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市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冯国璋致张謇函》系年考/陈松林

24
作者:陈松林来源:海门市张謇研究会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com

编者按:2019年9月8日,海门市张謇研究会、历史学会举办2019年第9次学术沙龙,本次沙龙就新见冯国璋致张謇信函原件及《张謇全集》所载的张謇复冯国璋函进行了集中探讨,会上大家就冯国璋致张謇函件的系年进行了激烈争论,纷纷摆出证据链来证明各自提出的观点,形成了1914年说、1917年说等观点,沙龙结束后,陈松林就此问题进一步深入思考,寻求证据,撰成此文。现予刊发,希望有更多学届同仁及会员参与讨论。


《冯国璋致张謇函》系年考

□ 陈松林


南通博物苑收藏一封“冯国璋致张謇函”,函文如下:《冯国璋致张謇函》系年考.png

季直四兄大人侍史:

章君来宁,袖交手毕。硕画荩筹,佩仰无既。昨承贤昆玉会同管镇守使等来电,业经撮要奉复,计早邀鉴。自浙垣有警,弟以苏浙接壤,为保卫人民生命财产计,岂宜轻启兵端。前日会议,亦以维持地方秩序为重,与尊恉幸正相同。至大局如斯,危如累卵,措置稍一失宜,立召剖分之惨,自宜捐除成见,共保危邦。

沪上盛倡复辟之说,弟早力辟其非,今读另笺,尤佩卓识。兹乘章君旋通,匆覆数行,余嘱章君面达。专布。敬颂

道安

   弟国璋谨覆 四月十八夕

冯国璋是北洋军阀重要代表人物,位高权重,在信函开头用“侍史”,对张謇表达了特别的敬意,张謇在晚清民国的重要影响力可见一斑。信中冯国璋表达了维护地方秩序、反对复辟帝制之意。

函文最后的落款时间没有系年,只系月日“四月十八夕”,有必要探寻。

探寻信函系年,可从函文涉及的事件和人物等来寻找线索,先推定大概系年区间,再剥茧抽丝逐渐逼近,最终锁定正确年份。我们先来确定系年范围,为准确系年打下基础。

首先依据信函中的“沪上盛倡复辟之说”来推定。自1912年2月12日清帝退位后,由于辛亥革命不彻底,在民国初期复辟帝制一直很有市场,先后发生了1913年“癸丑复辟”,1915年底的袁世凯“洪宪帝制”,1916年“丙辰复辟”,1917年7月张勋“丁巳复辟”,复辟闹剧你方唱罢我登场。而且上海由于租界的存在,成为国中之国,不受中国政府管制,成为一些鼓吹复辟人士的法外之地。故根据“沪上盛倡复辟之说”不好断定信函准确系年,但能推定信函系年区间大概在1913—1917年。

再根据函中“昨承贤昆玉会同管镇守使等来电”挖掘时间信息。查阅《张謇全集》[1]很容易查到“管镇守使”就是管云臣(1877-1920,字寄青)。管云臣“1913年10月30日被北京政府陆军部颁令任命通海镇守使,1914年4月2日正式设立并任江苏通海镇守使。”[2]

根据以上介绍,可知管云臣早在1913年就被北京政府任命为通海镇守使,但管云臣何时卸任江苏通海镇守使?在如下北洋政府陆军部档案电文[3]中找到答案:

齐耀琳请以马玉仁署淮扬镇守使张仁奎署通海镇守使等情密电

(1917年8月8日)

又通海镇守使管云臣,现奉调北上,另有差委。〔北洋政府陆军部档案〕

根据电文可知管云臣1917年8月卸任通海镇守使,奉北洋政府之命北上另有差委。所以管云臣任通海镇守使时间是1913年10月至1917年8月。信函提及的“管镇守使”,也证明信函系年区间为1913—1917年。

再根据信函中的“章君来宁,袖交手毕”可知冯国璋在南京接见了张謇派来的章姓使者(查《张謇全集》应是章亮元)。查阅《冯国璋年谱》,1913年7月二次革命爆发,黄兴宣布在南京讨袁,9月冯国璋指挥北洋军攻占南京,12月因功被袁世凯任命为江苏都督,一直到1917年2月21日,冯国璋才离开南京赴北京调解黎元洪与段祺瑞的“府院之争”,1917年3月13日回到南京。1917年7月1日张勋“丁巳复辟”后,冯国璋7月30日晚再次离开南京,赴北京出任代理大总统,自此直到1919年12月28日突然病逝,冯国璋再也没有重返南京。可见从1913年9月到1917年7月,除了1917年的二、三月份短暂逗留北京,冯国璋几乎都是在南京生活和从政。这又从一个侧面证明了信函系年范围在1913—1917年。

以上信函中的“复辟”,“通海镇守使管云臣”,“冯国璋在南京”三处线索,都指向系年范围是1913-1917,这个年段明确了,接下来就是寻找线索进一步缩小范围。

根据信函落款时间是“四月十八夕”,可确定是上半年所写。联系上文中的管云臣任通海镇守使的时间是1913年10月(下半年)至1917年8月,以及冯国璋1913年9月(下半年)到1917年7月在南京,可以排除信函系年1913年,将系年范围进一步缩小到1914—1917年。

