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5.诚直、平实、坚韧——张謇思想品格浅析/李学智

232
作者:李学智来源:海门市张謇研究会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org

诚直、平实、坚韧——张謇思想品格浅析

天津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李学智

  一个对社会进步做出重要贡献的历史人物,其成功除了各种社会、家庭条件之外,必有其独特的思想品格的因素。张謇作为由传统向现代转变时期的“状元资本家”,为近代中国工商业的发展、教育的进步,以及社会风气的开通等做出了独特的贡献。考察其生平行事中所表现出的思想品格,对于今天的我们,或不无裨益。

  张謇生于咸丰三年(1853),曾名育才,字树人,24岁时改名謇,字季直。晚年以啬庵为号,亦称张季子。张謇晚年曾这样表述其人生之志趣:自己本农家子弟,“生平耻随人世间一切浮荣虚誉,及流俗猥下之是非,向不以为轻重。徒以既生为人,当尽人职,本吾所学与吾所志,尺寸行之,不可行则止”。1张謇对自己平生思想性格的这个总结、剖析,有助于我们对其思想性格的认识、理解和表达。

  张謇思想品格一个突出的方面是诚直。所谓诚直,即真诚信奉自己的理念,为实践自己的理念而不计得失,坚持自己的操守,不为眼前利益的引诱而放弃。张謇说:“与其得贪诈虚伪的成功,不如光明磊落的失败。”2他为通州师范学校制定的校训:“坚苦自立忠实不欺”,3表露的即是这样的一种性格或理念。张謇的言行鲜明地表现了这样的品格。

  同治七年(1868)张謇即考中秀才,但其后屡次乡试未能中举。光绪二年(1876),张謇应邀到在江宁发审局任书记,开始了其幕宾生涯,同时借住惜阴书院读书。四月,“应科试,经古制艺正复四场皆第一,补廪膳生”。眼看即可取得参加乡试的机会,但他“不应优行试”,放弃了这个机会。原因是学官要求“先具挚而后举”,张謇却坚持“未举义不当先挚”。4这是正统儒士自我标榜的操守,也是所谓可免于谄的“贫贱之骄”,虽被时人讥之为古板,5而正是张謇这种诚直品格的表现。

  光绪二年(1876)闰五月,张謇入庆军统领吴长庆幕府。作为吴长庆的主要幕僚,张謇尽心竭力,“多所赞划”,且吴长庆命其子保初“从謇受业,宾主相得”。6光绪七年(1881),袁世凯以“世侄”身份率其家旧部数十人投入庆军。7在军中时曾一度由张謇指点制艺。光绪八年(1882)吴长庆奉命率庆军赴朝,袁世凯的精明干练得以展现,三年间职衔不断提升,官至“管带副营”,并奖叙五品同知衔。吴长庆归国后,留袁世凯代管驻朝三营军队。但袁世凯不到两月转而“自结”李鸿章,“一切更革,露才扬己,颇有令公(指吴长庆——引者)难堪者”。8张謇对袁世凯的行为极为不满,光绪十年(1884)四月与朱铭盘、张詧联名致函袁世凯,历数其在庆军中所受的超乎寻常的信任与提拔,痛责其不感念吴长庆的知遇之恩,“胸中既恃家世,又谓二十许人作营务处营官,姓名见知于一新办洋务之宰相,是旷古未有之事。又有虚骄者、浮检者、圆熟者、庸劣者左之右之,颂功述德,……遂志得意满,趾高气扬,而不顾蹈于不义”。9此后与袁绝交二十余年。此中或有传统文人以儒家伦理知事论人的因素,但更多的是表现了对于忘恩负义之举难以无动于衷的诚直。

  张謇坚守自己的理念与志向,不为眼前的利益所引诱,不计得失,不走“捷径”,而正是其难能可贵之处。张謇虽经过多次科场蹉跌,但当吴长庆要代为捐纳和张树声要专折特保时,张謇均婉言辞谢。光绪十八年(1892),张謇应礼部会试不中,翁同龢派人挽留,欲任其“管国子监难学”,祭酒盛昱等人亦欲为其“捐纳学正官”,张謇拜访翁、盛,坚决辞谢。张謇在一复友人函中解释称:“人之立身行己,当使本末校然;岂可苟简?”10其操守之坚定、品格之诚直令人钦敬,一般文人学士绝难做到。

