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牛山微语(续)/赵 鹏

9
作者:赵 鹏来源:《张謇研究》2021年第1期(总第64期)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com

牛山微语(续)

□ 赵 鹏


四十九

有人辗转来问张謇《垦牧乡志》一段话的意思,并将不解者划了线。定睛一看,也就看出一个问题来了。原来把张謇引孔子的话标点错了,正确的应点成:孔子曰“必世而后仁”,信乎其必至世也。前者唱于于,后者唱喁喁,……

孔子的这话见于《论语》,“世”指一个时间段,古代以三十年为一世。孔子本来是说如有王者兴起,也要有三十年的时间才能推行仁政。这话引申为事业创始,必须日久方能见效。所以张謇引此,说办垦牧真能有成效,果真一定要花上三十来年的时间(信乎其必至世也)。

接下去的于于和喁喁,都是状声之词,是唱和之声,其语来自于《庄子》的“前者唱于而随者唱喁”,张謇用此是说先有人提倡、示范,才能有后人的跟进,具体是说有通海垦牧公司的倡始,这才导致后来大有晋、大豫等一大批盐垦公司的仿效兴办。

因为涉及全集的标点错误,还是得在圈子里说一下。


牛山微语1.png


五十

数年前曾说徐沛之和徐翔林不是一人,今天又见这么一篇,试想把二位合为一体,文章内容还能让人信吗?真是把刊物当成夜航船,可以乱说澹台灭明和尧舜了。

为了把脚伸得有勇气些,且从张謇日记中举出两例,一为同治十三年十一月十八日记:“往西亭。经沛之处小坐,偕诣紫师谈。是日宿翔林处。”次日记:“沛之招饮。再诣紫师。晚与翔林谈至三鼓。”另一为光绪十一年二月十二日记:“晨起祭金太宜人墓。晚还西亭,与翔林同止沛之处。”有此两条,再说沛之与翔林为一人,恐怕就不会有多少人能认同的。

徐沛之又名辅清,徐翔林又名石麟,这来自于张謇的诗题,如《叔兄、徐沛之(辅清)偕宿州城东延寿庵》《苦樵行,为徐翔林(石麟)作》。按照古人名和字有对应关系,沛与辅,取自汉光武帝封刘辅为沛王之事;而石麟与翔,当从“天上石麒麟”而出,既在天上,自然能翔也,这二人的名和字都能找到各自的关系,可以相信。

只是张謇另有一诗,题作《与徐沛之(翔林)话别》,看各种版本,翔林是作为沛之的别名处理的。无从追溯最初张謇本人的写法,不能知其话别的是不是沛之与翔林二人,抑或另有原因,但终究为把沛之与翔林看成一人留下了口实。


牛山微语2.png



五十一

张謇致薛秉初信札,现见者(含药方)共计二十八通(件),原件装裱一册,乃上世纪八十年代由薛秉初之长女薛岱云托张柔武先生转赠博物苑者。收录新版全集时,除二通时间明确者编入各所属时间部分,其他二十六通(件)都以不明时间收于函电卷之末,然而不知何故又将这些信强分为四组,分别为三件、五件、四件和十四件。

鄙意收录这类成册的信札,如果不能都考订出具体时间,最好还是依照原来的编次,哪怕原编次有错乱。随意打乱原次序而重新分组,则原来具有的一些信息就很容易丢失。

例如不明时间之三件组中的第一件,昔记火星殿时曾有引用,其时间信札仅署“一月二日”,年份我则推猜为民国六年。这种推猜实属无奈,其实如果看到原编次,此年份是彰明较著,不烦详考的。因为此信紧接着的二信,分别写于次日与再次日,以三信共同有询及薛妻之分娩事可知。尤其重要的是第二信不仅署以公历一月三日,还并署农历二月五日,这一来其年份就可以确定为民国五年。遗憾的是这一信因时间明确被抽出另编,却使另两信的时间信息缺失了。


牛山微语3.png


同在此三件组中另外一信,内容为改剧名之事,此信实写于民国九年,现民国五年两信合于一组,其不合理也就太明显了。


牛山微语4.png


(作者单位:张謇研究中心[南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