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张謇的“三牛精神”/陈 健

42
作者:陈 健来源:《张謇研究》2021年第1期(总第64期)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com

张謇的“三牛精神”

□陈 健


习近平总书记在2021年全国政协新年茶话会上强调,“前进道路上,我们要大力发扬孺子牛、拓荒牛、老黄牛精神,以不怕苦、能吃苦的牛劲牛力,不用扬鞭自奋蹄,继续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辛勤耕耘、勇往直前,在新时代创造新的历史辉煌!”站在“两个一百年”的历史交汇点上,总书记强调“三牛”精神,意味深长。

张謇,被习近平总书记点赞为“爱国企业家的典范”“民族企业家的楷模”“民营企业家的先贤”,1853年出生,生肖恰好为牛。一百年前,张謇先生以其理想主义的高远追求和务实开拓的实践品格,穷毕生之精力,矢志不渝地建设南通“近代第一城”,开启了早期现代化的先河。深入研究张謇坚忍不拔、强毅力行的人生每一步,无不闪耀着“为民服务孺子牛、创新发展拓荒牛、艰苦奋斗老黄牛”精神。

一、心系苍生,为民服务孺子牛

“为世界牺牲”、“当以劳死”是张謇追求的崇高人生境界。为实现这一境界,他以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为生命,一生辛劳、上下求索,其为人类幸福,为世界牺牲的殉道精神,震撼着人们的心灵。

从忧国爱国出发。忧国爱国是张謇精神的核心。始于十九世纪的近代中国,在外国资本主义和本国封建势力的压迫下,陷入了苦难深重和极度屈辱的深渊中。西方列强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穷凶极恶的侵华战争,迫使中国签订了一个又一个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特别是1895年《马关条约》的签订,更使整个民族蒙受奇耻大辱。面对亡国灭种的严重危机,张謇外观大势,内审国情,得出结论:“国非富不强,富非实业不能,救贫之法惟实业,致富之法亦惟实业。”于是,张謇放弃了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仕途生涯,毅然决定“捐弃所恃,舍身饲虎”,不为个人功名私利而投身实业,以兴办实业而拯救国家。

张謇一生为救国而呼号奔走,然至晚年,国家仍然贫弱,内乱不已,满目萧条,内心十分悲伤。张孝若记述其父晚年忧国讽世时说:

(张謇)虽然与世力求隔绝,不愿闻问,但是大厦将倾,覆巢之下无完卵的局势一天一天逼迫起来,当然不能无动于中,忘情不顾。看到世乱兵灾,天荒人祸,处处惊心惨目,说不出的无限感伤,也只有寄情于诗。他虽然天天吟啸烟霞,流连花月,可是人民惨痛的情状,江河日下的危机,也时时送上心目,挥之不去。所以他的欢笑比哭还难过,他的诗歌就是血泪了。

从建设通城入手。由于社会制度的落后和西方列强咄咄逼人的经济侵略,张謇的忧国爱国抱负屡屡受挫。于是他将巨大的爱国热情倾注在建设家乡的务实行动之上,为造福乡里,倾其资产和精力,苦心筹划,诚可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张孝若总结张謇经营地方的业绩时有一段感人肺腑之言:

我父经营地方的志愿,到二十余年方才有一点模样。实业方面从种植原料造成货物运输出去,直接间接的农工商人,依赖生活的,总有几十万人,为地方国家兴的利益,每年总近千万元;教育从幼稚园办到大学,慈善事业做到老者安之有养老院,少者怀之有育婴堂,其他无告无教的人,有残废院、盲哑学校;全县有齐全的图,通行的路,完备的水利;全县没有一个乞丐。我父本来拿南通当一个大花园去布置点缀,所有的心血,所有的家产,都用在这个志愿上。他拿南通地方的事,当作他自家;他自家的荣誉,就是南通地方的荣誉。到了病重的时候,还时时提到全县工业原动力的大电厂没有办成,全县民兵的制度没有办成,引为遗憾。他经营地方的精神,至死未已。

诚如张謇自己对人所言:南通的“一风一雨,一冷一暖,都在我的心上”。他曾对日本友人驹井德三说过:“予为事业生,当为事业死。虽曾就农商总长之职,然不过为完成事业之一经过耳。足下为日本人,闻斯言或觉奇异,然予信今日之最忠于中国国家者,在能完成一事,以事国民而不疑也。”建设家乡的持之以恒的不懈努力,是张謇心系苍生,一生为地方百姓谋幸福的孺子牛精神的动人表现。

