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市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张謇与美国友人裴义理的交往 /张廷栖

16
作者:张廷栖来源:海门市张謇研究会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com

张謇与美国友人裴义理的交往

□ 张廷栖


张謇处在风云变幻、民族多难的中国清末社会,为救亡图存,寻求强国富民之路,亲自探索与实践的社会活动,所涉及的范围之广,领域之多,实属少见。他的交往世界也因而十分广阔,不仅在国内涉及商界、学界、军界、政界等各个领域,也与国际友人有频繁的交往。他与美国友人裴义理的长期往来就是其中之一。

一、裴义理其人

裴义理Joseph Bai-lie(1860~1935),出生于英国的爱尔兰。他在美国专攻神学,1890年受教会派遣,作为一名传教士从美国来到中国。这位30岁的美国青年起初就职于美国教会设在苏州的长老会。清末的中国社会,历经西方列强发动的两次鸦片战争,大量鸦片倾销到中国,中国的百姓深受其害。心地善良且有正义感的裴义理,就中国社会现状认为,西方列强以鸦片贸易,贩卖毒品,有悖于基督精神而奋起反对,毅然发起组织拒毒会,大力宣传毒品危害,大声疾呼拒绝鸦片倾销。由此触犯了西方在华鸦片贸易利益集团,所谓以基督精神为宗旨的长老会对他产生了不满。裴义理愤而辞职,离开教会,赴北京寻求发展。他的义举受到我国知识界的广泛好评和敬佩,许多中国单位和机构向他发出邀请。最终,裴义理接受北京京师大学堂的聘请,任师范馆英文教习。

裴义理在京城任教,有机会接触到中国更多的文物古迹。他对中华古代文明大为赞赏,开始对中国文化产生兴趣。他学贯中西,业通文理,加深了对中国的感情,对因连年水灾而涌向北京城内的大量灾民,产生怜悯之心,而激发了赈灾行动。他经过认真研究,提出“减少灾民根本之法在改良农林;赈济灾民的最佳方法不是施舍,而是以工代赈。于是,他组织灾民植树造林”[1],并开始了以演说等形式为灾民募捐筹款。

1910年的裴义理接受新组建的南京金陵大学聘请,担任高等数学教习。他一面教学,一面继续搞慈善活动。当时的北方,遇上天灾人祸并发,裴义理一度北上,以他曾工作过的京师大学堂优级师范馆为基地进行救灾工作。十分幸运的是,第二年,金陵大学搞到从美国运来的反映水灾与毁林,以及推广植树造林内容的几部影片,在校内外放映后受到热烈欢迎,社会影响很大,募捐赈灾,效果凸显,因而使裴义理在中国美名远扬。

1911年夏秋之际,江苏、安徽两省一带连续暴雨成灾,南京城内灾民四处乞讨。在华外籍人士与中国士绅在1906年华洋义赈会的基础上,重新成立江皖义赈会。裴义理提出“招选贫民,开垦荒地,酌给费用,以工代赈,并教以改良农事与园艺之方法”的救济方案,计划成立“中国义农会”,并开始利用一些教会拥有的小块土地安置灾民垦荒,以工代赈,植树造林,改良农事,逐步让其自食其力。裴义理遂向华洋江皖义赈会求助,该会认为这是一项富有治本意义的救灾举措,予以赞赏和资助,首期拨款5000美元。

二、裴义理与张謇的相识与初交

早年的张謇对树木情有独钟,还苦心钻研植树知识。在南通实行地方自治中,就把植树造林、营建公园等列入自治宏图。张謇作为立宪派的领袖,又是江苏咨议局的议长,在江宁的活动相当频繁,对这位国际友人裴义理赈灾业绩也有所耳闻,用张謇的话说就是“种树演说,与闻其事”。裴义理为了实施他的垦荒植树规划,也找到刚刚就任南京临时政府实业部长的张謇,讲述了自己“招选贫民,开垦荒地,酌给费用,以工代赈,并教以改良农事与园艺之方”的设想,打算组建义农会进行实施。张謇很赞成裴义理的主张和关于组建由中外人士组成的“义农会”,认为“很有价值”。有的文章还说张謇是义农会的董事。据说张謇又引领裴义理晋谒南京临时政府大总统孙中山。这是张謇与裴义理在南京的初次见面而相识相交,他们从此开始了持续15年之久的交往。