  当今社会物欲横流,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之事比比皆是,褒扬张謇的这种精神和品格就显得尤为必要。

  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张謇婚后25年得子,有诗云:“生平万事居人后,开岁初春举一雄。”11“生平万事居人后”,决非做事甘居人后,而是不张扬,不冒进,不务虚名,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做事。这种平实的品格在张謇身上有充分的表现。12

  对于张謇的平实,其子张孝若有这样描述:“我父生平做事,只晓得实实在在,闷了头守着他自己的本分,靠着他的努力能力,来做他的事业,达到他的志愿;……假使遇到了困难的局势,他仍旧靠傍他的努力奋斗,以渡过难关。所以在平常顺手的时候,除非是人家来看来问,他是绝不标榜宣传,使人家晓得了帮他鼓吹。”他的信念是:“功不必自我出,名不必自我居。”13张謇为常乐张徐女学制定的校训是“平实”,14即为其这种信念的表示。

  光绪二十九年(1903),张謇应邀赴日本访问。去日本访问考察,了解其如何在明治维新之后迅速臻于富强以为借鉴,是张謇一个强烈的愿望。在这次访问中,他的日程安排得很满,以尽可能多、尽可能详尽地了解日本,并且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进行分析、比较,吸收其切实对中国有用的东西。

张謇考察的重点是日本各地的教育和实业。当日方接待者询问张謇的“调查宗旨”时,张謇的回答是:“学校形式不请观大者,请观小者;教科书不请观新者,请观旧者;学风不请询都城者,请询市町村者;经验不请询已完全时者,请询未完全时者;经济不请询政府及地方官优给补助者,请询地方人民拮据自立者。”15〕这是其客观平实,决不好高骛远,做事讲求实效的一贯行事风格的体现。对于教育,他考察的重点是师范、中小学和幼儿园,他自己确定的考察顺序是“先幼稚园,次寻常,高等小学,次中学,次高等,……”。16因为对于当时的中国,普及国民教育乃是当务之急。

  虽然当时日本已发展得强于中国,但张謇也持客观平实的态度观察、对待日本存在的问题,以为中国的借鉴。如,他住在东京某旅馆时,发现旅馆外之城濠“水不流,色黑而臭,为一都流恶之所,甚不宜于卫生”,称之为“文明之累”。17在乘汽车自上野至青森途中,“所见农业颇有不良者,桑率荆种,间有为地桑之鲁种,叶亦小而薄,麦则穗短而色黯,在田者犹多”,对此,他亦客观地指出,“此已不及中国矣”。18

  章开沅先生指出:张謇的“步伐总是比较缓慢,……他相信眼睛甚于相信耳朵,习惯于凭借事实而不是凭借哲理来思考,在没有思考清楚之前决不采取行动,而一经采取行动就决心进行到底。他步履虽迟,但每一脚都踏在实处。他并不喜欢冲刺在最前面,然而却有足够的后劲,往往是后来居上。”19这可称是对张謇传神的描画。

  张謇的坚韧与毅力,充分表现在其创办实业的过程中。张謇的实业救国思想始于中日甲午战争及《马关条约》之后,面对外国经济侵略的加剧,张謇痛感兴办实业对于“求国之强”,挽救民族危机的重要,而且一旦认识到这个问题,即真诚地、坚韧不拔地付诸实践。

