲁苏并驾而锓锓突过之矣”[5]760。这其中有多名本科生留校任教,如刘采繁、宋冯、宋金苓等。以及后来毕业的李巽仪、巫玉、张元芳、庄锦云等刺绣术家,都曾为繁荣中国刺绣作出重要贡献。

南通由于招来许多外地著名艺人从教,各工艺学校教学成绩突出。社会影响也不断扩大,引来更多学生前来学艺,传习所等办学地方也只得一次次相应地改扩建,方能容纳众多师生。如19181月一次招收新生就达130人。其生员主要是本地学生。她们来学习,就为当地储备了大批绣织人才,为南通今日发展成绣织工艺大市,准备了人才和技术条件。南通不断引进绣织技术人才,又经过多次改进教育设置,教学方法也不断进步,成为当时社会影响较大的名校,。一时外地学员也来报名,学生遍及苏、沪、浙、闽、皖、赣[6]349等地。同期,设置的编物科也取得不少成绩,主要教授用杞柳编筐、编篮,还有麦秆编辫用于制造草帽和提包等工艺制品;其中有许多精美作品,也运到美国去展销。花边、发网刺绣织造更是大宗科目以出口为主。通过创办发网培训班,培育了一批骨干回乡普及技术,发展了大批妇女加入发网加工队伍。所以发网在本地外发加工,就能顺利获取成批货源。即使在1922年,出口美国的大宗绣织货物因关税壁垒被查封,导致南通绣织局亏损倒闭。但南通民间的花边、发网加工生产仍然在进行。为进一步扩大生产,1924年张謇曾作《告南通发网女子父兄书》,劝导当地乡民支持女子发网编织。在南通影响下,海门、如皋也成为发网花边生产基地,如皋留学生姜渭璜与沈卓吾联手成立花边结网公司,组织生产出口多年,直到抗日战争爆发才停业。[7]871908年南通女子师范学校附设女子手工传习所,    南通开创绣织技术培训女校以来,至今己100周年。由于张謇、姚蕴素、沈寿等先贤对南通绣织事业的重视,南通绣织业才逐步摆脱落后面貌,取得一系列重大成绩,步入全国先进行列。1926年,我国参加美国在费城举办世博会,南通女工传习所也有刺绣作品参展,因作品精美被评为甲等大奖,其成绩还胜过1915年的巴拿马博览会。可惜这个美好消息来迟了一步,其时张謇刚因病重逝世。

南通己具备进一步发展绣织事业基础,并培养了众多艺术人材。旧中国战乱较多,南通绣织业一直没有很好发展。新中国成立后,在党和政府的重视下,南通绣织业才久得以恢复和发展。一批张謇时代的老艺人宋金苓、巫玉等人积极恢复南通绣织品生产,并在相关企事业中担任领导,她们继承了先人遗志,努力培养新一代艺人。南通市政府后来还成立工艺美术公司,在城乡各地创办工艺美术工厂、学校和研究所,尤其是广大县区也有一个个绣织品企业,形成一个完整的培养新人、开发产品、组织生产、出口贸易的网络。1970年代,海门天补乡因有一位名叫徐兰珍的女子,曾受业于沈寿弟子,学会了刺绣。她在南通工艺美术研究所工作时,在家乡发展了二家刺绣加工厂。培养了300余百名刺绣女工,刺绣日本和服出口。这些刺绣女工都有很高的刺绣技艺,她们也成为当地家纺产品绣花的主力军。

1980年代,南通人民继承张謇精神,努力发展绣织工艺,不断开发新工艺新产品,使我市很快成为我国工艺美术产品出口基地,在我省仅次于苏州名列第二。经过挖掘、整理和研究,彩锦绣、扎染、草木染等新产品新工艺也应运而生,刺绣、工艺丝毯、丝绸绣衣、家纺工艺绣品、扎染、蓝印花布等都曾获得国家金银大奖。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南通、海门、通州市乡镇企业绣织品生产大增,工艺人员纷纷下乡培训辅导,农村家纺绣织、绣衣、扎染加工队伍不断壮大,1980年代末,全市(包括三区、四市、二县)己有十万多人的生产队伍,外贸产品出口量也不断增长。1990年仅真丝女绣衣一项就达12000多万元,出口量占全国13%以上。如今南通成为全国著名的家纺绣织大市,南通、海门、通州都是著名家纺城市,产品除满足国内需要,还大量出口。当年穷得叮当响的通州兴东乡黄金村,以几支绣花针起家加工绣衣,后来发展成绣衣厂,产品成为江苏省优质产品,大量对外出口。因自身生产能力有限,就派刺绣人员到各地传艺发展加工队伍,据统计在江苏、安徽、浙江三省发展加工点五十多,仅绣品一项年产值3000多万元。该厂以后又和外资企业联手,发展成江苏综艺股份有限公司,还到国外发展多种经营,企业越做越大,已成为上市公司。海门、通州的家用纺织绣品市场十分繁荣。据海门市统计局统计资料,仅三星镇叠石桥一个绣品市场的家纺产品,2007年的销售额就达214.36亿元人民币。在张謇故乡涌现了大批家纺能人,陆亚萍女士就是其中一个,她在烈星村以一把剪刀、一把尺,10元钱起家,经过20多年拼搏,已发展成“江苏亚萍集团”。近年来投资8亿多人民币,在南通、海门、叠石桥、如东设立分公司,员工4000多人。它的纺织品和家纺产品,远销16个国家和地区,在出席全国人大会议期间,总书记胡锦涛和她三次握手亲切交谈,勉励她把企业做好、做大、做强。还有从江海平原破土而出的“罗莱家纺”等实力雄厚的一批著名家纺企业,都有自己的名牌产品,有些还成为国际著名品牌。实力雄厚的江苏综艺集团是年产值数亿,原先也是夫妻俩从一枝绣花针八条床套起家的。1970年代,通州兴东的黄金村十分贫苦,他们从南通市找到刺绣加工绣衣项目开始发展,改革开放的初期自己成立绣衣厂,生产绣衣设法出口,淘到第一桶黄金。以后再发展木材加工等企业,经过不断拼搏,终于发展成为南通最早上市的民营公司。在南通绣织品中,还有蓝印花布、仿真绣、彩锦绣、扎染、工艺丝毯、勾棒针衣等传统产品,被评为国家或我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保护项目,绣织行业中有多名国家级、省级工艺美术大师。回顾这些成绩的取得,都是先贤张謇重视南通绣织事业,为后人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注释

[1] 步:清末民初,南通、海门民间计算土地面积的单位,一万步约合四十市亩。

[2]参见2000年上海图书馆编印的《中国与世博会》。根据世博会评奖规则,它一般设立七种产品奖,其分别为甲等大奖、乙等大奖、丙等大奖、金奖、银奖、铜奖和状铭奖。

参考文献

1.《张謇全集》第4卷。江苏古籍出版社,1994年。

2.朱嘉耀:《南通师范学校校史》(第1卷)。《南通师范学校史》编篡委员会,2006年。

3.《张謇存稿》。上海人民出版社,1987年。

4.[佚名]:《沈鹤一述妹略录》。南通工艺美术研究所,1990年。

5.《张謇全集》第6卷。江苏古籍出版社,1994年。

6.许彭年,孔容照:《张南通先生荣哀录》。张謇研究中心(重印),2006年。

7.周思璋:《东风第一枝》。《博物苑》,2006年第2期第878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