二、视野开阔,创新发展拓荒牛

张謇,由于状元办厂,彻底突破了“学而优则仕”的陈旧格局,而且居然办成了中外驰名的大生纱厂,开“实业救国”一代风气之先,顺应了发展社会生产力的要求,理所当然地“崛起于新旧两界线之中心”,这与张謇开放的国际视野、创新的开拓思路有着密切的关系。

舍得引进一流人才。张謇认为,人才是创业之本,任何一个有作为的实业家创办实业的过程,实际上也是不断选择、使用优秀人才的过程。他认为,“世界今日之竞争,农工商之竞争也;农工商业之竞争,学问之竞争,实践、责任、合力、阅力、能力之竞争也”,“无人才不可为国”。张謇是这样主张的,也是这样实践的。他在创办实业过程中,特别注意选用真才实学的人。他说:“鄙人向来提倡教育,本希望人才辈出,无论教育实业,不但打破地方观念,并且打破国家界限……只要那个人能担任,无论中国人、外国人都行”。基于这样的认识,张謇对所需人才,都千方百计地去聘请。例如,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当他得知因中国对德宣战而被放逐回国的德侨中有不少人才时,便立即与省、国家当局磋商,保留了数十人,其中有的担任了学校的教师,有的担任了工厂的技术师及顾问等。在南通进行电气化设计的高翕就是其中之一。张謇在当时人才十分缺乏的情况下,提出了聘用西人的主张。他创办的大生纱厂就曾聘过英国的汤姆斯、忒纳和玛特,为其安装机器;他经营的同仁泰公司还曾聘用过日本的盐工技师,采用东法生产的精制盐,盐色洁白,余味含甜,品质精绝,曾经在意大利万国博览会上获得优等奖;在水利方面,他聘用荷兰水利专家奈格、贝龙猛、特莱克,瑞典的施美德,英国的葛雷夫,比利时的平爵内;在医学方面,聘用德国医学博士夏德门到医科学校和南通医院授课,并施行外科手术;勘探铁矿方面聘用过法国的梭尔格博士、瑞典的安特森博士,等等。张謇这种借才异域的见解和实践,直至今日仍有直接的借鉴意义。

懂得引进国外资金。张謇主张利用外资,他认为利用外资的理由有二,一是“中国内地风气尚未尽开,资本又不充裕”,需要有“世界各国经济互助”;二是世界未来将趋于大同,“而就实业论,亦有不得不走向大同之势”。他曾批评“借债亡国”论,说:“振兴之机,宁不赖外资之过渡?故世界各国之兴大利,除大害,无一不借外债。亡不亡,视用债与还债属于生利抑消耗,而不在借不借也。”在具体利用外资方式上,他指出可以有合资、借款、代办三种办法。他认为合资是“最普通方法”,而另外两种,借款和代办是在特殊情况、特殊条件下才需考虑的方法。他认为凡利害参半的企业,采用合资法,有利同享,有难同当;凡确有把握的企业,无多大风险可言,采用借款法,以免与外人分利;凡先难后易而可以永久获利的事业,如开垦荒地等,采用代办法。张謇又指出,合资有两种形式:一是“专办一事或一事以上之公司”,一是综合性的实业公司。前者是普通办法,后者“苟能组织合法,于振兴实业亦非无益”。他强调,合资企业一定要“遵守中国法律”,“凡办矿必照矿业条例,办垦必照垦荒条例,并各应守其他有关系之法律”。合资企业一定要依法缴纳税费,使我国的“国政财政稍稍得补益之机会”,而我方在制订涉外税法时也应“循外人在中国办理实业之习惯,或参照各国成例”。曾设想利用外资发展国际金融业,然后支持国内实业的发展。他说:“中国内地风气尚未尽开,资本又不充裕,试问舍世界各国经济互助,有何别法?互助之道无他,即合各国之利病共同、视线一致者,集一银公司,以棉铁为主要,以类于棉之稻麦,类于铁之煤为从要,其他如水利,如电,如铁路,如汽车为次从要。凡有一地一矿一事视为可以经营者,视其地其矿其事之所需,为之考虑其策划,详确其预算,等差其年度,支配其用数,程序其设施,检核其成绩,而又均势以平等其资本,公开以昭布其条件,以互输产品保公司之利,以不犯土地尊主国之权。如是十五年小效,三十年大效,可以预言。”

