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云泥识小录(续)/徐俊杰

1
作者:徐俊杰来源:《张謇研究》2021年第2期(总第65期)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com

云泥识小录(续)

□ 徐俊杰


51. 芝阁

张謇“为芝阁题”签之《元拓足本金普照寺碑》在佳士得2012秋拍会上为嘉树堂主人陈郁先生竞得。“芝阁”即庞泽銮(18681916),河北河间人,精金石碑版,所藏精品极多,为晚清民国大收藏家。官江苏候补云泥识小录51(2).png云泥识小录51(1).png道。乃李鸿章四弟李蕴章之婿,曾与黄宾虹等人创建上海贞社。

此拓即被近世金石碑版研究名家叶昌炽誉为“金碑第一”的集柳公权书《沂州普照禅寺兴造记》碑,分装两册,计碑文五十二开,题跋五开。册前张祖翼所署签题,亦以“元拓精本全文”称之。册尾更有张祖翼、罗振玉、刘廷琛、陆恢、吴昌硕、褚德彝、沈曾植诸跋,鉴赏评说,颇多赞辞。其中吴昌硕跋文在称许之外,提及此“元”拓为张謇所“定”,并与之“所见略同”:

杨慰农论作书之诀“必先凝神定虑,万念俱空,然后下笔,务使意在笔中,不令心笼字外”,今观诚悬之书,其神在冯,其秀在骨,益信然矣。是拓文字绝无残损,琅琅均可句读。王述庵司寇犹未见其全文,则拓之完善无阙者,最为难得可知矣,墨情浑噩,古香敷几。南通张殿撰署签,定为元拓本,足证所见略同。至碑字之存泐,老友张磊庵已以萃编详细校勘,不复具赘。

“芝阁”与张謇的交往,《张謇全集》并未见载,而张謇为其所藏碑拓题签则不止一次,犹可见者《原石本隋董美人志铭》,署为“光绪丁未仲秋,芝阁属,张謇题”。

52. 实业家圣人

赵仁卿编著上海宏文图书馆192011月版《李纯轶事》称“李纯一生,于苏绅中最佩服南通张季直,至呼为‘实业家圣人’。闻张所办之各公司,李纯均有资本在内,满儗他日解组归田后,赁庑南通,就垦牧公司内,购田数千亩,且耕且读,以教其子,为晚年退步之计。张亦允以千万买邻,绿杨分作两家春。李与张虽鼻味不同,身份不同,而一语实业,则似沆瀣一气者。且遇苏省中有不可解结之事,诸绅群起力争,李亦有时逞其意气,臆作威福。或张进一言,则立有转圜之势。张固深悉其性情固执之处,当其与诸绅相持之际,尝婉辞微讽,以矫正之。此次文和之保荐财政厅长,却不预谋于张,而张之屡函以劝,亦并无一字之覆,或亦其神经颠倒之所致欤。”

按,李纯(18741920),字秀山,直隶人,民国时期北洋军阀,陆军上将。1917年任江苏督军。在任期间,江苏各界发动反对财政厅长文和(李纯干儿子)贪污的风潮,报纸连篇累牍影射他任用非人,遗祸全省,李纯逐渐悲观绝望。19201011日夜,李纯突然死于督军署内,年仅四十六岁。官方宣布的死因是“忧国忧民而自杀身亡”。观其遗书,有“纯为病魔,苦不堪言……求愈无期”语,张謇在唁函中则言“乃因病魔,卒遭惨劫,尤可痛已。”

1920年农历八月十五,为李纯最后一个生日。张謇贺以“寿幛、通绣松鹤图、通缂”,并附一函,其文亦捧之极高:“延秋挹爽,揽月舒襟。天上团圞之节,人间福祉之辰。恭维秀山督军福庇江淮,勋隆嵩岳。庶几江左夷吾,允媲淮西节度。河鼓焜耀,指上将于东南;天柱巍峨,握中台之杼轴。同李文定生,清节机权经济;锡郭汾阳福,富贵寿考康宁。谁陈千秋金鉴之书,如闻八月紫云之曲。猥以水利咨询,来宾唐令;借作置邮传命,寿我李侯。”

53. 松月居士集印

《松月居士印集》为民国钤印本,夹板16册。书中收录从元至明清70余家印作1100余方印章,选用上等棉纸精拓而成,每印之下拓制边款,所收皆为名家之作。吴昌硕、张謇等为之题写序言。为序缘起,见于1901518日张謇致赵凤昌函:“讯至,并《赵小山印谱》。叙承尊属。小山亦故人,率为短章,得弗嫌其寂寥耶?寄去,幸正。”

该集作者庆宽(18481927),原名赵小山,字筱珊,别号松月居士,辽宁铁岭人。后入旗籍,隶正黄旗。历任内务府员外郎、堂郎中,晋三院卿。庆宽一生善画,精鉴别古器,庚子事变后奉慈禧之命负责收集散落宫外之器物。

张謇称赵小山为故人,在日记中多次记录二人交往之事。又《啬翁自订年谱》光绪三十年(1904)六月云:“刻《日本宪法》成,以十二册由赵竹君(凤昌)寄赵小山(庆宽)径达内庭。此书入览后,孝钦太后于召见枢臣时谕曰:‘日本有宪法,于国家甚好。’枢臣相顾,不知所对,唯唯而已。”又张謇藏《刘松年百寿图》题记中言“民国肇建之岁六月,薄游京师,故人赵小山庆宽介绍得之。”

《松月居士集印》中当有不少为成亲王旧藏印。郑孝胥诗《松月居士集印编书后》云“成邸旧蓄号至博,松月收集犹多奇。”陈三立也有诗《题松月居士印集》云“成哲亲王雅嗜古,列诒晋斋最称盛。保延数叶遘崩坼,渐易盐米辱题评。居士声名老画师,目睹散落泪欲迸。购收抉取增未备,绝艺奇能迭辉映。”不过,今人韩天衡、张炜羽《清末收藏界轶事:被伪印愚弄的严信厚》一文认为:“晚清至民国间,伪造名家印章已发展到系统仿刻某个流派或集数十家印人的猖狂地步。像庆宽的《松月居士集印》,存七十余家印人赝品一千一百余方。”

(作者单位: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