  决定创办大生纱厂后,募集资金是其遇到的一个大难题。最初商定大生纱厂商办,招股60万两,先办纱机2万锭。但在上海和通州的招股都很不顺利。通州工商薄弱,资金短缺,加之“风气未开,见闻固陋,入股者仅畸零少数”,上海则因各纱厂连年花贵折阅,股息不能兑现等原因,原劝成之股,也“相率缩首而去”,或“一闻劝入厂股,掩耳不欲闻”。20商办不成,张謇只得转而寻求封建官府的援助。后来得到两江总督刘坤一和湖广总督张之洞的帮助,得到堆放在上海的4万锭锈烂“官机”,折价作为纱厂官股。此后,经过“官商合办”到“绅领商办”的种种曲折,地方官员的捣鬼留难,其间纱厂建设几度濒于停废,前途未卜。但在这种危难情况下,张謇仍坚定意志,多方奔走上下求告,筹措资金,推进纱厂建设,“白天谈论写信,筹画得手口不停,夜间又苦心焦思,翻来覆去,寝不安枕”,经费窘迫至极点时,几度靠卖字来筹措来往上海的旅费。21至纱厂正式开车之前,又不得不将已购进的价值8万两的棉花出卖以为应付各项紧急开支。经历如此千辛万苦,曲折磨难,但仍百折不挠,坚忍不懈,终将大生纱厂创办成功,体现出张謇超乎常人的坚韧不拔的品格。

  通海垦牧公司的创办过程中,张謇这种坚韧不拔的品格同样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

  张謇所要创办通海垦牧公司的所在,是位于黄海之滨地跨通州、海门的一片荒滩。张謇创办通海垦牧公司的宗旨,是将这一片十几万亩的海涂荒滩改造成大生棉纺织业的原料基地。经过五年的酝酿,通海垦牧公司的建设工程在光绪二十七年(1901)十月正式开始。荒滩海涂上的基建工程十分艰难,炊食、住宿条件均异常艰苦,参加建设的民工们不畏艰难,刻苦耐劳地工作。光绪二十八(1902)、三十一年(1905)两次遭受风潮袭击,在张謇的督率下,垦牧公司上下人员“皆昼夜守护危堤,出入狂风急雨之中,与海浪惊涛相搏,即工头士夫无疑退者”。22〕同时,张謇还要解决这片土地上十分复杂棘手的产权问题。这一片沿海滩涂好像是无人过问的荒滩,但实际上存在着十分复杂的产权关系,“有官有营,有民有灶,又有坍户、酬户、批户。官又有为民买含胡之地,营又有苏狼纠葛之地,民有违章占买灶业之地,……几无一寸无主,亦无一丝不纷”。23而且张謇的垦牧经营也与当地寄生于传统盐政的旧势力相对立,他们也对垦牧工程建设进行阻挠破坏。张謇利用光绪二十七年(1901)颁发的鼓励垦荒的谕旨,借助于自己的社会地位,多方奔走,历时八年,才将这片土地的产权分别逐个清理收买完毕。24

  光绪三十一年(1905)八月间那场连续五昼夜的狂风和海潮,将不久前建成的各条长堤全部摧毁,牧场羊群失散,新开垦的土地被冲毁,几乎是前功尽弃。风潮过后,张謇勉励同人:“毋馁,以办事人之心血,士夫之肩皮,与海潮相搏战。……毋躁,须十年规模乃粗定,更五年规模备,更五年功效成。”25张謇想方设法筹得一笔款项,购买棉衣、粮食实行“工赈”,组织劳工修复被摧毁的各条干堤。经过两年的努力,堤岸基本修复,招佃开垦得以进行。经过十年的艰苦努力,在昔日荒凉的滨海原野上陆续建成各种房屋、道路、中心河闸、小学校、商店、自治公所等,“栖人有屋,待客有堂,储物有仓,种蔬有圃,佃有庐舍,商有廛市,……”,26垦区已形成一个人烟繁盛小社会。在创办通海垦牧公司的同时,张謇还陆续创办了榨油、面粉、蚕桑、酿造、冶炼、运输、染织、房地产、银行等企业,至辛亥革命前,已形成以纱厂为中心具有相当规模的大生实业资本集团。

  张謇在创办大生实业集团的过程中,既要应对来自自然界的挑战,也要克服来自社会各方面的阻力。张謇冲破层层阻力,克服一个一个的困难,为通海地区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作出了巨大贡献,“造福于一方,而影响及于全国”。27为家乡的发展进步倾注几十年心血和精力且取得如此成绩者,堪称近代中国第一人。而张謇在这过程中所进行的艰苦卓绝努力,所表现出的坚韧不拔的性格,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张謇诚直、平实、坚韧品格的形成,除了其先天因素之外,家庭背景和生活经历是其这种性格形成的主要原因。

