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市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张謇卖字/施友明

42
作者:施友明来源:海门市张謇研究会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org

张謇卖字

施友明

看到这个题目,有人觉得奇怪,张謇是大名鼎鼎的状元,又是大生纱厂的老板,怎么要去卖字呢?谁解其中昧,都云作者痴。且慢,听我细细道来。

不错,张謇是大魁天下的状元,但他是一个实干家,他要办教育、搞慈善,政府又不给一分钱,钱从哪里来,只好凭自己从小苦炼而成的一手好字来换钱;不错,张謇是大生纱厂的董长,纱厂赚了不少钱,但此钱是专款专用,是用来发展再生产,不能挪作它用。这样一说,大家可能明白了吧。

张謇卖字,最初是在1897年在上海为大生纱厂募集股本时,因旅资不济而不得不靠卖字来解决。到了1899年5月,张謇又到上海为大生纱厂集资,前后两月,期间所办之事化费较多,只好仍以卖字补足。后来张謇为南通公益事业筹集资金,又不得不刊登“鬻字字婴启”。张謇在这则广告中写道:“今发起通州新育婴堂,自三十二年九月开堂,至三十二年十二月初,收婴逾千数,原有经费仅银元四千,而用逾二万,……婴来又不可止也。仆不自尽其力,无以对凡应寡之人,而确为之自尽者,惟有鬻字。拟自三十四年正月元旦始,凡欲仆作字者,请皆以钱。钱到登记,字成即交,按季鬻满五百元即止。仆字不足道也,而以鬻字之钱当所育婴,百余婴之命绕于仆腕。”张謇在广告中还明确了“楹联、屏、榜书、册页、手卷、扇”的卖字收费标准。张謇为唐闸新育婴堂、为残废院盲哑学校筹集经费,也以字易资。1922年,大生企业集团发生了危机,各项慈善公益事业经费失去支撑,张謇又发布《为慈善公益鬻字启》。这次卖字,张謇原定一个月,而事实上却持续了两年多时间。1908年2月15日至1924年6月2日的16年间,张謇在各种报刊登载鬻字广告12次,足见这位状元公为事业苦心之至,况且事为均在他55岁以后。

由于张謇是状元,所以买他字的人很多。张謇写的内容一般根据求索者的意愿和用途,然有时也引起误会。一次,有一个名声不好的绅士新建华宅,以八尺金箋求张謇写楹联,张为书:

庭兼唐肆难求马

室类尸乡爱祝鸡

下联“尸乡”“祝鸡”是从《仙列传》“仙人故事”中来。“尸乡”为仙乡之名。岂知这个豪绅财多识陋,看到“尸乡”二字勃然大怒,立即将张謇写好的对联撕得粉碎掷于案上,扬长而去,张謇把他喊回,又给他写了一副:

堂内多明使人久座

门前有戏与君笑言

绅士一看高兴了,出现了笑容,点头称是。殊不知下联中“戏”与“戏弄”之“戏”同字,“言”与“厌”字同音,有嘲讽之意(张謇用了“隐障法”),而双倍索取其书写费。

1924年农历九月初一,71岁高龄的张謇放下了鬻字之笔,感慨良多,为此写了一首《鬻字告终以诗记之》的诗:

大热何尝困老夫,七旬千纸落江湖。

墨池径寸蛟龙泽,满眼良苗济得无。

张謇鬻字,字字娟秀,笔笔灵动,满纸生辉,所以在家乡、在上海及江南一带流传很多。所售作品,落“张謇”款,或“謇”单字款。起初押朱文“啬翁鬻字之印”,1916年鬻字时听取黄炎培先生建议,弃前印而改用白文“通州张謇之印”。凡上款题“某某一兄”的均可断定为其鬻字之作,然极可珍藏或流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