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张謇是我国近代图书馆理论与实践并行的典范/张展舒

55
作者:张展舒来源:海门市张謇研究会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org

张謇是我国近代图书馆理论与实践并行的典范

张展舒

1895年甲午中日战争中国战败,中国人为此惊醒,士大夫阶层尤其觉悟到“振兴之策、首在育才”。1896年8月,梁启超任《时务报》总撰述。《时务报》不仅是具有巨大影响力的维新派喉舌,同时也是鼓吹“新式藏书楼”(笔者认为即“图书馆”,只是沿用旧称而已)最得力的一家报纸。在《时务报》创刊号上,梁启超曾旗帜鲜明地提出:“泰西教育人才之道,计有三事:曰学校、曰新闻馆、曰书籍馆。”在《时务报》的影响下,许多鼓吹变法维新的刊物,如《知新报》、《国闻报》、《湘学报》等,都连篇累牍地宣扬新式藏书楼,在19世纪90年代兴起了新型藏书楼思潮。1909年12月清政府正式颁布《京师图书馆及各省图书馆通行章程》,该章程第一条即指出:“图书馆之设,所以保存国粹,造就通才。”该章程使现代图书馆建设由民间提倡、创办走上了官方行为的道路,使各地官民创建图书馆更具合法性,推动了近代图书馆事业的发展。张謇并非先知先觉,他的图书馆学思想是在这一历史背景、文化背景下产生的,是前人思想的继承和发展,与前人相比,张謇的图书馆学思想则更为系统、科学、全面,至今仍有借鉴作用。

张謇的图书馆学思想主要载于《张季子九录·教育录》、《张謇全集》以及《中国古代与近代图书馆史料》等书中,具体篇名与写作年份如下:

(1)《古越藏书楼记》(1904);

(2)《上南皮相国请京师建设帝国博览馆议》(1905);

(3)《请建图书馆呈》(1908);

(4)《国家博物院图书馆规划条例》(1913);

(5)《南通图书馆记》(1917)。

张謇主张改私人藏书楼为公共图书馆。他在《古越藏书楼记》中写道:“泰西之有公用之图书馆,今与学校并重,都会县邑俱有之。无惑乎其民愈聪、国愈丰。籀我国之图籍,列州郡盖亦二百五十有奇矣。使各得一二贤杰,举私家所藏书公诸其乡,犹是民也,何必不泰西若,謇持此说,亦尝有此志焉。欲效先生之所为,而亦欲海内藏书家效先生之为也。”

在《古越藏书楼记》中,张謇明确提出办公共图书馆的宗旨是“存古开新”。

张謇认为,图书馆的职能主要有三项:一是为政治、学术服务。张謇1905年写给南皮相国张之洞的呈文中说:“夫近今东西各邦,其所以为政治、学术之大部以补助于学校者,为图书馆、为博物苑。”二是启迪民智,培育人才。张謇在《南通图书馆记》中写道:兴办图书馆“甄集”中外“旧新有用之书”,是为了“大启我后进,审己而抉科,分程而道轸,以裨佐世宏儒者之效。”三是保存国粹,防止外流。张謇在《国家博物院图书馆规划条例》中写道:“中国既为世界最古之国,其文物彝鼎图书大萃于前清,今则金发碧瞳之客,蜻洲虾岛之儒,环我国门,搜求古物。我之落魄士夫,醉心金帛,不惜为之耳目,裨贩驰驱。设不及时保存,护兹国粹,恐北而热河,东而辽沈,昔日分藏之物,皆将不翼而飞。若复视为缓图,漫不措意,则图新惜旧,两无所居,徒空埃及之城,往实波斯之藏。”

张謇对图书馆人才的要求是极高的。他在《国家博物苑图书馆规划条例》中写道:“经理之事,关乎学识,孰副彭聃之识,孰胜向歆之资,或长旧学,或具新知,或本富于收藏,或覃精于鉴别。”

张謇在《请建图书馆呈》中对图书馆的建筑也提出了要求:“办则首须度地建屋,图书馆所宜地必爽凒,屋必通明。”1912年开放的南通图书馆,就选择了地势交高的地方建立。《南通图书馆记》写道:“南通治南故有东岳庙,庙因昔江圮时遗墩为之。址高于地六、七尺,因岳庙为图书馆。”

张謇对图书的分类同样十分重视,他在《国家博物苑图书馆规划条例》中写道:“图书则中籍仍以经史子集为经,时代先后为纬;东西绎籍当以科学门类为经,时代先后为纬。”张謇1913年提出的图书分类方法至今依然沿用,即古籍按经史子集(四库法)分类,普通书籍按以科学分类为基础的现代图书分类法分类;每类下的书次号以时代取号,属书次号的一种取法。张謇真了不起,细到连图书分类、书次号也懂。

张謇于20世纪初创办了南通图书馆。当时中国只有20个左右公共图书馆,其中绝大多数是省馆,县馆只有2个,南通通图书馆为其一。

南通图书馆建馆初期的情形可见《二十年来之南通》。该书著者陈翰修,四川人,1922年在南通大学农科求学,1923年春入北京农业大学深造,其书是比较可信的。现摘录如下:

南通“图书馆在南门外,开办于民国元年,占地约七亩,经费千五百元,概由张季直先生捐助”,“中藏中国书十五万卷有奇,西文书六百余部,旧文书三百余部。书为啬翁捐赠者占十之六,退翁者十之一二。现又陆续添购并得各界人士乐捐者,刻已赠至二十三万卷以上”。图书馆“内有阅书室、阅报室及曝书楼各一所,京沪各日报及各种杂志,近亦添订。阅书章程极严。长期阅览者年取费二元,短期取阅者,日取铜元二枚。”“现有五人司其事,阅书时间,每日午前九时起,午后五时止。星期二停阅。寒假停阅十日,三伏日则为晒书之日,亦截止。”

南通图书馆为南通市图书馆的前身,现有古籍16万册,大多为前者所遗,其中相当多的古籍为珍贵版本。南通市图书馆被国务院列为“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张謇功不可没。

张謇创立的南通图书馆在当时虽为县馆,但有资料证明其规模已与当时的少数省馆相当。近代图书馆倡导者中绝大多数是有其言而未见其行,梁启超即使为近代图书馆思潮的著名人物,然而其于1894年创办的上海强学会书藏只存在四个月就被清廷查禁了。张謇既有图书馆的系统理论,又成功地创办了具有一定规模的图书馆,可以说张謇是中国近代图书馆理论与实践并行的典范。

(作者系南通市图书馆研究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