继续根据函中涉及事件来寻找线索,探寻正确年份。函中有“弟以苏浙接壤……岂宜轻启兵端”。1916年袁世凯病入膏肓之际,北洋军阀内部已经开始分裂成段祺瑞为首的皖系和冯国璋为首的直系等派别。自冯国璋1913年底担任江苏都督以来,江苏成为直系的重要地盘。1916年皖系军阀头目段祺瑞派松沪护军使、陆军第4师师长杨善德占领浙江,浙江从此成为北洋军阀皖系的地盘。

从1916年开始,北洋军阀直系和皖系为争夺上海,矛盾激化。而苏浙濒临上海,又相互接壤,因此成为直皖双方斗争的桥头堡,遂有函中的“弟以苏浙接壤…岂宜轻启兵端”。结合北洋军阀分裂斗争的相关史实和上文系年范围,不难断定信函系年区间在1916—1917,范围又进一步缩小,不断逼近正确系年。

再仔细审查信函内容,其中一句“自浙垣有警”,这是什么意思?

“浙垣有警”,就是浙江省城杭州发生了极其严重的危机,根据上文进一步缩小的信函系年范围1916—1917年,来探寻这两年杭州到底发生了什么非常严重的危机?

1916年4月11日夜,反对袁世凯的浙江警察厅长夏超率部进攻浙江督军署,亲袁派人物浙江督军朱瑞仓惶逃出,1916年4月12日浙江宣布独立,这和冯国璋“四月十八夕”信函云“自浙垣有警”,时间和事件都很吻合,可以假想信函准确系年就在1916年,那信函准确时间就是1916年4月18日,“四月十八夕”应为公历月日。

接下来就好办了,按图索骥,直接搜集对应时间范围内的文献来验证假想。查阅《冯国璋年谱》1916年4月纪事,终于柳暗花明,找到一则17日记事:

“召集南京绅士及各政界会议”。在这次会议上冯国璋讲话:“今日召集诸君会议为报告近日大局情形,并决定唯一办法。当滇黔宣布独立之时,浙江省本属抱定拥护中央,维持地方主义,及两广警耗继至,浙军乃有一部分因受运动,接踵而起,足见风影所及,人心最易动摇。江浙壤地毗连,必先自认定方针,庶免彼乘虚入……上将军之宗旨以维持地方为主。嗣后如遇煽乱之徒,予定当按照军法及法律分别治之,以慰我各界和平之望。”[4]

冯国璋出席1916年4月17日会议,与“四月十八夕”信函中提及“前日会议”时间高度吻合。前日不光有昨天的前一天之意,还有昨日意思,如《儒林外史》第二十回:“次晚,遣一个老成管家来到书房向匡超人说道:‘家老爷拜上匡爷。因昨日谈及匡爷还不曾恭喜取过夫人,家老爷有一外甥女……’匡超人听见这话,吓了一跳,思量要回他已经娶过的,前日却说过不曾;但要允他,又恐理上有碍。”[5]

不光时间吻合,更主要的是,将冯国璋“四月十八夕”信函内容,与4月17日会议讲话内容对应比较,在关注重点甚至使用语言等方面有诸多一致之处:

4月17日会议讲话强调“维持地方主义”、“上将军之宗旨以维持地方为主”,这与“四月十八夕”信函中“前日会议,亦以维持地方秩序为重”完全一致。

4月17日会议讲话提到“江浙壤地毗连,必先自认定方针,庶免彼乘虚入……”“嗣后如遇煽乱之徒,予定当按照军法及法律分别治之,以慰我各界和平之望。”与“四月十八夕”信函中“弟以苏浙接壤,为保卫人民生命财产计,岂宜轻启兵端。”也高度吻合。冯国璋1916年4月17日会议讲话的时间、内容基本证实了信函系年为1916年的猜想,“四月十八夕”就是公历系日。

再联系张謇1916年4月的活动轨迹来进一步佐证,查阅《张謇年谱长编(民国篇)》有如下记载:

“4月12日(三月初十)‘闻浙江独立’”。“4月13日(三月十一日)致函徐世昌:‘自帝制告成,而洹上之信用落’;帝制取消,而洹上之威望坠。无威无信,凭何自立?”“4月16日(三月十四日)闻‘有图扰南通之沪讯,语甚诞’。同日与张詧、卢鸿钧、张鼎勋、管云臣、杨懋荣等‘会商一切’,‘责成军警慎加保卫’,全城戒严。”[6]

以上张謇1916年4月言行活动记载,涉及到浙江独立,反对复辟,维护地方秩序等内容,与信函冯国璋主张也高度吻合。想必张謇将自己这些言行通过使者“章君”来宁,传达给了冯国璋,故冯国璋函中所言“与尊恉幸正相同”。

查阅《张謇年谱长编(民国篇)》,张謇1917年4月的言行活动记载,并无涉及维护地方秩序和反对复辟帝制内容,佐证可以排除系年1917年。

综上所叙,可以得出结论,冯国璋“四月十八夕”致张謇函系年为1916年,系日为公历4月18日。

(作者单位:本会)


参考文献:

[1]李明勋等:《张謇全集》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版,第2卷526页,第5卷148页,第8卷1038页。

[2]陈予欢:《中国留学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将帅录》,广州出版社,2013年版,第467页。

[3]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中华民国史档案资料汇编第3辑军事1上》,江苏古籍出版社,1991年版,第844页。

[4]公孙訇:《冯国璋年谱》,河北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第51页。

[5](清)吴敬梓(洪江校点):《儒林外史》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年版,第134页。

[6]庄正安:《张謇年谱长编(民国篇)》,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8年版,第200-201页。