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牛山微语(续)/赵 鹏

2
作者:赵 鹏来源:《张謇研究》2021年第2期(总第65期)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com

牛山微语(续)

□ 赵 鹏



五十二


1938年《十日戏剧》第1卷第35期刊有《南通伶工学社追忆》一文,作者署名“扶海生”,按文内称张謇为“先叔祖”,称张詧为“家祖”,以张氏族人推之,则其人应为张詧之孙延武,也即亮祖那位李代桃僵的遗腹子。延武生于光绪二十四年,伶工学社开办时他已二十岁出头,应有较多记忆,而写此文时还专门询问过吴我尊,故所记大多可以采信。作者将南通近代戏剧分为四个时期,虽少数史实未尽准确,却也别立一说,正可与徐海萍的相关记述比照来看。尤其是所记十多位伶社学员的情况,多揭人所未知,更具史料价值。伶工学社的早期资料流存不多,得此一篇,自可什袭以存。



牛山微语五十二(2).png       牛山微语五十二(1).png




附:

南通“伶工学社”追忆

扶海生

余以处境关系,五龄即得机会,常观诸名伶演剧,盖生长南通,庇祖及先父之荫,又值实业全盛之秋,凡燕赵名伶,时人票友,多来通邑,作五山之游,藉演艺焉。然虽寓吾目,亦不知其优劣,今日返顾,烟云过眼,仅留憧憬于心目而已。及长,于京剧有嗜[/]之好,乃爱此类杂志小报。今之《十日戏剧》(昔为《戏剧旬刊》),立论取材,皆得正大,因慕古愚主笔。今春,以于弈茂兄之介,获识古愚宗台。客馆倾谈,益敬其毅,而爱其才惊其博焉(古愚止卅三岁)。嘱草南通伶工社追记,而材料不足。及晤吴我尊居士,乃询而成之。时久善忘,述而不详,记多未周,尚乞识者教我。文字工拙非所计矣。

民元,吾国京剧科班已盛,然规模大、基础实、立旨新,且学校之组织者,南北惟南通伶工社。虽有历史深远之富连成峙于北,组织立意尚未便与之同日语也。并就记忆述之:(一)雏形期,(二)初创期,(三)全盛期,(四)衰息期。

(一)雏形期:元年冬,薛秉初、查天影君等议创科班,请于先叔祖季直殿撰,命试办。翌年五月试办于西公园,为老法科班制,教师多就园内剧场中伶工聘之。亦无指定宿舍、教室,一师多兼数科。不久即散,期只年馀。此为南通有科班之始。

(二)初创期:民六,新剧文艺家欧阳予倩留东归,来通谒家祖(退翁),爱其才,引见先叔祖,力誉之。予倩,湘之世家子,吐属自不同凡。二老乃令与薛秉初君,取新舞台式,以实业盈馀,建“更俗剧场”于桃坞路。予倩主任,秉初、天影辅之。招名伶工演剧,与淮南父老同乐焉。予倩儒者,以伶工包银大恶习深,建议办伶工社,以造成有新旧艺术、无恶习之艺人,为“更俗”基本演员。乃由二老捐建伶工学社大厦卅馀间于南门外(起首借南公园为宿舍)。予倩长校,我尊主任兼训育,分科以教。免学宿书籍之费,收膳服费十馀元而已。科分:昆曲、京剧、音乐(国乐、洋乐)、新剧(话剧),此外兼授国文、洋文、书画(国画、洋画、脸谱)、中外戏剧史、珠算、时事、常识各课。星期日下午在校彩排实习,每朔望赴“更俗”演日戏二次。自八年起,每晚令高级生赴“更俗”轮演。逢新戏则全体合演。校内建大礼堂,以作演习用,有台有看客,看客系柬邀。“更俗”伶人有教授义务,由校长、主任商聘,此例印就合同条例,附于聘书后页,故待遇较优,包银较高,伶乐就焉。当年只须寄聘书于伶工,见书即来通签约(当时伶人受聘,起码三月,长则以年或半年计),无川资亦来。十年,谭小培曾自动挈其十馀龄子富英来演,十日行,酬以金勿受。先叔祖啬翁、家祖退翁同饯之,赐书扇屏二件、行仪三百金,欣受去。盖谭伶之来意,固不尽在金钱也。