张謇与裴义理的交往1.png


张謇与裴义理的交往2.png


裴义理向孙中山介绍了自己以工代赈、开垦荒地入手的救灾办法和成立义农会的主张后,孙中山都很赞成,还亲自领衔,在《成立中国义农会呼吁书》上签下了“孙文”之名,表示愿“竭力襄助,速观厥成”。①《成立中国义农会呼吁书》,现存南京鼓楼医院。

紧跟孙中山在该呼吁书上签名的还有黄兴、张謇、宋教仁、黎元洪、熊希龄、袁世凯、蔡元培等30位民国初年的政界要人,他们除在呼吁书上签名外(包括孙文在内的民国时期21位名人),大部分还在签字下方加盖了私章,以示郑重。

在孙中山和黄兴等人的支持下,紫金山4000亩荒山拨批给裴义理建林场。他率领灾民垦荒,营造苗圃,为之后大规模发动造林活动提供苗木。

查阅有关史料,张謇与裴义理直接接触的文字记载是1914年张謇在北京农商总长任期期间,裴义理谒见,有张謇民国三年(1914)7月21日的日记为证:

“二十九日赴高等文官甄别会。江宁义农会裴义理来。”[2]

裴义理为何事亲自找农商总长——张謇?张謇日记虽没有说,但经过分析,可能有两个内容,一是关于倡议植树节有关问题。根据有些校史记载,民国初年的一个清明节,裴义理在从南京前往上海的火车上,见到沿路的农民在坟地上移栽树木,他十分好奇地向身边的旅客询问是怎么回事,对方告诉他中国有个习俗,“不树者,无椁”,即不种树的人在死后就没有棺材。裴义理由此得到启发,认为可以因势利导全民植树活动。于是,1914年他同凌道扬等一同上书北洋政府农商总长张謇,建议政府定每年清明节为全国植树节。二是裴义理从事义农会的以工代赈,与灾民垦荒植树有关。开荒救灾,植树造林是农商总长职责范围内的事,拜谒张謇可能是为寻求这方面的支持。我们从当年张謇发出的咨文和批文中可见,裴义理是为寻求扩大义农会的林场和补助经费等事项而来。根据张謇的为人和对赈灾慈善事业的热衷,对他的求助定会尽力而为。

裴义理在谒见张謇以后,立即派仇继恒等为代表向张謇汇报义农会林场近况和进一步发展所要解决的问题。张謇对义农会代表提出的问题十分重视,办事快捷,效率很高,裴义理找他后过了不到半月(即8月4日),张謇便发出了“紫金山荒地拨交南京义农分会植树造林咨文”。咨文指出:义农会试办三年的4000亩林场“造端宏大,……成绩优良。”张謇首先对于义农会业绩给予肯定,因而批准其要求也就有了依据。“兹请指拨全山,以资推广,系为利国便民起见,本部详核,尚无不合。业经批准,……所余该山全部,由本部委托造林,拨给该会兴办”。除这一要求外,张謇还提出“并派专员一人,常驻该会,相助为理,每月拨款百元,藉资补助。”[3]对于义农会的工作农商部既给予经费相助,又给予人员支持。

除对义农会的要求全部满足外,张謇还为义农会林场争取更多的经费,进一步向江苏当地政府提出,“至补助经费一节,除由本部每月补助百元外,据该代表原禀声称“‘前曾请愿省议会,每年拨助万元。经省会可决,行知有案,恳求援案咨请设法补助’等语,查该会创办宗旨,在安置贫民,改良农事,为地方谋幸福。可否查案,酌给补助,抑或另行筹济,以资扩充之处,并希贵巡按使察核办理。”[3]354

张謇除发表咨文外,还正式颁发《准予拨交紫金山荒地造林批文》:

