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偶然的必然——即使张謇不中状元,也注定不凡/ 张 华

16
作者:张 华来源:《张謇研究》2021年第1期(总第64期)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com

偶 然 的 必 然

——即使张謇不中状元,也注定不凡

□ 张 华


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一直萦绕在我心头:张謇的诸多光环中,“状元”无疑是颇具份量的一个,高中状元是张謇人生中的一个重大拐点。1894年本不是科举之年,假如没有慈禧太后60大寿,没有那次计划外的“恩科会试”,张謇人生走向又将何去何从?

我们把时钟拨回100多年前,看看未中状元时的张謇。

21岁的张謇,经历“冒籍风波”的困扰,手上一把烂牌,到了人生的至暗时刻。

《易经》有言“否极泰来”。逆境达到极点,就会向顺境转化。

这时候,有一个难得的机会摆在了张謇的面前。当年,“冒籍风波”中给了张謇大力支持的通州知州孙云锦,刚调往南京发审局。孙云锦因为看重张謇的才学,就向家道衰落、陷入窘境的张謇伸出橄榄枝,聘请他至发审局作幕(私人秘书)。

从传统观念看,从科举步入仕途,当然是读书人最理想的出路,但在当时,如果能受到军政要员和社会名流的赏识,成为他们的幕僚,这也是一个前景光明的理想选择。

就这样,18742月,张謇来到江宁,开始了跟随孙云锦的幕僚生涯,协助孙云锦整理文件,起草文书材料,处理行政事务。

更重要是,张謇从相对闭塞落后的通州,来到人文荟萃、人杰地灵、而且是东南文化中心的江苏省府江宁,可以说眼界大开。在工作、陪读之余,他抓紧机会访师交友,结识了很多对他一生起重要影响的人物。而且,到江宁不久,张謇就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钟山书院和惜阴书院,两个书院的院长李小湖、薛慰农都非常赏识张謇。通过孙云锦的介绍,张謇还结识了凤池书院院长、桐城派大师张廉卿。这三位院长都是当时国内的一流学者,在这些名师的指点下,张謇的学问取得了很大的长进。

在跟随孙云锦的两年中,张謇也有机会更为广泛地接触社会、了解民生。

张謇曾跟随孙云锦分别到江苏淮安和江阴处理公务。这两次出差的经历,对张謇的影响很大。张謇发现,昔日自己苦读的四书五经和现实的反差实在太大,他看到现实的农村生活与他在江宁听到的截然不同,老百姓艰难的生活让他难以释怀。

张謇在学问上提高很快,作为小有名气的才子,他帮孙云锦代拟的公函也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其中就有淮军著名将领、直隶正定总兵、一代儒将吴长庆。可以说吴长庆在没有见到张謇之前,看了他写的文章以后,就对他有了很好的印象。

光绪元年(1875年)二月,吴长庆给张謇写了一封信,提醒张謇去参加顺天乡试,并答应给他一定的资助。这让张謇感到非常意外,也十分感激。他原以为这是吴长庆的客气话,收到这封信的三天以后,吴长庆果然就派人送来了一百两白银。此后,张謇和吴长庆的书信来往更加频繁。

在孙云锦的多次引荐下,24岁的张謇终于成为吴长庆的幕僚,开始了他客幕生涯中最重要的一个时期。

张謇到了吴长庆军营以后,两人相处非常融洽,除了帮助吴长庆起草一些文件材料以外,张謇的主要活动仍然是读书应考。

但张謇在科举考试上的运气实在太差,从1876年到1880年的四年中,张謇在各次乡试中连连失利,连举人都没考上。以后由于频繁的军事调动,张謇连续5年没有再参加科举考试。

这段时间,张謇虽然在科举上没有什么大的突破和进展,但对于初出茅庐的张謇来说,却也是一次很好的锻炼机会。

光绪八年(1882年)夏天,朝鲜发生了“壬午兵变”。朝鲜虽然是一个小国,但其战略地位却十分重要。清政府为了维护自己利益,防止日本吞并朝鲜并进一步侵略中国,决定向朝鲜派兵平定叛乱。吴长庆作为主帅得到清政府的命令后,负责调兵前往朝鲜。到了朝鲜以后,张謇作为吴长庆最信任的幕僚,是这次行动的主要谋划者和参与者,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他协助吴长庆详细了解地形、地貌、敌方军情和人心向背,帮助调兵遣将、谋划粮草、制定兵力部署和作战方案,甚至对吴长庆未能顾及的诸如如何处置俘虏等问题也作了全面的考虑。