(三)全盛期:初创三五年侧重昆曲,民八、九年以后深重京剧,且时编新剧。其全盛期当在民九至十四。当时名教师有:

校长:张啬庵

副校长:欧阳予倩

主任:吴我尊

会计兼庶务:徐海萍

后校长:张孝若

后主任:徐海萍


牛山微语文中表格.png


音乐教师刘质平、潘伯英、姚琢之,英文、日文教员陆露莎。尚有一女士教舞蹈,为琴科主任(名姓不详)。后来迁西音组于上海,招生不少,教师亦增多。曾任南京中央大学音乐教授某,即当年伶工社西乐专修科高材生(姓名已忘,我尊知之稔)。民八九月,家祖六十晋九,邑人邀梅郎为寿,每场由伶社加演一出。来宾中不少硕彦之士,顾而乐之,称道四方,名乃远布。越二年,梅郎复来为啬公寿,赏识伶社李锦章,公令随梅去。今已倒嗓,为缀玉轩秘书之李斐叔即此子。十一年春假,伶社高级生旅行,游沪汉平津,予倩、天影、秉初率领。在沪汉表演,颇获好评,旋因时局,至汉演十日即归(在汉与马连良、刘奎官同台,是时马之资望及观众均在刘下)。是时社中教师数十位,学生亦有六七十人,然可取者仅廿馀人。

余既作伶社之追忆,其中人才不可忽之,略述于后:

金钟声,常熟人。自始至终,修满学期。习老生,为程君谋教授之得意门生,亦毕业班旅行剧团中之台柱。小连生、潘月樵游通,极赏识之,金亦恭敬请益,得做工方面之秘诀。毕业后曾红于汉口,未久即倒嗓。孜孜求精进,今在汉为名教师,识者惜之。

李锦章,如皋马[/]人。工花衫,能戏多,而唱做并佳,为梅郎赏识。退啬二公资助之,令随梅去。在平倒嗓。今为梅记室,颇得梅信任。当在校中,颇具号召力,予倩爱之。啬公见其所临啬书楷行草体,许为天赋厚者,甚器之。今梅之对外应酬翰墨,出斐叔手者不少,以行书最好,有啬意。

戴衍万,通之骑岸乡人。工花旦,以《人面桃花》(与葛淮合)最博佳誉。先叔孝若府君颇爱其才。及卒业出演海上,曾经红过,改名戴南方。旋以操行失检,民十六七间红极海上之xxx名妓老x爱而诱之,即倒嗓。后曾一度随予倩先生从事电影,今不知流落何处矣。(编者曰:戴有原配某氏,有贤名,今已为戴所离;另娶女伶吴继兰为妻,即予倩所介绍者。)

葛淮,[如皋/南通]石港人。先工武生,后改小生,为伶社杰出人才。聪明过人,书法亦有可观。先叔祖谓其书法与锦章同有书卷气,因为赐字曰“次江”,锦章曰“斐叔”。因曾习武生,故身上边式。毕业后即随高庆奎,以《探庄》《射戟》《蜈蚣岭》《人面桃花》《奇双会》称著。昆曲如《偷诗》《跪池》《拆书》等均佳。曾与庆奎合《借赵云》,及与黄玉麟(绿牡丹)配《翠屏山》《扫地挂画》,最为人赞许。旋亦以近色无嗓,乃拍电影及演话剧,做工神妙。前年复嗓,入中华剧团,随金素琴,以合《人面桃花》当台题诗号召。今年入移风社,信芳竟用作反派文丑,令饰洪承畴之流,将嗓叫宽,有才不能展,反用张津民为小生,吾真为之“闷倒”。

墨如玉,保定人。习刀马旦,后改花衫,故唱做打均可上手,为伶社硬里子。卒业后在沪搭班,为二路旦角。后以病失音,辗转京沪苏杭道上,今不知何处去矣。如玉京剧外,昆曲亦佳,吹笛颇有成绩。

赵增寿,字志秋,北平人。初习老生,一年后改花旦,当时有小玉麟之称,盖面白而圆,眼极秀媚,粉墨登场,秀媚甜匀。家祖退庵公最爱其《打花鼓》《小放牛》《打樱桃》等剧。今随乃师赵桐珊在黄金,唱小生,桐珊凡遇单挑戏中,必以其为小生,师生合作,相得益彰。