三、勇往直前,艰苦奋斗老黄牛

张謇在南通创办实业之初,一无资本,二无设备,三无技术,十分困难。但他敢为人先,奔走于大江南北,以其状元的身份和信誉,筹资金、找设备、培人才,终于办成了以纱厂为主体的一系列企事业,充满了艰苦创业的精神。张謇说,“謇兄弟愚以为国可亡,而地方自治不可亡;国即弱,而私人意志不可弱”,归纳起来就是“忠实不欺、艰苦自立”八个字。有了这个艰苦自立的创业精神,就可以办成大事。

不怕困难有多复杂。张謇所要创办通海垦牧公司的所在,是位于黄海之滨地跨通州、海门的一片荒滩。张謇创办通海垦牧公司的宗旨,是将这一片十几万亩的海涂荒滩改造成大生棉纺织业的原料基地。经过五年的酝酿,通海垦牧公司的建设工程在光绪二十七年(1901)十月正式开始。荒滩海涂上的基建工程十分艰难,炊食、住宿条件均异常艰苦,参加建设的民工们不畏艰难,刻苦耐劳地工作。光绪二十八(1902)、三十一年(1905)两次遭受风潮袭击,在张謇的督率下,垦牧公司上下人员“皆昼夜守护危堤,出入狂风急雨之中,与海浪惊涛相搏,即工头士夫无疑退者”。同时,张謇还要解决这片土地上十分复杂棘手的产权问题。这一片沿海滩涂好像是无人过问的荒滩,但实际上存在着十分复杂的产权关系,“有官有营,有民有灶,又有坍户、酬户、批户。官又有为民买含胡之地,营又有苏狼纠葛之地,民有违章占买灶业之地……几无一寸无主,亦无一丝不纷”。而且张謇的垦牧经营也与当地寄生于传统盐政的旧势力相对立,他们也对垦牧工程建设进行阻挠破坏。张謇利用光绪二十七年(1901)颁发的鼓励垦荒的谕旨,借助于自己的社会地位,多方奔走,历时八年,才将这片土地的产权分别逐个清理收买完毕。

不怕困难有多严重。光绪三十一年(1905)八月间一场连续五昼夜的狂风和海潮,将刚刚建成的各条长堤全部摧毁,牧场羊群失散,新开垦的土地被冲毁,几乎是前功尽弃。风潮过后,张謇勉励同人:“毋馁,以办事人之心血,士夫之肩皮,与海潮相搏战。……毋躁,须十年规模乃粗定,更五年规模备,更五年功效成。”张謇想方设法筹得一笔款项,购买棉衣、粮食实行“工赈”,组织劳工修复被摧毁的各条干堤。经过两年的努力,堤岸基本修复,招佃开垦得以进行。经过十年的艰苦努力,在昔日荒凉的滨海原野上陆续建成各种房屋、道路、中心河闸、小学校、商店、自治公所等,“栖人有屋,待客有堂,储物有仓,种蔬有圃,佃有庐舍,商有廛市……”,垦区已形成一个人烟繁盛的小社会。在创办通海垦牧公司的同时,张謇还陆续创办了榨油、面粉、蚕桑、酿造、冶炼、运输、染织、房地产、银行等企业,至辛亥革命前,已形成以纱厂为中心具有相当规模的大生实业资本集团。张謇在创办大生实业集团的过程中,既要应对来自自然界的挑战,也要克服来自社会各方面的阻力。张謇冲破层层阻力,克服一个一个的困难,为通海地区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作出了巨大贡献,“造福于一方,而影响及于全国”。为家乡的发展进步倾注几十年心血和精力且取得如此成绩者,堪称近代中国第一人。而张謇在这过程中所进行的艰苦卓绝努力,所表现出的坚韧不拔的性格,值得敬重学习。

习近平强调,“在前进道路上,要战胜各种风险挑战,必须实事求是、坚持真理,科学应变主动求变,咬定目标、勇往直前,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勇当“两争一前列”领跑者,作为一个海门人,需要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深入研究张謇思想,努力践行张謇思想,聚力“三个高质量”,实施“五大新工程”,不断开辟工作新局面,持续推动“强富美高”新海门建设。

(作者单位:海门区委办公室)

参考文献:

[1]《南通张季直先生传记》,台湾学生书局,1974.

[2]《张季子九录》,中华书局,1931.

[3]《张謇全集》,江苏古籍出版社,1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