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张謇集外佚文《古檗山庄跋》初考 /羌松延

1
作者:羌松延来源:《张謇研究》2021年第2期(总第65期)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com


张謇佚文《古檗山跋》新考.png张謇佚文《古檗山跋》新考(2).png


张謇集外佚文《古檗山庄跋》初考

□ 羌松延


张謇一生,诗文无数,仅已汇编出版的《张謇全集》就有605万字之巨。有些文字虽与其个人成长、事业发展没有直接联系,但搜寻他散失在外的每一篇文章,甚至是只言片语,对于张謇研究来说,还是有所帮助的。

一、张謇佚文之发现

一次说走就走的泉州之旅, 除了觉得不虚惠安、蟳埔之行,原定行程之外的夜游晋江五店市传统街区也令人印象深刻。为了补习一点关于这座千年古城的历史文化知识,笔者于返通后检索、阅读了一些资料。无意间,在1992年版《泉州文史资料》(新910辑)读到《一部宏篇巨制的拓印本——〈古檗山庄题咏集〉总目录及作者简介》一文,其中的第164条介绍的就是张謇,遗憾的是,因篇幅限制,该文对张謇撰文的具体内容以“文略”两字一笔带过,仅留有一段张謇简历。但正是有了这一线索,让笔者眼前一亮,顿时产生了顺藤摸瓜、寻觅原文的兴趣。

经过一番有目的的查找,分别在福建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福建宗教碑铭汇编(泉州府分册)》(中册,郑振满、丁荷生〈美籍〉编纂,以下简称《碑铭汇编》)和2005年版厦门大学出版社《古檗山庄题墨选萃》(范清靖主编,李灿煌、粘良图选编)中找到了全文,尤其是编者附录于文后的该跋文碑刻拓印图片,更是令人一阵惊喜。

比较两书所录张謇跋文,除了几处断句有所不同,其他无明显差别。此外,因原文无标题,故两书收录的张謇跋文标题均为编者加拟,前一篇取碑名为《古檗山庄图跋》,后一篇为《古檗山庄跋》,两者几无二致。现将该跋文照录如下:

族葬之制,废坠久矣。曲阜孔氏,二千年来,岿然仅存。燕齐之间,或见于豪宗巨族;踰淮而南,迄于炎海,乃不知有此说。晋江黄君秀烺,因其先世檗谷乡之祠,规其余地,辟为家茔。定昭穆之次,示子孙之法。有沟有陇,有垣有树。观其图了如,其记粲如也。黄君其有复古之思欤?比者叔氏为义茔,瘗群无葬所者,地广数十亩,葬可万冢,有沟、有陇、有树,而不垣,视君用意不同,而法若一轨。惜无由以其图寄示君取证也。

民国六年五月,张謇跋。

有资料显示,这篇170字的碑文最初收录于黄秀烺收集拓印的《古檗山庄题咏集》(1932年印)一书。更为幸运的是,在《福建宗教碑铭汇编(泉州府分册)》(中册)一书中,编者的文后小注竟然显示出“此碑尚存”,于是,几经联系,终由《走进古檗山庄》一书作者黄荣来为笔者拍张謇佚文《古檗山跋》新考(3).png摄了位于瞻远山居内的这块碑刻,坐实了该文的真实性。与此同时,笔者又仔细翻阅了2012年版上海辞书出版社《张謇全集》和1994年旧版江苏古籍出版社《张謇全集》,均未见此文。据此可以肯定,此系张謇佚文无疑。

二、山庄碑刻之由来

张謇撰文之古檗山庄,乃晋江黄氏家茔,位于该市东石镇檗谷村北。有文献记载:“檗谷乡在晋江县治南门外十都,乡以古多檗树故名。距县治七十余里,山水佳胜。茔域在乡之左,近傍宗祠”。2001年,古檗山庄被列为福建省文物保护单位。