顾树华,先习花衫,以发育嗓宽,改小生,昆曲尤具根底。闻今已弃伶就商。此子国文颇有研究,行书流逸生动。南通人,祖孝廉,父为本城小绅士,家道小康,田产不少,可毋须业伶为生。树华之入伶社,全为爱好艺术。

张国维,字四知,太仓人。习正旦,嗓高吭刚亮,能[/]锁呐,二簧戏较佳,为吴我尊君得意门生。卒业后游平,返沪后常贴《进宫》《祭江》《祭塔》等,有小云风味。惜不肯专心,亦家贫多故使然。后我尊为改名“畹云”,去年在黄金,今年入移风社。

戴允康,海门常乐镇人。工武生,长靠短打均佳,路子正大。且能唱,如《夜奔》《麒麟阁》《广太庄》均拿手。惜天年不永,早岁死,识者哀之。

林守治,南通石港人。习青衣,后改花衫,文武并佳。毕业后游沪汉,无能识而用者。走燕京,问业于老伶工王瑶卿,名渐知,改字“秋雯”。时随温如慧生。今在平,有硬里子之称。客冬,守治回通,适余避乱西亭别墅,过访,留宿数夕。朝夕间,余操琴强其歌,甚乐。及娴其腔,每晨促余为其操琴,吊数折。临行饯别,赠五律一首别之。

齐世福,故都世家后,习老生。张彦芝、荣奎皆爱之。与金钟声合《解宝收威》,名通邑。今不知下落,可造材也。

查振亚,苏州人。天影之长子。先习老生,后以倒嗓入琴科,为伶社第一把琴手。出科后,曾先后为黄玉麟、刘筱衡操琴,艺颇稳圆平实,不尚花点。近年辅坤伶金碧玉、云艳霞、朱小云等,殊不得已。天影携振亚到通,遂落通籍。去年丁父忧,守制通邑,甚潦倒。徐招其至我家,养之近半年,为理老生戏,早夕吊。为人和善诚笃,无伶人习气,不斤斤于金钱。今年随我避难来沪,我前闻孙奎林死,有荐于信芳之意,为事所累,未得即去,及欲令持函见信芳,闻已有王某代缺矣。

于翼,北平人,伶社琴科毕业,艺不如查振亚,时在内地执业。

洪宝芬,安徽人,亦琴科毕业生。手耳心机颇灵快,腕力亦不弱,但在校嬉戏,少练习,凭其天赋作业,不及振亚之稳练,戏路亦无查广。

汪家惠,南通城内人,先世为儒商,薄有资产,为伶社名小丑,随机应变之才,速而洽当。通文字。昆曲及京派文丑戏大都娴娴,为良辅之才。惜武工不深,只能皮毛而已。

以上皆伶社毕业生中,比较可取诸子,馀如净角李茂林、武丑朱根春等,均无足论。伶社所编之私房戏有:

(一)《人面桃花》,予倩编;

(二)《黛玉葬花》,予倩、我尊合;

(三)《负荆请罪》,我尊;

(四)《长生殿》,只全部四大本,予倩、我尊编,名士徐益修、束劭直作词,张啬庵校润,为伶社名本。一切服装、道具、仪仗、礼乐制典,皆名家考据。后缀玉轩编《太真外传》,起意亦仿此,当时为《太真外传》及《西施》之道具、礼仪、舞艺制度,曾上书向先叔祖啬公请示,啬公考据古书及《长生殿》本,曾数笺详示之,见《张季子九录·文录·书翰录》;

(五)《卧薪尝胆》,予倩、我尊、春航合;

(六)《宝玉摔玉》,我尊、春航;

(七)《一念之差》,新剧话剧,予倩;

(八)《情天恨海》,话剧,纪石达开事,予倩。

予倩于十二三年离校,校务由吴我尊主之,迄十六年间停办止。后主任为徐海萍君。当年该校布景、大衣箱,皆为二老购捐,后为“更俗”借去,渐为下流伶人、职员盗卖。及发觉,伶社已停办,而衣物亦盗之殆尽矣,遂点存县商会库房。

世事沧桑,荣华湮逝,当时盛况,令后人回首依依,曷胜感慨系之者,十年深矣。

19381020日《十日戏剧》第1卷第35期)

(作者单位:张謇研究中心〈南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