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市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大生二厂的寿星商标 /赵  鹏

19
作者:赵  鹏来源:《张謇研究》2020年第4期(总第63期)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com

大生二厂的寿星商标

□ 赵   鹏


清光绪二十五年,张謇办在唐闸的大生纱厂正式投产,其出品棉纱的商标,采用的是魁星图案,一般称为之“魁星商标”。选择魁星为商标,其含意大概包含两个方面,一是表明厂是状元公开办的,二是夸耀产品质量好,能够冠于同侪。

继大生纱厂的开办成功,光绪三十三年张謇又在崇明外沙办成大生分厂,而分厂的产品商标则选择了寿星图案,名之为“寿星商标”。采用寿星为商标,既是与魁星相配套,同时也含有纱质坚牢耐久的意思。不过有意思的是,再后办成的大生三厂、八厂,其商标都有魁星品牌的袭用,唯独分厂却一直使用着寿星,这似乎也成为大生诸厂的一个特例。

大生诸厂的各式魁星商标,如今尚有较多的留存,而独独分厂的寿星商标却极为少见,这应该与分厂关闭得早有直接的关系。最近看到一件该厂的商标,因为稀罕,觉得可以略作介绍。此商标中部主体图案,为一位立于云端手持仙桃的寿星,画图采用线描画法,寿星形像特殊,额部尤其要阔于寻常所见。商标上与左右三边饰如意纹,上边于纹饰间自右向左嵌厂名“大生二厂”四字,右边下行嵌厂址“启东久隆镇南”六字,左边则为纱的品种“机器顺手棉纱”六字。而下边自左向右二行英文,分别为:   

DAH SUN COTTON SPINNING COMPAN”和“TSUNG MING KEWLUNG CHIN BRANCH”,即“大生棉纺公司”和“中国崇明久隆分公司”。

从这件商标透露的信息,可知其印制的时间是在张謇去世以后。大生分厂改称“大生二厂”或“大生第二纺织公司”,乃是1922年因为在海门办了大生三厂才改名编于序列的。此商标所注地点为“启东久隆镇南”,则显然是民国十七年新设启东县以后,因为此前一直属崇明外沙。尽管如此,商标所用寿星图案却是一仍从前,甚至连下边的英文也没有顾及改动,还用着“崇明”这个原属县名。

有意思的是,大生分厂寿星商标的底图,还出自张謇挚友赵凤昌的一幅藏画。张謇为了拷贝那幅藏画,曾接连有两信写给住在上海惜阴堂的赵凤昌,两信分别为:

尊斋金画寿星绝佳,拟乞觅画师用日本转写纸或西洋坚薄不透墨之纸代钩一幅,并题字抄寄,分厂用寿星商标拟缩模之也,想不厌琐细。竹君仁兄惠鉴。謇顿首。十二月二十二日。

今寄去转写纸一张,为摹寿星之用。不必画师,公自为之,亦止十分钟耳。惜阴主人。啬翁。十二月二十五日。


大生二厂寿星商标2.png大生二厂寿星商标1.png


前一封信是向赵氏预约,欲派人上门钩摹,徵求赵氏同意;而后一信则干脆寄拷贝纸让赵氏代摹。两信只隔了三天,可见当时张謇急于要此摹本使用。两信的时间原信只署月日,未知何年,2012年版《张謇全集》收录时考订为光绪三十三年,这是准确的。因为一来大生分厂的开工就在本年三月,而七月底开大生第一次股东会时,议决正厂与分厂业务各自分行,不再似以前那样混于一体。既然如此,分厂另立品牌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另外还有一点可以参证,即原信所用信纸为通州各学校第一次运动会纪念笺,而这次运动会正是本年四月举办的,所以信决不可能早于此。同时又不可能是此后一年,因为光绪三十四年三月二十五日张謇夫人徐氏病逝,到年底尚在服丧期内,如果写信,照例要在署名前写一“期”字。此两信并未有期字,则可知不是此年所写。

《张謇全集》里另收有致卲廉存一函,内容是托邵氏请画家俞暎堂往赵宅摹寿星像。其全文为:

闻尊所俞暎堂君画人物绝佳,乞为介绍。鄙人拟请俞君于下星期日至赵竹君兄处摹一寿星像,望复。廉存仁兄。謇顿首。二月五日。

邵廉存名伯棠,浙江绍兴人,其时似在上海会文堂书大生二厂寿星商标3.png局任编辑。而俞氏名明,字涤凡,以工画人物著名于时,他的斋馆名为“暎棠草庐”,张謇显然不熟识,把“暎棠”当作名字,且把“棠”误写成“堂”了。托邵廉存请“尊所”的俞明摹画,看来当时俞氏也在书局任事。

《张謇全集》把致邵廉存的这封信的年代定为光绪三十二年,明显是有问题的。因为次年十二月张謇还在为上门摹画事与赵凤昌商量,岂能前一年就会约定前往?最合理的时间应该是三十四年的二月五日。本来此前已寄拷贝纸请赵亲自来摹,估计此事并未如张謇愿,其原因推想有二:一是赵氏不屑为,没有动手;二是摹了,可毕竟不是画家,有失水准。职此之故,才会有这封请俞前往钩摹的信函。

(作者单位:张謇研究中心〔南通〕)

《张謇研究》2020年第4期(总第6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