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市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云泥识小录(续)/徐俊杰

1
作者:徐俊杰来源:《张謇研究》2020年第3期(总第62期)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com

云泥识小录(续)

□ 徐俊杰


38. 佚联

民国二十六年五月十三日《上海报》第四版署名“景春”的文章《杭车站小杂货店中之张謇遗墨》载:“友人沈君日前游于杭,归来告予,在杭站附近,见一小杂货肆,悬有张謇手书五字联一副,笔力秀挺,词极警惕,联曰‘做事贯先后,论人掩短长’”。二句堪作座右铭读。

又海门张謇研究会高广丰会长《王宾论略》一文提及张謇挽王宾联“使君是湘乡旧人,吏事风规,卅载都成前辈范;并世唯润州太守,农桑学校,一编补订谕蒙书”。此联不见载于《张謇全集》,未知出处。查武进胡君复编辑《古今联语汇选三集》,将其归入“投赠”一类,题为“霍邱王宾知海门同知,张啬翁颂以联云”。据《王宾论略》所考,王宾入仕于1874年,光绪二十九年(1903)在“海门河工讼案”中蒙冤“以抗延被劾”,同年八月“告老归休”。计其年限,正三十之数,合上联末句“卅载都成前辈范”。观全联亦无挽意,只颂政绩,应该是在王宾“告老归休”之际,张謇所赠之联,而非挽联。

39. 王氏

偶见民国戊午年(1918)上海王氏校印、息庐主人王沛麟辑录之 《顾影自怜图题咏》一册,清末书画家何维朴为之题签,汪锡增、杨逸、高翀、陶弢作序,内收息庐主人小影一帧,录有吴昌硕、吕景端、陆润庠、李瑞清、林纾以及张謇等多人诗文。

书中有王氏《顾影自怜图征题小引》,有助于研究题咏集之渊源。其全文如下:

天地一可怜之境,古今一可怜之局。争名于朝,争利于市。劳精疲神,营营逐逐,日处于烦恼之境而不觉。是故人人不相怜而争端起,个人不自怜而忮心生。吾以藐藐之躬,蝨于大地,蠕于人群,以吾镜人人可怜,以吾自镜吾可怜。试述吾志:严亲见背,长兄不禄,蓼莪抱痛,棠棣无欢,则对于家庭为可怜;输心公益,劬力赞襄,任卹睦姻,有志未逮,侧身议席,无补时艰,感马齿之虚增,安小人之近市,则对于社会为可怜。外观内省,来日大难。人不暇怜我,我不暇怜人。形影相吊,肺腑欲语。抚此可怜之躬,倩图自怜之影。尚乞博雅君子锡我宏著,箴我俗肠,自当珍以纱笼,宝同拱璧。

又,王氏自题小影诗一首:“驹光浪掷百无成,渐觉霜华两鬓生。对镜几回相顾处,惟卿怜我我怜卿”。

查《张謇全集》,果有《上海王氏息庐以自怜图征题》诗一首。诗题中之“上海王氏”遂有了着落。按,王沛麟,字星泉,号息庐主人,上海人。其生平事迹所见不多,宣统三年《江苏自治公报》载为上海县城议事会议员,上文《小引》中“侧身议席,无补时艰”一句可相印证。

40. 凿坏室联

张謇在南通中公园建凿坏室,很奇怪的名字。其实“凿坏”同“凿坯”、“凿培”,谓隐居不仕。《淮南子》卷十一《齐俗训》:“颜阖,鲁君欲相之,而不肯,使人以币先焉,凿培而遁之。”

张謇又题有嵌字对联,看起来颇有疑问:“造化既以我为坏;智者所恶为其凿”。一者上下联末字平仄颠倒,本当作上仄下平;二者上下联有不规则重字“为”。且对仗也不工。疑其有误,查下来其实并无问题。按,上联出《淮南·精神训》“夫造化者既以我为坏矣,将无所违之矣”;下联出《孟子·离娄章句下》:“所恶于智者,为其凿也”。究其成因:以上联有“既”字,不可换作下联,又以集句故,无法避其重字(“为”字在上下联中用法不相同,写法也可以不同,可稍事补救之),当然对仗也就难免有瑕。

查《古今联语汇选补编》,下联被写作“表者所恶为其凿”,殊不可解;又题为集《开成石经》联,也无道理。《开成石经》共刊刻12部儒家典籍:《周易》《尚书》《诗经》《周礼》《仪礼》《礼记》《春秋左氏传》《春秋公羊传》《谷梁传》《论语》《孝经》《尔雅》。其中既无《淮南子》,也无《孟子》。

41. 释读

张謇存世的一些手迹,为校准张謇诗文提供了保证。而手迹的释读是需要十分谨慎的。南通档案馆收藏的张謇“致孝若”函,最早由《张謇存稿》释读收录,其中有一些误读,后来《张謇全集》在收录的时候,大多也未能更正,手迹文字对照之《父爱如山》亦有仍其误者。试举例如下:

“儿其细绎文意,悟作文能周折而达情——陈义之法。其法在能速,能断”中的“能速,能断”,实为“能连,能断”之误。

“另加霜桑叶一钱、侧柏叶一钱五、菜藕节三个分服”中的“菜藕节”中的“菜”为衍字。

“今日去厂,明日如不能回,则后日沿江察看工程回”中“后日沿江”应为“后日内沿江”,少一“内”字。《父爱如山》将“内”释为“由”。

“少年人能讱,定为第一美德”一句中实为“少年人能讱言,为第一美德”。讱言者,慎言也。

“父初作客时孤寂如儿,今日儿去家益远,儿须自重自爱”一句,原迹实为“父初作客时,孤寂如儿今日,儿今去家益远,儿须自重自爱”。 《父爱如山》则误将逗号置之“今日”之前。

“彼党盼父为之调人,全国商会联合会亦以此请。”《全集》中的这句进行了技术处理,读来无有不通。《父爱如山》则复原为“以亦此请”,语义不顺。查手迹,其中之“以”字实为“比”字,以二字草书相仿而误认。“比亦此请”,即同样亦有此请,遂解。

“雅师去沪,平安馆尊素之工程(儿可住谦亭),正可令周广隆赶紧修整,可限一礼拜完;若任听自由,必至一月半月不了(若此次修不好,下次我归,仍须责令第三次修)。”其中之“尊素”实为“草率”之误。此二字《张謇存稿》无误。

又有“壬子元日命怡儿作诗因示”诗一首“四旬九日改正遥,旧朔还逢甲子朝。幽雅歌周民用夏,禅书咨舜帝尊尧。民心自望春台涉,兵气应随霁雪消。昨岁风雷今果旭,欲从詹卜问重霄”。其中“春台涉”为“春台陟”之误;“幽雅”为“豳雅”之误,已被《张謇全集》注出,《父爱如山》亦已改正。唯二者犹误“重霄”为“重宵”。

(作者单位:本会)

《张謇研究》2020年第3期(总第6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