  章开沅先生指出:“重视农事经营的家庭教养,经世致用的传统承继,冒籍风波和试场蹉跌的刺激折磨,尤其是十年游幕生涯的实际锻炼,使张謇成为一个务实、进取、事业心很强的人才。”28这段话很好地概括了张謇思想性格的特点及形成原因。

  张謇出身一个富裕农民兼小商人家庭,从小生长于乡间,对于生活的艰辛、民间的疾苦,有深切的感受。其父彭年是一个务实而富于心机之人,虽欲使子弟走科举入仕之路以提高社会地位,但亦知科举之路绝非平坦易行。所以张謇自幼年即入塾或聘师读书不辍,但其父也对张謇兄弟做农事经营方面的训练,以留后路。课业之余,彭年仍命张謇兄弟随雇工下田劳作,或在修屋建房时帮忙做杂工。当家庭经济逐渐富裕之后,他也不佃田收租,并告诫其子:“非躬亲田间耕刈之事,不能知稼穑之艰难。汝曹日后无论穷通,必须有自治之田。”29少年时代这种刻苦读书同时兼躬耕劳作的生活,对张謇性格的形成当有重要影响。

  张謇15岁时开始进入科举考场。在步入科举道路之初,比较顺利地获得秀才称号,但由于“冒籍”考试,其后备受敲诈与凌辱的煎迫,处境一度十分艰难。后来得到一些正直的地方官员的同情和帮助,几经周折和磨难,才得以改籍归宗,结束了这场无妄之灾。30张謇从社会下层一个农家子弟,通过科举之途逐渐步入社会上层,其间所经历的艰辛与曲折的磨练,对他这种性格的形成也起了很大作用。

思想品格对于人们的行为方式及一生事业的成败具有重要影响。解释历史人物的言行,在考察其所处的社会历史环境之后,分析其思想性格的特点就显得至关重要。而如果能进一步对其思想性格的形成与社会环境、家庭背景、生活成长道路等关系做出正确的解释,历史学对于我们每个人的生活的意义就愈加彰显无遗了。

注释

1〕张謇:《谢教育慈善募捐启》,《张季子九录·文录》卷12。(台)文海出版社影印版。

2〕张孝若:《南通张季直先生传记》第347页。(台)文海出版社影印版。

3〕张孝若:《南通张季直先生传记》第345页。(台)文海出版社影印版。

4〕张謇:《年谱》,《张季子九录·专录》卷6。(台)文海出版社影印版。

5〕参见章开沅:《开拓者的足迹——张謇传稿》第9页。中华书局,1986年版。

6〕刘厚生:《张謇传记》第2页、第5页。龙门联合书局,1958年。

7〕袁世凯(18591916)生父保中,自幼过继叔父保庆为嗣。袁保庆曾与吴长庆“订兄弟”之好。

8〕张謇:《年谱》,《张季子九录·专录》卷6。(台)文海出版社影印版。时吴已病,光绪十年(1884)闰五月吴长庆病逝。

9〕张謇:《与朱曼君及叔兄致袁慰亭函》,《张季子九录·文录》,卷11。(台)文海出版社影印版。

10〕张孝若:《南通张季直先生传记》第4849页。(台)文海出版社影印版。

11〕张謇:《戊戌正月十八日儿子怡出生志喜》,《张季子九录·诗录》卷3。(台)文海出版社影印版。

12〕张孝若:《南通张季直先生传记》第347页。(台)文海出版社影印版。

13〕张孝若:《南通张季直先生传记》第347348页。(台)文海出版社影印版。

14〕张孝若:《南通张季直先生传记》第346页。(台)文海出版社影印版。

15〕《张謇全集》第6卷第502页。江苏古籍出版社,1994年版。

16〕《张謇全集》第6卷第485页。江苏古籍出版社,1994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