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市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从《朝鲜善后六策》看张謇的政治抱负 /周荣华

8
作者:周荣华来源:《张謇研究》2020年第3期(总第62期)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com

从《朝鲜善后六策》看张謇的政治抱负

□ 周荣华


“壬午之役”是鸦片战争以来清军在对外战争中难得的一次胜利,张謇协助吴长庆运筹帷幄,出奇制胜,显示出杰出的才能,并撰写了《朝鲜善后六策》、《壬午东征事略》、《乘时规复流虬策》等文章,主张清政府持强硬态度以阻遏日本的侵略扩张野心。从而赢得了朝野许多有识之士的高度评价,张謇也因此声名鹊起,以一介秀才之身,一跃成为当时朝野瞩目的青年才俊。

张謇的《朝鲜善后六策》在当时朝野上下流布很广,获得了很多清流士人的广泛赞誉,但可惜的是,张謇当时没有留下底稿,后来因时势动荡,随着时间流逝,竟散佚了。对于“六策”的主体内容,后人也莫衷一是,流传较广的说法认为该文提出根本解决朝鲜半岛危机的多种策略计划,具体有以下几种选择:一是按照汉朝的方式,建置玄菟、乐浪郡;二是按照后周的方式,设置监国;三是驻扎重兵于各海口,改革内政,除旧布新;四是让其自行改革,为其训练新军,增强其防卫能力;五是与东三省联为一气,互相声援;六是分路出兵、规复琉球,打击日本的侵略气焰,使其不敢对朝鲜轻举妄动。

此种说法,今天看来,最为痛快淋漓,符合了很多人的心愿。但细加分析,这和当时的形势是不吻合的。朝鲜壬午兵变时,清政府正处于衰败期,自鸦片战争后,内忧外患接踵而至,清政府对洋人闻声色变,犹如惊弓之鸟,以致对朝鲜壬午兵变的顺利平定也不敢相信是事实,担心会有不良后果。在这种情况下,张謇应不会有如此激进的主张,有也不会贸然上疏,即使上疏了,也不会被广泛认可。因此,这种流行的说法,与张謇当时的身份、处境、思想、语言,均有很大的出入,让人觉得可信度不大。

也许被人们期盼了太久,《朝鲜善后六策》的真容在近年出现在人们的面前。《张謇研究》2014年第4期刊登了庄安正教授《藏身韩国130多年的〈朝鲜善后六策〉回国略记》一文,同时全文刊出《朝鲜善后六策》,百余年后,我们有幸得阅原稿,福缘不浅。

此文不同凡响,朴实无华,文气清疏,璧坐玑驰,沉博绝丽,有笔扫千军之力。虽仅二千余言,但言简意赅,不蔓不枝,理念明确,见解独到,笔酣墨饱,波澜老成。就像翁同龢评其状元卷:“文气甚老,字亦雅,非常手也!”文以载道,此文反映了张謇治国安邦的理念,令人一看即知是非张謇莫属的作品。

《朝鲜善后六策》可断为七段,全文为总分式。

第一段总写求诸壬午兵变本原、善后次第标本六条。张謇乃文章高手,巧妙地以设喻的方式阐述求诸本原的意义,不露痕迹地用典论述治国当自强的道理,然后水到渠成地呈现出六条应对之策。张謇要言不繁,设下悬念,点出“本原”“六条”,带着读者一起进入分述。二至七段是分述,具体按“标本”写六策,阐述改革朝鲜内政外交的应对方略。这样写的妙处是不露痕迹,不动声色,又不容置疑,令当政者心领口服地接受批评和对策。

第二段是善后第一策:通人心以固国脉。这是对儒家民本主义的发展,表达了人心向背是国家治理、战争胜负第一要素的思想,同时也是根据朝鲜兵变前的实际情况得出的结论。兵变善后就要杜绝“便议开矿”、“尽改服制”、“借债兴利”、“另设机务衙门”等伤害百姓的“苦人”、 “炫人”、 “愚人”、 “视人以私”等事件的发生。更为可贵的是张謇在这里提出了不搞扩大化的思想:“概加以罪,立国者将何从易民而治也”的主张。他深谋远虑地指出:不如此,“远而五六年,近而三四年,祸且踵至,何治之可图!”当然,张謇的这第一策,也是基于对中国近40年外忧(两次鸦片战争)内患(太平天国运动)的思考:如果通人心,老百姓怎么会冒死揭竿而起?如果通人心,堂堂第一大国怎么就败于区区数千、数万人的外国联军?这实际也是救中国的第一策,根本之策。

