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不以成败论英雄 /赵明远

18
作者:赵明远来源:《张謇研究》2021年第1期(总第64期)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com

不以成败论英雄

□ 赵明远


关于人物评价,古人早已留下了“不以成败论英雄”的名言,这符合唯物辩证法的科学态度。张謇作为一个历史人物,几代学者不仅研究过他的历史地位、业绩、贡献,也研究了他的教训、失误乃至种种的失败,在人物评价上有共同之处,也有很大的差异。经历了一百年历史涤荡,张謇英雄、伟人的形象更为显著。但张謇不是完人,更不是神,在当前“张謇热”的氛围下,也许更多关注他的“失败”反而能启发人们思考。而在学术上,只有全面客观辩证地认识张謇,不为尊者讳,才能将研究推向深入。

长久以来,大家都喜欢引用胡适在192912月为《南通张季直先生传记》所作序中谈到张謇是“一个很伟大的失败的英雄”的那段话,由此也引起了一些争议。对胡适所言持批评者往往先预设了一个前提,就是认为胡适评张謇用了“失败”一词,便是持有某种否定态度,这未免有断章取义之嫌。让我们完整地阅读一下胡适的话:“张季直先生在近代中国史上是一个很伟大的失败的英雄,这是谁都不能否认的。他独立开辟了无数新路,做了三十年的开路先锋,养活了几百万人,造福于一方,而影响及于全国。”读到这里,会认为胡适在说张謇失败么?我认为胡适所说的不是失败,而是很伟大、很成功。胡适继续说道:“终于因为他开辟的路子太多,担负的事业过于伟大,他不能不抱着许多未完的志愿而死。”这里说的是失败么?我也没有看到。显然,胡适的所谓“失败”是针对张謇的救国理想、强国梦想而言的,而不是指一时一事的挫折。胡适是用“失败”二字来表达他对那个时代的无奈,对张謇这位“很伟大”的爱国实践者的痛惜。

无论从年龄上还是所生活的历史时代,胡适都比张謇晚了一代,虽然他们都有深厚的传统文化修养,都坚持着理性、稳健的中国近代化发展道路,但胡适更多地接受了西方自由主义的思想和实验主义的方法,发起和引领着“五四”前后的新文化运动。因此我并不认为胡适会完全赞同张謇的实业、教育救国方略和南通“地方自治”路径,但这并不影响胡适对张謇的敬佩和赞许。比较前一次胡适对张謇公开发表的看法,也就是192211月胡适针对上海的英文报纸《密勒氏评论报》“中国当今十二位大人物”问卷调查所发表的看法,胡适此次对张謇已有了更高的评价。在他那篇《谁是中国今日的十二个大人物》的文章中,胡适把张謇和吴稚晖同列为“影响虽限于较小的区域,而收效很大”的大人物,此次他说的是张謇“造福于一方,而影响及于全国。”

因此,对于胡适对张謇的评价,我们应该回到当时的语境中,回到叙述者本人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中,而不能以今人对张謇的认识和评判来推断叙述者态度,同样不能用“成功”“失败”的当代褒贬语义,来苛责和否定前人用语与评论。

其实,张謇对于成功失败,早有辩证达观的认识。在大生纱厂《厂约》中,他就指出:“坚苦奋励,则虽败可成;侈怠任私,则虽成可败。”事业成败的表象,从来不是臧否人物的标准。如对协助办理大纲公司的黄励生,因没有能领会执行张謇的意见招致了公司的失败,本人也英年早逝,身后竟因贫困“至不能成殓,孤儿寡妇至无所衣食”。张謇在他的追悼会上致词,虽痛惜他“狃于书生之见,而不能计及深远”,但褒扬他“能洁身自好,不屑以私利自污”,称其为“光荣之失败”。张謇晚年面对大生事业的挫折,也从来没有讳言过自己的“败”。1925年,他在给钱新之的信中说道:“虽三十年前,反复审虑,投身实业、教育二途,一意孤行,置成败利钝于不顾,而幸而利,幸而成,又辗转而至于钝,几于败,亦可已矣。而苦不能已,则以教育根本未完,实业替人未得,尚不可为陋巷箪瓢之颜子,即不得不仍为胼手胝足之禹稷也。”张謇完全抛弃个人的荣辱得失,置成败利钝于不顾,全部“皮肉心血”投入救国救民的理想志愿,以其宽广胸襟和坚强意志,即使有人以“败”遍加其身又算得了什么?如果张謇人生事业一路坦途、无往不胜,也许他就留不下那么多壮丽恢宏的精神遗产了。所以今人大可不必害怕因为有了“失败”一语就认为影响了张謇的“很伟大”。

最后,我想摘录一段张孝若在收到胡适《南通张季直先生传记序》后给胡适的回信。张孝若是胡适的崇拜者,《南通张季直先生传记》也是在胡适的指导下完成的。张孝若认为:张謇“生平志事没有实现的,何止百分之八九十”,也许我们能够从所列举的种种“失败”的案例中,更能够体会到张謇理想的伟大和人生的悲壮:

“你说我父亲为失败的英雄,这话确当得很,就是我父本人也承认的。因为他生平志事没有实现的,何止百分之八九十,只遗留了许多实地勘验的具体计划。数十年来,他想办地方普及教育和民兵制度,没有成功;他想办通海一带大电力厂、大纺织印染厂,没有成功;他想垦辟沿海几百万亩的荒田,没有成功;他想疏治淮、运、江、湖、松、辽诸水道,没有成功;他想实现棉铁政策、改革盐法和划一度量衡,没有成功。——没有成功,不是失败吗?你的眼光看到我父一生的成功,只是一小部分,只是引路发端,距离他的志愿抱负,还远得很呢!到他瞑目,终于是个失败的英雄。这种评论,岂是寻常的颂扬!不是你说不出,不是我父当不起。”

(作者单位:民盟南通市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