山庄主人、建造者黄秀烺(18591925),字猷炳,晋江东石人。幼失怙恃,奔走域外,在菲律宾艰苦奋斗20年,终成名闻菲岛的巨富。1899年,事业有成的黄秀烺归国定居于鼓浪屿。8年后在厦门开设“炳记”商行、钱庄,“以恪守信誉获大利”(许在全、吴幼雄、蔡湘江主编:《泉州掌故》,福建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第107页)而声震闽南。因捐资清廷,诰封一品忠宪大夫。清末民初,他除了资助孙中山革命,还积极参与社会公益,如捐巨资修葺泉州西塔、厦门同文书院、檗谷黄氏大宗祠,营建厦门码头等。甚至还出资调解安海地区的封建械斗以及深沪与梅林港的海事纠纷,发动华侨筹建漳厦铁路。一生乐善好施,扶贫济困,颇得梓人称誉。

据史料记载,其时“闽粤人往往以风水定吉壤。究之所谓吉壤者,以能避分所为贵,初非当风水之冲也。惑形家言者,辄以阴阳吉凶之故,置安宅于不顾,暴骸盗葬之弊遂生。其甚者,骨肉乖离,祭扫蔑缺。”(《碑铭汇编》,第481页)在东南沿海尤其是漳泉地区,由于风水之说特别兴盛,竟衍生出久停不葬的习俗,既违背礼俗,又严重污染了环境,积弊特深,社会影响极坏。这种情况下,需要有号召力的人起来,矫正这种弊端。黄秀烺在海外多年,受西方科学精神影响,深刻认识到惑于风水停尸不葬的危害。于是,他毅然起而一呼,首倡殡葬改革,效仿周礼,采用族葬形式,出资建造古檗山庄,“既营生圹于其间,复为规划井然,何者为昭,何者为穆,序世次以别等差,俾后之子孙祭斯葬斯,相承而无或紊”。(《碑铭汇编》,491页)如此做法,在当时是难能可贵的。

因为檗谷是黄秀烺的祖籍地,其祖祠也在这里,“慨然思救其弊”并希望叶落归根、子孙有祖可循的黄秀烺,在向村民购买大量土地后,自1913年始,耗巨资25万两白银,“建家茔于晋江县外之檗谷乡,定封界,序昭穆,逾年而成黄檗山庄”。工程于三年后完成,占地面积达1.7万平方米。山庄碧草如茵,绿树蓊郁,花草点缀期间,风景不俗,成为一处揽胜寻幽之地。

山庄结构较为奇特:将山庄和家茔结合,又以家茔为主体;整体呈四方圆角形,坐西北朝东南;四周绕以砖石砌成围墙,墙外沟水环抱。对这一独特设计,黄秀烺在其《古檗山庄家茔记》曾记述山庄是他“手自经营”并亲自规划设计的。规划中在茔园四隅立小屋,不见于中国传统的墓园制度,大约属于“近采欧西公葬之制”的设计意图。但山庄在布局上仍有一条明确的轴线。轴线上最前为“黄氏檗庄”石坊,其后为半月形荷花池,再后为集中的茔墓区。半月形荷花池是仿照古代祠堂前的风水池、坟墓前的坍池而建。

走近山门,这是一座中国古典风格的三级石碑坊,砻石(福建南安砻山一带所产花岗岩)为柱,山门“黄氏檗庄”四字,遒劲端严,奇伟雅健。落款张謇,题字时间为丁巳年(1917)二月。四字字径各一尺,以青张謇佚文《古檗山跋》新考(4).png草石刻在西门石坊额上,面向来人。而柱联“仰峙吴山俯环石井,远承檗谷近接松庵”则由泉州本土人士、曾任福建护军使的清末武状元黄培松所书。由文武状元亲笔为山门题联加持,山庄的与众不同便可见一斑。

围绕家茔,山庄内建有“景行”“瞻远山居”“景庵”“檗荫楼”“息庐”5座中西混合式建筑。而庄内最珍贵的文物,便是“瞻远山居”与“景庵”四壁所装嵌的近代社会名流、书法大家题咏石刻。除了张謇,为山庄撰文题字的近代著名政治家有黎元洪、唐绍仪、汪精卫等,还有国学大师章炳麟、近代爱国教育家黄炎培、国画大师吴昌硕、京剧表演艺术家梅兰芳等,连孙中山也曾题赠“热心公益”“急公好义”匾额两块……大量的名人墨迹,为山庄增色不少。据统计,仅由黄秀烺主持收录、后又成集的名人题咏就有190余方,这百余位名家大咖的书法,行、草、楷、篆、隶诸体俱全,濡染淋漓,各臻其妙,洋洋大观,堪称近代书法大全,赋予了山庄极高的历史、艺术价值。更重要的意义在于,黄秀烺造园索文,得到如此众多的名流回应,也彰显了他所做事务获得了巨大的支持力量,形成了广泛的社会舆论,赢得了良好的社会评价,于无形中产生了更好的矫俗导正效果。