吴长庆曾这样评价张謇在朝鲜的表现:“赴机敏决、运筹帷幄、折冲尊俎,其功自在野战攻城之上”。在张謇的全力辅佐下,吴长庆迅速有效地平定了叛乱,化解了中日冲突,在客观上推迟了中日战争的爆发,为中朝两国创造了十多年宝贵的“和平发展期”。

在朝鲜执行任务期间,张謇作为吴长庆的主要幕僚,除了参与重要决策、军事行动,以及日常电文的起草之外,他还凭借自己的学识,撰写了很多政论文章,其中最为著名的是《朝鲜善后六策》。

他通过1840年以来中外交往的史实,提出对外“以战定和”的策略,并对“壬午兵变”后朝鲜国内形势作了极其精辟的分析和论述,提出了处理朝鲜问题的多种方法,主张对日本应采取强硬的态度,充分展示了他在军事外交方面的胆识和才干。

但是,因为政见不同,张謇的《朝鲜善后六策》被主和派代表人物、北洋大臣、直隶总督李鸿章束之高阁,并被“斥为多事”。但这篇文章却通过各种途径传到京城,并引起了慈禧太后和一大批主战派官员的注意。

除《朝鲜善后六策》没被采用外,还有一件事情让张謇感到意外和寒心。那就是,作为平定朝鲜“壬午兵变”主要功臣的吴长庆,在李鸿章的操纵下,非但没有因功提拔,反而丧失了兵权。吴长庆为此抑郁而死。吴长庆死后,军营中的幕僚纷纷离去,此时的张謇深刻地感受到了官场的险恶和派系斗争的残酷。

1876年到1884年长达8年的军旅生涯中,张謇本想通过辅佐吴长庆而建功立业,但吴长庆的悲惨下场却让张謇的梦想彻底破灭。这段坎坷的经历,也让张謇受到了很好的历练,对张謇以后人生道路的选择产生了极为重要的影响,也为张謇日后事业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张謇没有想到的是,他在《朝鲜善后六策》中流露出的政治态度和杰出才干,给一个重量级人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个人就是翁同龢。

翁同龢是江苏常熟人,咸丰年间的状元,他比张謇年长23岁,历任刑部、工部、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都察院左都御史,军机大臣兼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等要职。他曾先后做了同治、光绪两代帝师,是清政府举足轻重的关键人物。

翁同龢在写给吴长庆的信函中,就时常会附笔问候张謇,虽然这时候,他和张謇还未曾谋面,但对张謇这个江苏小老乡颇有好感。

翁同龢和张謇的第一次会面,是在张謇赴京参加顺天乡试时,翁同龢知道张謇住宿的地方离他家不远,就主动礼贤下士地前来拜访。翁同龢这样身份显赫的大人物,竟然和张謇这样一个地位卑微的书生走到一起,这让张謇感到非常意外,也万分感动。

翁同龢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饭后访张季直謇,南通州人,名士也,年卅三。剧谈朝鲜事,以为三年必乱,力诋撤兵之谬,其人久在吴筱轩幕也”。显然通过这次会面以后,翁同龢对张謇在军事、政治方面的观点和看法非常认可和欣赏。

翁同龢这种礼贤下士的拜访,有史料可查的至少有三次。

张謇在四次赴京参加会试期间,几乎每次都要拜访翁同龢,少则一次,多则三次。而且据史料记载,在拜访过程中,翁同龢还前后三次馈赠银两,张謇从中得到的精神激励是无比巨大的。特别是张謇在科举考试中一次次名落孙山、连连受挫后,翁同龢曾三次写信给张謇,他说:“窃为国家惜,非为诸君惜也。”其中流露出的惋惜之情溢于言表。

回到本文开头的问题,如果张謇最终未能考中状元,他的人生又会怎样?可以确定的是,此时的张謇已具有深厚的学养、广阔的眼界和丰富的经历,人生的坎坷起伏造就了他坚定的决心和坚强的意志。与此同时,张謇已有很大的影响,积累了丰富的人脉。就像一只雏鹰,尽管羽翼未丰,却已具备冲天的实力和可能。某种程度上来说,张謇高中状元有一定的偶然性,事实上也没有那么多偶然,所有偶然都是必然。一个人的外部因素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张謇已具备古今中外成功者的特质,这样的人,假以时日,无论商场、官场、赛场、战场,必将是左右历史、独领风骚的风云人物。

(作者单位:南通援疆伊宁县工作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