第三段是善后第二策:破资格以用人才。这也是很有见地的关键之策。中国六朝士族政治,带来了300年的天下大乱,令人不堪回首。朝鲜的门地之见甚于六朝,只得献策采取临时措施,不拘一格选人才:“令八道布告士庶,各得条陈近日救时良策,封进以抉择之;其武者,则设为事以考其方略,验其胆力……随时甄引其优者任用之”。这一策,实质是据良谋择优任官吏,设擂台加考核选将才;但这种主张说起来简单,实行起来偏差性可能很大,完全取决于国王以及宰辅大臣、观察使的心术和能力。其关键点在于打破了门地之见,人才会源源不断地涌现。不拘一格选人才,张謇之所以认为重要,还在于他的感同身受。他与袁世凯,一是寒门书生,一是落魄公子,受淮军将领吴长庆重用,在朝鲜的舞台上得以崭露头角,建立奇功,朝鲜的草泽之中想必也一定会有类似他们二人的俊彦之士。

第四段至第七段是善后的吏治、财政、练兵、国防等四大举措。

严澄叙以课吏治,是在分析朝鲜吏治现状的基础上提出来的。“国少财贫,闾阎窘蹙”“外任结交朝官者,苞苴干谒,亦复相习成风”等“民何由奠”的情况已非常严重,当时“朝鲜门地之见”由于长期实行,早已结满恶果,怎么能通人心呢?所以张謇认为“澄叙之方,莫亟于汰冗员、惩墨吏”。用今天的话说,就是精减机构,惩治腐败。这一改革措施,我们今天不还在实行吗?由此可见张謇政治目光的远大和谋略的意义重大。更难能可贵的是,张謇还提出“以所裁冗员之俸,量给于奉入校啬之官司”,表现了张謇的全局性战略眼光。

谋生聚以足财用,是增加国家财力之策。张謇不同于其他政治家的地方是他具有实业家的思维特质。他说:“赋税既必不可加,骤以借债开矿设关为兴利之图,其势又必至违众而召乱。古人理财,只有因利”。他深悉民间疾苦,不赞同增加税收的做法,而是主张开垦荒地:“招募就近人民次第垦辟,恩以抚之,勤以督之,必使国获其利而民遂其生,官任其劳而民欣其便”。这一策,张謇后来身体力行,在朝廷危乱、干戈扰攘之际,毅然辞官回乡办实业,到海边“废灶兴垦”。可见他的实业救国思想由来已久。

改行阵以练兵卒,是张謇关于军队革新的谋策。张謇军事思想,与时俱进,认为“国一日无备则弱,兵一日不练则疲”;他认为变府兵之制为戚继光行阵法,是当时的进步,仿中国湘、淮军制,是形势的需要。张謇的练兵之策,是朝鲜的当务之急、强国之道;这一策,应该也为当时清朝统治者所接受。多次抵抗外侮的惨败,令清政府惊醒,1895年,清政府实施小站练兵,中国开始了由传统军事制度向近代军事制度的转变,袁世凯因而组建了中国第一支近代化军队。由此可见,张謇的练兵之策是顺应时势发展需求的。

谨防圉以固边陲,是张謇关于国防的谋策。张謇根据朝鲜“海口及腹地皆重冈叠巘,峻岭崇山,无处不可设防,即无处不可扼要”的地形特点,提出了“量财度势,因利乘便”的守策,并就兵力部署、武器配备、扼守地点等发表了排兵布阵的见解,俨然是位军事统帅,坐收“边陲固”“一夫当关之效”,充满稳操“战守之权”的胜利信心。无怪乎朝鲜把它视为珍品,将之收藏于《杂考》之中。张謇这一国防要策应该说清政府也部分采纳了,清政府建立了虎门、镇海、吴淞、大沽等诸炮台,配以北洋舰队,逐渐构筑了近代化的系列防御体系。

读完张謇《朝鲜善后六策》全文,意犹未了,虽是善后之策,却是治国安邦方略,放在今天仍然不失现实意义。此文表现了张謇29岁时的治国能力和他治国安邦的大志。对于张謇的献策,李鸿章看后认为是“多事”,把它扔在一旁,但客观分析,形势的发展使李鸿章等清政府的当权人物也无法回避“六策”中所提出的一系列主张。小站练兵、构建近代化系列防御体系,说明清王朝的做法和张謇的第五、第六策主张具有很大的一致性。而其它四策的不得实行,则是由清王朝没落的本质决定的。至于朝鲜的不能切实实行善后六策,也是势之必然:清王朝自顾不暇,处于收缩期,根本就无力再多管朝鲜的事,朝鲜王朝也不可能真正做到“通人心以固国脉”,也不可能“破资格以用人才”,也没能力破“门地之见”。想到这里,我们也更加认识到仁人志士变革社会的难度,同时也更加能够认识到政治社会进步的来之不易。

(作者单位:本会)

《张謇研究》2020年第3期(总第6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