据义农会南京分会代表仇继恒等禀称“扩充紫金山试验场所,悬准指拨全山,补助经费,以便种植,附呈紫金山全图、试验场各种照片及附禀前闻,就宁镇铁路两旁造林可否,专购本会树秧或委托代办”各等情前来。

查各处官有荒山,均须植树,本部正在筹划之中。紫金山雄峙江表,为宁城附郭名区,造林事宜,洵属急务。该会前以该山荒地四千亩,作为农事试验场,招集农民,平给工价,教以种植。试办三年,规模毕具,参观照片,成绩优良,殊堪嘉尚。所请指拨紫金山,以资推广之处,本部详核,尚无不合。除天堡城、明孝陵、灵谷寺、益利公司等处及民人已垦之地所有权业经确定者不计外,准将所余紫金山全部,由本部委托造林,拨给该会兴办,并由本部委派一员,常驻该会相助为理。每月拨款百元,藉资补助。将来造林成材,应半归国有,半归该会,以兴树艺,而宏义举。

至原禀称“前曾禀请愿省议会,每年拨助万元”,当经可决,行知有案,应候咨明江苏巡按使查明,酌核办理。

……

此批。                  农商总长 张謇

中华民国三年八月四日 农商部批   第一千零六十七号[4]

正式批文更具法律意义。批文中将要解决的问题,逐一加以肯定,也强调了“前曾禀请愿省议会,每年拨助万元”的经费问题,张謇为其想得周到,说明他们之间除了一般公事交往,友谊也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和提升。

三、友谊的深入与发展

张謇受邀亲临紫金山现场为裴义理主持赈灾植树活动。1915年3月15日,裴义理以义农会之名在紫金山举办了一次由中外人士广泛参加的赈灾植树活动,邀请张謇前去与黄兴共同主持开植典礼。当时的张謇心情并不太好,1913年9月张謇进入熊希龄的名人内阁,怀着抱负,冀以袁世凯振兴实业,共同救亡图强,共事一年后却发现袁世凯复辟帝制的种种劣迹,欲重走老路,张謇失望之至,因而与他分道扬镳,两次提出辞呈未获批准,干脆借故请假南归,离开京城是非之地,但对裴义理的邀请却怀有一股热情。不仅亲自早早来到南京,亲临现场主持,而且特地安排视察裴义理创建的义农会会址和裴义理在金陵大学创建的农科,以实际行为表达对裴义理义举的推崇和支持。他们之间的友谊有了进一步发展。张謇1915年3月的日记对此有记载:

二十八日(3月13日)午后二时抵江宁。

二十九日 至义农会,至将军府,至金陵大学,从美人请也。

三十日 阳历三月十五日。河海工科学校行开学礼,后复至钟山之阴义农会林场种纪念树三枝,从美人斐义理请也。回船即开。[5]

关于张謇参加裴义理在紫金山义农会的植树活动,在张孝若为其父写的传记中也可得到印证。张孝若在《南通张季直先生传记》一书中说:

民国四年,我父因巡阅淮水及植棉、牧畜试验场南下,到了南京,就到紫金山亲自提倡植林。本来,美人斐义礼(裴义理)教授(Prof. Bailey)在南京创办义农会,提倡种植农林。当我父亲亲自种树的那天,外人到场的很多。我父因为要引起各省人民的注意,于是举行了一个很隆重的典礼,还演说森林和气候水利种种重要的关系。后来,又定了植树节的法令,叫各省利用清明,一例到荒山田地举行种树。”[6]

由此证实张謇接受邀请,以农商总长的身份在南京为裴义理的义农会植树活动呆了两天,这不是一般的公务活动,更不是一种应酬,而是对裴义理的义举真诚的支持。一名外国人为中国的灾民和农林事业如此热心,不得不令他敬佩。裴义理也是全程陪同,相互之间遇上了同好和知己,交谈甚欢,友谊进一步加深。

张謇与裴义理的交往4.png

四、他们之间的深交

他们之间的友谊不是一时一地而已,是历史可证的纯真友谊。在紫金山赈灾植树活动后的10多年中,虽然裴义理1919年回到美国,但他们仍不断交往。我们从张謇于1925年九、十月间给裴义理的一封回信中可知:

义理先生大鉴:

久不晤谈,良亦相念。忽得手书,敬悉在美为华学生多方介绍学业之事。仆为诸生感荷,宁有涯涘?