三、题字撰文之概述

作为国内著名的实业家、教育家,清末民初的张謇绝对是风云一时的人物,他上至皇亲贵胄,下至平民百姓,与士农工商等各界人士交游甚广。但说起张謇和黄秀烺的关系,查看他俩的行踪,尚未发现有什么交集。翻阅相关资料,无论是《张謇全集》,还是《张謇年谱长编(民国卷)》,均无所获。特别是由庄安正教授编著的《年谱长编》,补充了许多张謇在诗文中未能尽述、但与其有过交往的人员信息,可无论是查阅黄秀烺的《古檗山庄家茔记》、山庄所有诗文,还是检索相关资料库,对于张黄两人的交往概无涉及,而撰写跋文之事也一并阙如。再观张謇一生,更不见其曾有泉州、晋江之行。就在疑惑不解之际,终在黄秀烺的记述中寻得一丝信息。

在宋增佑《黄氏古檗山庄图序》中,记有黄秀烺“以《家茔图记》,遍求海内外有名道德文章者,锡之题咏,邮筒往还无虚日,散文韵语汇刻成帙”。(《碑铭汇编》487页)并将海内外名流俊彦撰文题墨,刊石嵌壁,后于1932年辑印成书,名曰《古檗山庄题咏集》,全书载诗联序跋190余章,皆叙族葬事。文字多出自名家手笔,精神气韵直逼纸背,令人叹为观止。

根据前文梳理黄秀烺对黄檗山庄的规划,便知“购地建墓”只是其第一步行动,在工程完竣之后,他又开始 “求字索文”,以期最终能“汇刻成帙”。由此推断,黄秀烺同样向张謇寄出了《家茔图记》等篇,邀其撰文。而张謇跋文中的 “观其图了如,其记粲如也”句则与此吻合,由是亦印证了这一推断。

张謇凡遇友朋关于撰写谱序、墓志铭等孝祖敬宗的请托,即便忙碌,也多会欣然允诺。而且,他总是在仔细阅读文稿、了解请托者意愿等情况的基础上,筹思再三,方才命笔。如此行文,才能保证内容实在,力戒浮浅应酬。作为传统文化的传承者,又是中国近代社会新陈代谢过程中的中坚人物,张謇在收到黄秀烺的请托信函及《家茔图记》及《古檗山庄平面图》后,了解到黄秀烺推行族葬等情,除对其坚持传统又敢于突破陈规的做法表示认同,对黄秀烺办实业、兴教育、做慈善之举也会有惺惺相惜之感,于是,继当年二月题写山门横额后,张謇又写下这篇跋文。

黄秀烺“破除堪舆家一切迷信,远仿古人族葬之法,近采欧西公葬之制”,(《碑铭汇编》499页)其移风易俗之举得到了众多名人的推崇,如康有为除了肯定黄秀烺“移风易俗”的意义,甚至认为“全国可以观法”(《碑铭汇编》504页)。有感于黄秀烺在葬俗方面的倡导、实践,不仅带动了当地族葬习俗的形成,还在澄明世系、彰显家族脉络方面起到积极意义,为此,张謇在文中以 “定昭穆之次,示子孙之法”等句揭示了其意义,并赞其 “有复古之思”,有对传统文化正本清源的意向。总之,通读张謇所撰该文,可见他对黄秀烺此举是给予了充分肯定的。

对于张謇研究者而言,该跋文是一份新“出土”的资料,全文虽然简短,但从内容、观点等方面而言,这为我们考察张謇此一时期的思想观念提供了参考,其价值是不言而喻的。

(作者单位:南通开发区社会事业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