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2.试说“张謇精神”/茅家琦

57
作者:茅家琦来源:海门市张謇研究会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org

试说“张謇精神”

茅家琦

 

一、“重人格、尊人道”——张謇的道德追求

  张謇是一位道德高尚的历史人物。1924年,在致黄郛的一封电文中,张謇说:“法治治人,先各自治。自治之要,重人格尊人道而已。”“重人格、尊人道”是张謇一生的追求,是“张謇精神”的核心,也是张謇一生“立功”“立言”的准则。

  对自己,张謇珍重自己的人格,严于律己。他的儿子张孝若在《南通张季直先生传记》中有下列一段记载:

  甲午那一年,我父亲在北京好几个月。有一回看见太后从颐和园回到京城里,适逢大雨。地上的水积了一、二尺,大小文武百官,还有七、八十岁年纪的老臣子,都跪在水里接驾。上面的雨,先落到帽子上的红纬缨,从那里滴下来,滴到袍褂上,一个个都成了落汤鸡,还好像染了鲜红的颜色。那太后坐在轿子里,连头都不回。我父一看,心就难过起来,觉得这是有志气的人该做的么?还是回去做老百姓吧!

  张謇“重人格、尊人道”的道德精神,在1918年一次演说中解释得最为透彻。这一年张謇在南通创立“尊孔会”,在第一次会议上,他发表演说云:

  自国体改革后,道德凌夷,纲纪废坠,士大夫寡廉鲜耻,唯以利禄膺心,一切经书,不复寓目,而诈伪诡谲之恶习,因是充塞于宇宙。……本县发起尊孔会之意,诚欲人人知人道之所在,而为有理性之人类。

  可见,尊孔的目的是提高大众的人格与人道,是宏扬人文精神,并不是歌颂皇帝,维护专制制度。

二、办厂“谋财利”与主持“地方自治”——张謇的两重身份

  张謇办厂,当然是为了“谋财利”。他说“据正谊言之,以皇皇然谋财利者唯有实业而已。此又鄙人兴办实业之念所由起也。”

  张謇批评官办企业,主张发展民间资本。他提出发展民间资本并由政府给于扶植的政策。他说:“凡事听民自便,官为持护,则无论开矿也、兴垦也、机器制造业也,凡与商务为表里,无一而不兴也。”他还提出政府在“立法”“金融”“税收”“奖助”等方面的扶植民间资本的具体政策措施。

  办厂“谋财利”,这是张謇在家乡的第一个身份——工商业人士。张謇还有另一个身份——士绅。

  大生纱厂创办以后,张謇以士绅身份进行社会公益事业,推行“地方自治”。由此,张謇的两重身份形成他所经营的两方面的事业。一方面,作为工商业资本家,他办厂赚钱:另一方面,作为地方士绅,他推行“地方自治”。张謇采取“母实业”的方针,将这两方面结合起来。以办实业赚到的钱支持“地方自治”所需的经费。这样,大生等企业担负了原应由政府负担的财政开支。正是依靠以大生纱厂为骨干企业提供的资金,才使南通地区的近代化事业发展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问题是本应由政府承担的任务由大生企业承担了。张謇曾经说过,政府应“护持”民间企业,现在却出现相反的情况。政府不仅不“护持”企业,相反,企业出钱从事政府应做的工作。企业经受不住沉重的财力负担,最终被银行团接管。

  如果我们进行深一层的分析,可以发现,张謇最大的失误是违背了市场经济最基本的原则:追求利润。进行“地方自治”的结果,企业的利润用到其他社会事业中去,进不了股东的口袋。股东失去了经营的兴趣。在大生历届账略中有一个值得重视的现象,即每年都有巨额资金被私人借支。1920年有74.6万两,1921年有71.9万两,1922年达到139万两。以1922年为例,139万两欠款中的101万两是由南通各企业、淮南各盐业公司等的股票作抵押的。在南通,张謇是有势力的地方领袖,对他的强势作为,没有人愿意公开反抗,只能采取消极态度:只希望能从大生公司领取“官利”,不介入其他事务;如果张謇再向他们集资,他们就以大生相关企业的股票向大生纱厂抵押借钱应付。这样,又将风险转移到大生纱厂身上。大生纱厂股东及其他人士失去了在南通投资和经营的积极性,这是市场经济最大的忌讳,也是大生企业集团最大的失误。


三、关于“言商仍向儒”的一点辨析

  “言商仍向儒”,张謇对自己作了这样的定位。这是准确的。“言商”,指的是张謇办工厂,发展经济;“向儒”,指重视自己的思想修养,以儒家的伦理道德、文章学问要求自己。张謇经营实业仍然保持儒生本色,在言论和实践中都作出了杰出贡献。

  以“儒商”尊称张謇,当然有道理,但我个人认为,又是有商榷余地的。张謇说他“言商”,指的是“当商人”;张謇说他“仍向儒”,指的是“仍然做儒生”。“做儒生”是一般用语。针对张謇这位具体人物说,就是当“士绅”作官民之中介,为乡人谋福利。因此,我个人认为称张謇为“绅商”切合他的两重身份:既表明他是近代工商业人士;又表明他是地方士绅,发扬孔孟精神,为地方谋福利,做了许多有益的社会工作。张謇的若干政治活动,包括赞成维新、主张立宪、走向革命,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既符合他的士绅身份,又体现了他为乡民谋福利、救乡民于水火,不使“战祸延长、人民涂炭”的高度人道主义精神。

 

      (作者单位:南京大学。本文刊《张謇研究》2009年第1期)

编辑  曹卫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