尊论就工厂立学校易,就学校立工厂难。是诚明乎世界社会经济教育之原理,何止中国?敬佩,敬佩!南通办法本以实业、教育互相为助,故纺织学校就纱厂而成,现尚可勉力支持。余如师范、农科大学、商业、医学等校,虽仍求助于各实业公司,对外界则不予不取,而各公司之担负则亦甚重矣。

执事拟来通一谈亦好,敝邑各学校、各公司亦正拟请教也。何日可来,先电示。复请

大安![7]

从此信内容可见,他们之间不仅仅在一些活动中有交往,而且有面对面的促膝谈心,离别以后还常常想念,信函往返,共同探讨一些问题。

在信中提到裴义理“在美为华学生多方介绍学业之事”,那是1920年,英美工党发起排斥华工的热潮,使中国在美学工科的留学生几乎没有了进入工厂实习的机会。裴义理得知后出手相助,亲自前往工厂游说,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说服了福特等大工厂相继同意中国留学生进厂实习。在此前后的四五年间,受到裴义理帮助的中国留学生有数百名之多,所以张謇在信的一开始表示感谢之情。裴义理对中国的情感是十分真诚的,他关心中国的前途与命运。当他得悉西方列强欲瓜分中国的消息,曾在讲台上当众滚下了泪珠。裴义理爱和中国青年和儿童在一起,认为他们是中国的未来和希望。他鼓励中国青年不以贫困而灰心,不以劳瘁而泥志,甚至教育他的学生艾黎,不要做寻常的外国人,专门剥削中国以自肥,应帮助中国、救护中国,使中国人能完全自立。张謇深交到这样一位国际友人,对这份友谊特别珍惜。

这次裴义理的来信还研讨理论问题,就是工厂办学校与学校办工厂的论题。信中说:“尊论就工厂立学校易,就学校立工厂难。”张謇对此论表示敬佩。裴义理的论文可能涉及到张謇在南通的工厂办学和学校办厂的事,所以张謇对南通的实业与教育概况作了一点叙述。裴义理可能就此打算来南通调研,张謇也表示欢迎,并表示南通的学校和工厂届时要向他请教。然而一年以后,张謇作古,裴义理的南通之行并未能成行,可是他们为南京义农会还有一段最后的交往。

裴义理发现所创立的南京义农分会有问题,他身在远洋海外,无法处理。裴义理首先想到的帮忙人是张謇,所以写信给张謇求助。1926年7月25日,张謇收到裴义理的来函,该函件未见留存,其中具体内容不明,但在张謇给他回信中得知仍然是与义农会有关事项。似是南京义农会办事人员违背了裴义理创办时“安置灾民,以工代赈,植树建林”的宗旨,不以慈善、改进农事为目的,而“少年好利”。裴义理写信,求助张謇,希望他能帮助义农会回到初衷,维护其声誉。张謇被这位已经退休回到本国的老朋友热心于解决中国灾民的苦难,热心于中国农林事业的改善所感动。所以收到他的信,十分重视其所托,尽全力想办法与有关人士斡旋,第二天后连发三信。

首先写信给义农会南京分会会长仇徕之:

徕之先生大鉴:

江天隔阔,久不晤谈。宁有人来,时复相讯。惟兴居健福为颂。南京义农分会成立约十年矣。走以远隔,不能知其近绩若何?昨据斐义理来函,对于办事者殊有不满之处。在创始经营者精神所注,自是人情。少年好利无阅历人不可用。亲故近习,尤宜审量。应如何公管整理之处,乞与省中诸公妥商为荷。敬请

大安

斐函抄附。

                  民国十五年(1926.7.26)[8]

仇徕之即仇继恒,是1914年谒见农商总长张謇,请求调拨紫金山全山,扩大林场的义农会南京分会代表,也是张謇的熟人。义农会存在的问题,会长有责任。张謇之所以给他写信,是因为“昨据斐义理来函”,对于南京义农分会“办事者殊有不满之处”,违背了创始经营者精神。身为该会会长,有责任对义农会工作成员进行整顿。张謇指出,对“少年好利无阅历人不可用。亲故近习,尤宜审量。”并指导整顿办法“乞与省中诸公妥商。”

接着张謇又写信给时任江苏省长的陈陶遗:

陶遗仁兄省长大鉴:

顷据义农会斐义理函,对于南京分会,颇有不满之意。查该会成立于十年之前,当时走方忝任农商,故种树演说,与闻其事。兹据所称果确,似非由宁垣官绅另举廉干之员管理不可。用特抄函奉察,乞更与地方绅耆及仇徕翁洽行。今世漓薄,攘利何止宁人?然必不可以同为证,以多为衡,令外人齿冷也。公谓何如?敬颂

大安!

                                         张謇       

             民国十五年(1926.7.下旬)[9]

张謇与陈陶遗有深交。陈陶遗当年留学日本期间加入同盟会,并为暗杀部副部长。1908年带着枪枝弹药回国,准备暗杀两江总督端方。不料有人暗中告密,在上海登陆的第二天被端方逮捕,幸好枪弹早已转移,端方查无实据,只好将其关押入狱。陈陶遗被捕后,东南士子多方奔走,最后请张謇出面,向端方讨人情得以释放,事后二人常有交往。

这次裴义理为义农会有事,张謇想请这位陈省长帮忙。信中说明写信的事由为义农会内部人员不纯,并阐明与其关系,抄录裴义理函件,请他物色和推荐人才,最好是“由宁垣官绅另举廉干之员管理”,即由南京的官员和士绅推荐廉洁精干人才参加义农会管理,商讨解决办法。张謇做了这些努力后,即向远在美国的老友裴义理写回信:

斐义理先生大鉴:

奉惠书,敬悉一一。走隔江北,未能常视林地。兹如所述,非澈查不可。已分别函告陈省长及仇分会长矣。复颂

日祺

                       民国十五年(1926.7.下旬)[10]

张謇首先说明由于义农会林场因“走隔江北,未能常视林地”,所以对其存在问题并不了解。并表明“兹如所述,非澈查不可”,表示了支持他澈查的态度,进而报告“已分别函告陈省长及仇分会长矣”,说明为年老体衰的老友尽力作了妥善处理,给裴义理一个交代。

张謇处理好这件事后,不到一个星期就病倒了,不到一个月,即8月24日中午即溘然离世。在大洋彼岸获得老友噩耗的裴义理,悲伤之情可想而知。七年以后的裴义理,也在贫病中追随老友张謇,于美国去世。这两位建立在人道主义基础上异国朋友的真诚友谊,为后代所传颂,为史书所记载!

〔作者单位:张謇研究中心(南通)〕


参考文献:

[1]孙建三.裴义礼与中国第一个植树节.老照片(第45辑).山东画报出版社,2006年2月。

[2]张謇﹒柳西草堂日记﹒李明勋、尤世玮:张謇全集⑧﹒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版,773页。

[3]张謇﹒紫金山荒地拨交南京义农分会植树造林咨文,张謇全集①﹒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版,354页。

[4]张謇﹒准予拨交紫金山荒地造林批文,张謇全集①,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版,355页。

[5]张謇﹒柳西草堂日记﹒李明勋、尤世玮:张謇全集⑧﹒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版,784页。

[6]张孝若:南通张季直先生传记,上海:中华书局,1930年,张謇研究中心重印,178页。

[7]张謇:复斐义理函,李明勋、尤世玮:张謇全集③,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版,1365页。

[8]张謇:致仇徕之函﹒李明勋、尤世玮:张謇全集③,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1410。

[9][10]张謇:致陈陶遗函,李明勋、尤世玮:张謇全集③,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版,14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